笔趣阁

第150章 亲自试药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冷冷的看向那人,更加坚定自己的猜想,这人果然是挑事的无疑了。

    只听他接着说道:“王妃,既然你怪大家不相信你,而你又对解药这么自信,那干脆找个王府之人当场试一下不就可以了?”

    那人将王府之人四个字咬的格外的重,意思很明确,就是要覃王府的人当场试药才可。

    孟漓禾皱皱眉,这个人倒是不简单。

    果然,那些即便拿了药却也在犹豫不决的人们,听到这个提议立即响应,毕竟,既然确定是解药,又试过药,这就是一个最简单让人信服的办法。

    然而,孟漓禾却着实郁闷了一把。

    倒不是她对自己的实验没有信心,而是,这种危险性的试药行为,中毒之人不肯服,若是她让府中之人服了,那不代表着,将府中之人的安危置于之下了吗?

    宇文澈也咬了咬牙,幸亏他今日在此,不然这坏人,怕是要孟漓禾来当了。

    不等孟漓禾开口,宇文澈便喊道:“来人!”

    很快,有侍卫随之而来。

    孟漓禾一下便知晓了宇文澈的用意,心里不用咯噔一声。

    眼见宇文澈伸出一只手,对着其中一个侍卫一指,孟漓禾赶紧抢在他说话前开口:“好,本王妃亲自试!”

    此话一出,全场凝固。

    就连那两个男子都有些愣了神。

    他们的主子说过这毒很难解,不可能有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配出药。

    所以,派他们假装中毒来打探,故意制造混乱。

    但是这个女人竟然自己要试?

    顿时,眼睛睁得老大,明显的不可置信。

    然而,孟漓禾却神色自若的与他对视,眼里那般坦然,顿时让他无处可逃。

    “孟漓禾,本王有让你擅自做主了吗?”

    身边,宇文澈冰冷的声音响起,带着深深的怒意,以及彻骨的冰冷,仿若从地底最深处散发出的寒气,瞬间遍及每个人的全身。

    孟漓禾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她知道,宇文澈生气了,也只有她,在这股子冷意中捕捉到了温暖,因为她知道,他的怒意全部出自于对自己的担心。

    “公主乃千金玉体,切勿冲动,一定要三思啊!”黄太医也按捺不住,直接跪倒在地,叫的不是王妃,而是公主,是在提醒她,除去要尽王妃的职责,她首先还是一国的公主。

    而其他太医则也跟着开口:“王妃三思!”

    孟漓禾故意无视掉宇文澈眼神中的威胁之意,对着大家道:“相信各位这次不会怀疑,我是王府之人了吧?”

    众人从震惊中回神。

    说是回神,也只是呆呆的看着孟漓禾,觉得这一切实在太超出想象。

    王妃亲自试药,天方夜谭。

    而那老大娘不由长叹一口气:“王妃,切莫意气用事啊,你的命怎好和我等贫贱之命相比,我们这些人的命加起来,也不如你一条命金贵啊!”

    孟漓禾却淡笑着摇摇头,虽然看着老大娘,却又似对着每个人而说:“每个人都只有一条命,都是娘亲十月怀胎所生,并没有谁比谁金贵。只是身份不同,使命不同而已。皇家造福子民,百姓才会拥护,而我这个王妃,现在的使命,就是救活你们每个人。”

    柔和的话,如春风般飘香每个人耳畔,却像惊雷一般,在每个人耳边炸响。

    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们,并没有谁比谁金贵。

    他们甚至觉得,在权贵面前,自己就像蝼蚁。

    可这个王妃不仅把他们当成同她一样的人,还告诉他们大家都一样。

    顿时,方才那质疑王妃的话,都让他们自惭形愧。

    再想到王妃自始至终对他们颇为尊重的态度,更是觉得抬不起头来。

    甚至有些容易感动的女子,都哭了起来。

    而这般看似惊世骇俗的话,却连常年伺候在皇帝人身边的太医们,都觉得无法反驳。

    甚至于,意外的……动容。

    常年伴君如伴虎的危机感,让他们忽然觉得,若是这个女人做皇后,是不是他们的日子会好过许多。

    而若是这个女人做皇后,那么,皇上便是……

    忍不住看向宇文澈,只见那覃王的目光,如今只属于一个人。

    终于可以深刻的理解到,为什么这个女人,能够将冷情的覃王都能打动。

    换做任何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怕也无法抗拒吧?

    或许,也是他们该站定派别的时候了。

    加上这几日,听说皇上一直对皇后和大皇子发难,往日,只是稍加训斥的事情,如今也会大肆惩戒一番,连朝堂近日的风向,都变了许多。

    “黄太医,帮我把毒茶叶拿来吧。”孟漓禾在各种各样的目光中淡然开口,仿佛要的仅仅是一杯普通的茶而已。

    宇文澈的拳紧了紧,心,似乎也跟着收紧。

    黄太医长叹一口气,终于还是去取了毒茶叶回来。

    孟漓禾轻巧的捻起一片茶叶。

    不远处,那男子又开了口:“哼,你拿的这茶,谁知道有没有毒,别只是做做样子骗我们。”

    “不错!”另外一名男子立即附和,“惺惺作态假意试药,最后你没事,大家有事,你一下就脱了干系。”

    这带着强烈攻击意味的话一出,连周围一样中毒的群众都颇有了些反感。

    毕竟,让王府之人试药是这两个男子提出的,如今遂了他们心意,又开始怀疑王妃使诈。

    他们看的很明白,王妃一开始并没有试药之意,这么短时间内,当着大家临时使诈根本不可能。

    这两个大男人,竟然揪着一个女子不放?

    “解药亦是毒药,如果王妃不服毒茶,直接服解药,那更是会中毒。在下不才,但请两位知晓。”

    出乎孟漓禾意料,先前最开始提出试药疑问的小伙子,却忽然站了出来为她维护,甚至于那眼神里,还带着些许的愧疚。

    扬了扬嘴角,孟漓禾道:“不错。既然你们还是怀疑,三柱,将大娘那粒解药拿来吧。”

    那粒解药就是被两名男子喊停,差一点服下的药,不会有假。

    众人无一再怀疑,两名男子一噎,看着三柱递过去的解药,终于还是没再出声。

    孟漓禾淡然接过,左手拿着毒茶叶,右手拿着解药,当着所有人的面,抬起了左手。

    忽然,一只有力的大手将她纤细的胳膊按住,孟漓禾诧异抬头,只见宇文澈直直的望向她:“小雨,你当真要这样做?”

    孟漓禾心里一颤,他,叫的是小雨!

    眼眶中忽然有些模糊,不过,却是坚定的点了点头。

    “好。”宇文澈放开了她的胳膊。

    孟漓禾松了一口气,却见他的手并未放下,而是在她尚未反应过来之时,一把夺下她手中的毒茶,接着,直接放在了嘴里。

    孟漓禾心里一惊:“宇文澈!你!”

    而与此同时。

    “王爷!”

    十八名太医,府内上上下下,齐齐跪于地上,面上除了震惊,更多的是恐惧。

    即便,是他们再有把握,也难保会有万一,他们就算眼睁睁看着这些人死,也绝对不会让王爷试药。

    然而,已经来不及。

    孟漓禾看着已经吞下毒茶的宇文澈,大脑几乎出现片刻空白。

    她那做了无数遍实验,甚至对自己试药都有信心的她,忽然不确定起来。

    身体都开始发抖,一种深深的恐惧直击她的心脏。

    那是,连她自己面对死亡都没有过的恐惧。

    不知何故,却深入骨髓。

    这个男人,是在替她承担风险!

    明知她执意行之,明明在他眼里,那些小白鼠实验不堪一击,却不阻止,反而……

    早知道是这样,她何必逞能!

    泪水无声从眼角滑落,是感动还是什么,她说不出。

    “还不给我解药?”

    宇文澈语气轻松,似是一点都不担心。

    那日,既然说了不会再让人伤害她。

    今日,便当还她一次。

    他不是鲁莽之人,更不是不爱惜性命之辈,但是,他莫名相信这个女人,这个每一次都可以转危为安,运筹帷幄的女人。

    平生第一次,他赌,他将赌注全部压在这个女人身上。

    孟漓禾紧紧的咬着下唇,右手却把解药攥的更紧。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宇文澈伸出手,颇用了点力,才把孟漓禾的手掌掰开,然后拿出那粒小小的药丸,看着孟漓禾瞪圆的眼以及张开的嘴唇,在她说出话之前,将解药放入嘴中吞了下去。

    孟漓禾紧紧的攥住双拳,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宇文澈,仔细的观察着他的任何反应。

    一刻钟,两刻钟。

    半个时辰,一个时辰。

    试药时间已过。

    这个毒药毒发时间其实只有半个时辰,但是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多等了半个时辰。

    时间一过,孟漓禾赶紧一把拉住还站在那里的宇文澈,着急的摸摸他的脸,他的胳膊,他的上半身,他的腰,再到他的腿,边检查边道:“怎么样?能动吗?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因为着急,她的动作便也没顾上太多,几乎就是以一个医生的身份,帮他检查全身。

    然而这一幕,却让所有人都转过了头。

    王爷王妃果然……如传言般恩爱啊!

    这王妃,除了思想离经叛道,这行为也奔放至极啊!

    宇文澈余光一扫,看着孟漓禾已经蹲下身去摸向她的小腿,嘴角一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