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46章 和谐同眠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大大的眼睛瞪的圆圆的,脸上绯红一片,死死的按住宇文澈的嘴,轻声在他耳边威胁:“不要乱讲话啊!”

    宇文澈:……

    “听到没有?!”孟漓禾特别凶,故意说这种话真是非常讨厌!

    “答应就眨眨眼,我就放开你!”孟漓禾向敌人抛出橄榄枝。

    宇文澈好脾气的眨眨眼。

    孟漓禾这才将手放下,还时刻监视着他的嘴,不要再说令人误会的话啦!

    宇文澈:“噗。”

    孟漓禾这才察觉有什么不对,眼睛一眯:“宇文澈,你是不是在骗我?”

    宇文澈脸部僵硬,肩膀耸动,一看就是忍笑忍的很辛苦。

    孟漓禾简直想把宇文澈暴打一顿,整天就知道用她不了解的常识欺负她,还能不能行了!

    而且,明明刚刚气氛还略沉重啊,就算不沉重也是温馨,怎么就瞬间跳到整人模式了!

    事实上,连罪魁祸首宇文澈都不知道,为什么和这个女人在一起,不超过几个时辰,多么难过的心情都会变得开朗许多。

    孟漓禾气呼呼的一屁股坐下:“再给你一次机会,老实交代,不然我就……我就……”

    孟漓禾忽然想不到怎么惩罚他。

    “我方才用了内力。”宇文澈抢先一步开了口,“而且,平时的话,只有胥和夜可以听到,但是他们二人不会故意听。”

    孟漓禾傲娇哼唧,这还差不多,再不老实试试看!

    “那,现在可以伺候为夫就寝了?”

    宇文澈含笑开口。

    孟漓禾一愣,怎么又来了啊!

    不过,好像确实是她自己送上门门的。

    反正别人也听不到,她也放心大胆许多,干脆直接道:“我就借一间屋子就行。”

    宇文澈挑挑眉,一脸为难:“此事怕是难办。”

    “为何?”孟漓禾忍不住上下打量他,这人不会又在胡说吧?

    一间屋子而已,又有何难办的?

    宇文澈淡定道:“如今王府内太医众多,如果你在自己的院子倒也罢了,若是在我的院子,却要单独睡,这前来汇报情况的太医若是看到了,再传到宫里,那……”

    那覃王与覃王妃不合的传言怕是很快传开,如今这个当口,没有一点好处,孟漓禾比谁都清楚。

    可是,若是回去,也不合适。

    哎,她怎么就这么爱给自己找麻烦呢!

    早知道,让凌霄再晚几天来就好了啊!

    一想到凌霄,忽然想到宇文澈之前说的话,顿时眸光深了深。

    “罢了,那就在你的屋子睡吧,对了,那就麻烦王爷帮我叫个洗澡水喽。”

    说着,便轻车熟路向内室走去。

    宇文澈嘴角含笑,你倒是大方。

    老习惯,两桶水,一前一后送入,虽然不是在茶庄,但也激起小丫鬟们一阵遐想。

    只不过,因为宇文澈的寝室是个套间,所以洗漱全程,并没有如茶庄般的尴尬。

    只不过,待两人全穿着中衣躺在床上之时,大概因为身体突如其来的接近,两个人都不约而同想起了那个拥抱。

    那个,两个人都不知道是什么意义的拥抱。

    只知道,心跳似乎有些剧烈,与以往同塌而眠时,多了一丝丝不一样的感觉。

    孟漓禾罕见的没有提出将宇文澈催眠再睡。

    “睡吧。”沉默中,宇文澈忽然开口,抬手用掌风将屋内的烛火熄灭。

    月光从窗口洋洋洒洒倾入,透射在地上,月影斑驳。

    室内重归安静,只有窗外,此起彼伏的蛐蛐声,叫的无比欢快。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床上的两人纹丝未动,却都清楚的知道,对方没有睡着。

    终于,还是孟漓禾率先睁开了眼:“宇文澈,你为何不问我今晚为什么过来?”

    黑暗中的宇文澈勾了勾唇:“因为凌霄。”

    孟漓禾忍不住转过身,看着月光下,宇文澈的侧颜,这个男人在清冷的月光下,五官更像是雕刻出来一样,帅的不真实。

    有时候还是忍不住怀疑自己在梦里,却不知道这个是吴建国还是宇文澈了。

    更不知道,即使回去,要怎么面对那个长相一致的嫌犯。

    “你什么时候知道他的身份的?”

    孟漓禾问出了口。

    “从第一眼在王府门口见到他。”

    孟漓禾一愣,回想那日宇文澈的神态和自己的话语。

    顿时,所有感觉似推翻一般重新来过。

    所以当天,他那样忽然出现在眼前,是因为着急自己的安危,才匆匆赶来吧?

    沉默良久,孟漓禾低声道:“对不起。”

    宇文澈也一个翻身,侧过身来,与她直视。

    发丝洒落在孟漓禾的额前,挡住她的双眸,宇文澈看不真切,下意识便抬手,将那缕发丝别在耳后,动作是连他都意识不到的轻柔。

    而那双眼眸里,闪现的全部都是难过和内疚。

    或许是月光太过柔和,气氛太过良好,宇文澈只觉心头莫名一软:“你没什么对不起我,被劫这件事,是我对不起你。”

    孟漓禾心里依然不是滋味:“那凌霄的事……”

    宇文澈却径直将她打断:“若没有凌霄,或许你已经成为刀下鬼,或许,我还要谢谢他。”

    谢谢他,留下这样一个美好的让他都忍不住心颤的孟漓禾。

    “但,我还是隐瞒了你。”孟漓禾越说声音越低。

    她就是这点不好,容不得别人对她好。

    越是别人不怪她,她越是愈发的内疚。

    越是别人对她好,她越恨不得掏心掏肝对人。

    宇文澈嘴角一勾:“时间还不晚,你可以选择现在告诉我。”

    孟漓亦是弯了嘴角,这种被人信任的感觉真好。

    若没有那种绝对的信任,以宇文澈的性格,绝对不会容许一个杀手阁阁主自由出入自己的王府。

    凌霄固然厉害,但宇文澈却也绝对不会忌惮于他。

    之所以这般的纵容,归根结底,是在纵容她。

    挑选了重点将此事重新说出,或许是当日凌霄并没有对她有什么实质性的威胁,又或许是如今与凌霄已经相处融洽,孟漓禾说的十分轻松。

    然而,宇文澈却双手握拳,脸色愈发冰冷。

    赵雪莹竟然还想在杀孟漓江之前,将她毁容?

    他果然,还是对他太手下留情了么?

    一想到孟漓禾那张仿若天工的小脸可能被毁的面目全非,他都感觉到一阵愤怒。

    若不是她够聪明,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他也不敢想象,真的那个结局的话,他要怎样处置赵雪莹。

    即便只是盟约,孟漓禾也做的足够,而他……

    “对不起。”宇文澈终于开口,说出他以为这辈子都不会说出的话。

    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内疚和自责。

    然而,孟漓禾却只是一笑,轻松道:“喂,你以为今晚是检讨大会么?过去的事情就过去啦,你也帮我报仇了不是吗?”

    那五十大板,打在没有武功的赵雪莹身上,连她都觉得,宇文澈太不顾情面了一些。

    不过,却也是为她出气。

    一想到这些,之前那些不满的情绪几乎尽数烟消云散了。

    宇文澈没有开口,只是轻柔的揉了揉孟漓禾的头:“嗯。”

    奇怪的是,这个动作并非第一次做,却远没有上一次那般尴尬,仿佛,这就是情之所至,水到渠成。

    孟漓禾被揉的很舒服,忍不住闭了闭眼,还打了个哈欠。

    忽然觉得,宇文澈变身宠溺也是很温柔的嘛,嘿嘿。

    宇文澈无语浅笑,小猫。

    “宇文澈。”孟漓禾打完哈欠,眼里却没有多少混沌。

    “嗯?”宇文澈将手拿下,安静的看着她。

    孟漓江斟酌了一番,犹豫道:“你的母妃……”

    话才一出口,她却明显感觉到,宇文澈脸色一冷,心里猛的一跳,暗怪自己多事,生生破坏了今晚的气氛。

    好不容易,她才和宇文澈相处这么融洽的,她可不想再破坏掉。

    “我只是随口一问,你若是不想说。”

    “她疯了。”宇文澈清清冷冷的开口,已经明显压抑了情绪,孟漓禾却依然听得出那话语里几不可见的颤抖。

    “怎么会这样?”孟漓禾脸色一变,一句话脱口而出,问完才惊觉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显是皇室秘闻,她一向是最不想招惹的,今日怎么频频这么关注。

    似乎是察觉到自己的神情吓到了孟漓禾,宇文澈脸色渐缓,低声道:“我也不知道,十岁以后,母妃便被单独关起,父皇也不再允许任何人探望,即便是我。”

    没想到宇文澈竟然告诉了自己,孟漓禾便也不再扭捏,直接问道:“所以,你从十岁以后就没见过你的母妃?”

    “是。”宇文澈平静说出,也只有他知道,这些平静是多少年的不甘练成。

    孟漓禾心里却因这个字猛的一抽。

    难怪,宇文澈会这般冷情冷面。

    明明有娘亲,却不得见,那比没有还是一件令人折磨的事吧?

    难怪即便对于他的父皇,他也没有多么亲近,原来,是这样一回事。

    她也更加可以理解,为何宇文澈想要那个位置,被人掌控的感觉着实很不好。

    宇文澈闭上眼睛,似乎有些疲惫。

    孟漓禾竟觉看的有些心疼,犹豫间,还是伸出了双手。

    多年的心事忽然就这样毫无防备的对着一个人说出了,连宇文澈自己都觉得惊讶,他的母妃,恐怕已经没人记得了吧?

    忽然,只觉一双小手爬上他的腰间,将他紧紧抱住,宇文澈的身子顿时一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