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43章 杀人凶手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宇文澈觉得有必要再确认一下自己是不是幻听。

    而一旁磨蹭着不想走的管家却心里啧啧啧啧啧声大作,还说不想见人家,如今这么激动是闹哪样,王妃简直干的漂亮!

    只有侍卫一脸正直的重复道:“王妃说她就是来找王爷睡觉的,王爷睡了刚好。”

    宇文澈额头跳了跳,忍不住捏了捏眉心,果然不是幻听。

    心里不由无奈的笑了笑,他怎么忘了,这是孟漓禾,不是一般女人。

    管家赶紧适时开口:“那王爷与王妃先睡吧,老奴先行告退了。”

    宇文澈这才留意到这个管家竟然还在,不过一个两个都张口闭口睡觉不睡觉的,并不是那个意思好吗!

    于是,被群逼的宇文澈不知不觉间也感受到了吐槽的魔力。

    被他亲爱的王妃影响的真是妥妥的。

    无奈的摇了摇头,宇文澈干脆顺应民意:“请王妃进来吧。”

    管家颠颠离去,屁股翘的老高。

    孟漓禾姗姗而来,看着与他迎面而出笑得一脸莫测的管家,额头也禁不住跳了又跳。

    收收您那脑洞阿喂!

    而孟漓禾一进到屋内,就看到衣冠整齐的宇文澈,正坐在桌旁坦然的看着她,完全没有说了谎话被抓包的窘迫感。

    孟漓禾心思转了转,难道,还真的是在生她的气?

    不过,即便如此猜想,孟漓禾也绝对不会首先妥协,先试探一番再说!

    挑了挑眉,佯装不满道:“王爷,你这是故意在躲我?”

    宇文澈却神色未变:“本王似乎不记得,今日有召你侍寝。”

    听到侍寝两个字,孟漓禾下意识就要反驳,却猛然想到自己在院门口说的话,顿时话到嘴边又转了个话锋,嘴角一扬:“王爷的确没叫我,是我要来和王爷借宿一晚。”

    “借宿?”宇文澈眯了眯眼,眼眸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精光,“原因。”

    “额。”孟漓禾顿了顿,原本,她是想直接坦白的,包括凌霄的所有始末,毕竟,她觉得有些事还是说清楚好,不然到时候再像梅青方那样尴尬,可真是无奈了。

    然而,她却犹豫了,因为她觉得,如果直接说我过来借宿就是怕你误会,岂不是太让他开心了?

    当即收住口反问道:“王爷不愿意?”

    宇文澈定定的看了孟漓禾两眼,最后说道:“也罢,那你先睡吧,本王有事先出去一下。”

    说着,便要向外走。

    “喂!”孟漓禾眉头一皱,她其实只是想过来借个房间而已,并没有想和他住在一屋,虽然之前同居还算和谐,但这种孤男寡女的环境,还是能避免则避免的好。

    所以,她下意识叫住宇文澈,想要和他说明白一下,毕竟,让别人看到,她自己跑到王爷院子,却住在别的屋,难免影响不好,所以还需要宇文澈安排一下。

    那如果他今晚不回来,自己倒是住哪都无妨。

    所以,看着宇文澈忽然停下的脚步,她便直接问了一句:“你去哪?什么时候回来?”

    话一出口,包括她自己都是一囧,因为,这怎么有点像,查岗。

    宇文澈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淡定道:“莹雪阁。”

    “什么?”孟漓禾下意识喊道,反应比她自己预料的要大,事实上,她根本没注意到自己的反应,因为她满脑子都是,难怪这个男人刚刚说自己睡了赶自己走,原来是等着去找赵雪莹呢!

    说起来,赵雪莹被禁足了一段时间没见,她都差点给忘了。

    没想到,这个下禁足命令的人倒是心里一直想着呢!

    看起来,是后悔了吧!

    哼,亏她还惦记着和凌霄同处一院怕他误会,也怕下人多想,他可好,自己的王妃过来了,自己却要跑去找他亲爱的表妹!

    当即,怒火四起,直接道:“那你去吧,我回去了。”

    宇文澈皱皱眉,一把拉住从他面前呼啸而过的孟漓禾,谁知这女人被拉住后,还特别张牙舞爪的挣扎,活像一只小猫被踩到了尾巴,当即无奈笑道:“孟漓禾,你又发什么疯?”

    “是我发疯。”孟漓禾边说边甩手臂上的胳膊,“那你还不赶紧去找你温柔贤淑的表妹,拉我做什么?”

    宇文澈若有所思的看着她,手里却半分没有松开的意思。

    心里有个若有若无的感觉,有些破茧而出,却又有些想要刻意压制,忽然,伸出另一只手,递到孟漓禾眼前。

    孟漓禾这才安静下来,看着那手中连她这个在行都看得出明显价值不菲的东西,不由道:“这是什么?”

    “赵家的传家宝雪玉琉璃。”宇文澈声音有些冰冷,“从一家当铺得到的。”

    孟漓禾愣了愣,虽然她不知道赵家因为何故只剩赵雪莹一人,但若是遗失的传家宝找回,宇文澈送去给赵雪莹,也太正常不过。

    自己,好像有点无理取闹了一些。

    一想到方才自己那下意识的反应,孟漓禾忍不住脸上一红,她怎么搞的和吃醋一样了。

    不对不对,一定是因为觉得这男人严于律她,宽于律己,所以才生气,一定是这样,妥妥的!

    看着孟漓禾忽然脸红的样子,宇文澈简直要无语,这个小脑袋里又想到了什么,方才那因提到传家宝而冰冷的神情都收敛了几分,忽然挑挑眉:“你不问问,为何在当铺找到的?”

    孟漓禾摇摇头,总觉得这将是一个冗长的故事,所以道:“找到了就好,快送过去吧。”

    眼里的意外连他自己都难以抑制,宇文澈盯着孟漓禾的眼,心里说不出什么感受。

    因为,这女人的潜意识里,当真没有害人的心。

    所以,从来不会以小人之心想人,却因为他的缘故,常常被小人。

    若是雪莹有这女人一半的善良,他也不会这样厌恶于她,这个他唯一的表妹,赵家唯一的后人。

    叹了一口气,终于还是开了口:“这是赵雪莹自己以一千两的银票当出去的。”

    孟漓禾这才一愣,下意识道:“这不是传家宝吗?她缺钱?就算是缺钱也不能当传家宝啊!”

    或许是说到了宇文澈心里的逆鳞处,孟漓禾只觉宇文澈周身瞬间散发出极强的寒气,接着听他说道:“难道逍遥阁主凌霄,没有告诉你,杀你的价码是多少?”

    心里嘭的一声响,孟漓禾的确是震惊了,震惊于宇文澈根本就知道凌霄的身份,也震惊于那个背后的杀手。

    女人,五千两。

    想要杀她的人,竟然是赵雪莹。

    她自认没有一次主动找过这位表小姐的麻烦,最多,也是还击的时候也没有留情罢了。

    这就至于,她******杀自己?

    如果连反抗就要残害一条生命,那赵雪莹任意一次的行为,都够自己杀她无数次了吧?

    她真是小瞧了这个时代的女人,为了男人,心狠手辣,不择手段。

    “为什么告诉我?”孟漓禾忍不住抬头。

    这个人是他的表妹,若是他想包庇,有很多方法,第一种就是,不要告诉她。

    因为,她根本不知道。

    “算是为她求情。”宇文澈终于还是开了口。

    因为,他的确有私心。

    方才,不想见孟漓禾,就是因为尚未想好,要如何处理这件事。

    本来,是想去见一见赵雪莹再做打算。

    但是,看到这女人的反应,鬼使神差就说了。

    而他更知道的是,以这个女人的本事,想查出谁杀她,是早晚的事。

    如果那样,还不如由他来说。

    或许,还有回旋的余地。

    宇文澈说的坦白,孟漓禾又怎么会想不明白,只不过,一想到,宇文澈竟然为了一个想要她命的人求情,她就觉得心里莫名抽丝的疼,说不出的难过。

    所以,即便心里很清楚,赵雪莹是赵家唯一的后人,她的情绪还是淹没了理智,冷笑一声抬头,看着宇文澈目光灼灼道:“所以,这就是你说的保护我的安全?如今,却留下对我安全影响最大的人?”

    宇文澈又怎会不清楚这个状况。

    如果,这个******杀人的不是赵雪莹,他毫不怀疑,就算孟漓禾不出手,他也断然不会留她一条命。

    但这个人,偏偏就是赵雪莹,赵家唯一的血脉。

    “我替她保证不再会,也会保护好你的安全。”

    终于,还是开了口,说出了连他自己都觉得苍白的保证。

    可是,他答应过外公,他不能……

    孟漓禾忽然大笑一声,声音凄凉无比,接着一字一顿的说道:“宇文澈,所以,我可以认为,是你自己撕毁我们的盟约吗?”

    宇文澈的身子下意识的一颤,而那本就抓在孟漓禾胳膊上的手,却不由自主的收紧,紧到孟漓禾都忍不住疼的皱眉。

    然而,却听他的嘴里说着:“如果你觉得我违背信诺,那我答应你现在可以离开王府。”

    也许,只有离开王府,离开他,才是她真正可以获得安全的办法。

    孟漓禾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仿佛听到了什么可笑的笑话。

    空气,诡异的安静。

    孟漓禾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为了保住赵雪莹,主动将计划提前。

    她忽然想知道,是不是,她如果真的离开,他一丁点不舍都没有。

    忽然嘴角带着一抹嘲笑,却不知道嘲笑的是他还是自己。

    胳膊上的疼痛愈发加剧,孟漓禾淡淡开口:“宇文澈,那就放开你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