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42章 向王爷借宿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凌霄眉毛一挑,好笑的看着孟漓禾眼中那不断闪烁的精光。

    这个女人,还真是无时不刻的想要打他的主意。

    而且,还这么明显,一点都不加掩盖。

    不过,倒正是合了他的口味,对他凌霄来说,若是磨磨唧唧拐弯抹角,他反倒心生厌倦。

    所以不得不说,孟漓禾绝对是心理学拿捏的好,对于端妃就懂得必须拐弯抹角,对于这个家伙,干脆就拿出本性子来对付。

    只不过,虽然如此,凌霄也没那么容易便答应。

    当下,转了转眼珠,邪邪的伸出手:“好处。”

    孟漓禾一愣,随手抓了把瓜子扔过去:“主子赏你的,拿去随便吃,不用客气。”

    凌霄简直要气笑,用一把瓜子就让他逍遥阁办事的人,他还真的是第一次见。

    当即捏了一把瓜子在手里,忽然朝天上一扔,接着手开始舞动起来。

    孟漓禾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就见那瓜子皮飞舞而下,而摊开他的手掌,里面静静躺着的是……一堆瓜子仁。

    “哇!”孟漓禾简直目瞪口呆,有谁可以理解,她在获得了人工缆车,人工烘干机之后,又获得了人工速拨瓜子皮之后的喜悦。

    赶紧狗腿的将盘子里的瓜子全部推过去,鼓励道:“再来!”

    很快,一盘瓜子皮天女鲜花般落地,瓜子安静的躺在盘子里,一点皮屑都没有。

    豆蔻在一旁看的甚是心累,真是可怜了扫地小哥。

    孟漓禾十分没有形象抓起一堆瓜子仁放到嘴中,接着闭起眼,嗯……一起吃就是爽阿!

    凌霄哭笑不得:“我说主子,你这是奖励我的,还是给你自己的。”

    孟漓禾一愣,嘴里动作顿时一停,小腮帮子还鼓着,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那小模样……可萌。

    凌霄只觉心里一跳,简直想要忍不住戳戳她的脸蛋,这小女子,怎么能这么可爱。

    却只见孟漓禾忽然大眼睛一弯,嘴巴里还塞着东西边嘟囔道:“罢了罢了,你主鸡(主子)我也没那么小系(小气)。”接着三两口将瓜子咽下,然后大手一挥,口齿终于清晰道:“豆蔻,吩咐厨子,好酒好菜伺候,本王妃要宴请……额,属下。”

    凌霄笑的简直要流出眼泪,不过,只是酒席的话,他好像也没有多占到什么好处啊!

    要知道,他整日在逍遥阁,山珍海味,美味佳肴,自己一个人都吃到想吐,不过也罢了,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这里有什么美味。

    随及也抓了一大把瓜子入口,才嚼两口,就感觉口中瓜子香四溢,眼里顿时一亮,果然很好吃!

    然而,才吃了两口,孟漓禾就果断将盘子收走,美其名曰:吃太多瓜子影响食欲。

    于是,堂堂的逍遥阁阁主,便轻易被一顿饭菜收买,而得到的只有一枚——黑色火焰图。

    有些微醺的凌霄,看着这东西皱皱眉,找这个?

    好像,也没那么难嘛。

    所以,对自家“主子”陪酒尚算满意的凌霄,便真的接下了这个任务。

    虽然,没有杀个人那么方便,不过,总归手下遍布京城遍地,找个痕迹还算轻而易举。

    而且,一想到今晚便可以得到第一次治疗,说不定可以睡个好觉,凌霄便觉得更是无所谓了。

    而事实上,他也确实如愿以偿,不仅孟漓禾舍命陪君子般陪他喝了几口酒,而且还特别用尚算清醒的脑袋为他催了眠。

    甚至,还将他安置在了空闲的屋子内,任由他好生睡下去。

    只不过,看到胥那张阴沉沉的脸,孟漓禾也觉得似乎确实有那么点问题。

    毕竟,大家都是看着凌霄进来的,虽然说是她的属下,但被她好酒好菜伺候着,还睡在了自己的院子,这听起来,确实有点不太妥。

    本来,她自己行的正倒不怕被人说,但是一想到宇文澈……

    孟漓禾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这家伙对绿帽子的执念已经快超越极限了。

    要是被他知道,自己晚上藏了个男人睡觉……

    啊啊啊,这个臭男人,简直要把自己折磨疯!

    现在几乎她自己一和哪个男人在一起,都要首先想到他的感受,这样下去,简直国将不国,人将不人啊!

    “阿嚏!”

    倚栏院,听着管家汇报府中大小事的宇文澈,在孟漓禾心电超声波的影响下,忽然打了个喷嚏。

    管家立即关上一扇窗:“王爷,虽然天气渐暖,还是要注意身体,老奴看之前王妃的药膳,王爷喝起来一直不错,不如让王妃……”

    话未说完,宇文澈便摆了摆手:“不必,最近府上事多,她怕是没那个精力。”

    管家转了转眼珠,状似惊讶般说道:“是吗?王妃今日还特别配了安神的药膳,请厨子做了许多呢。”

    “哦?”宇文澈抬头,他今日晚餐并未在府中吃,也是才回来不久,难道,孟漓禾是准备做给他的?

    嘴角忍不住扬起一丝弧度,只听管家继续说:“据说,是做给他的新属下的。”

    宇文澈脸上的表情顿时僵住,不过却也没再有更多反应,只是淡淡“哦”了一声。

    管家一愣,这就完了?

    这可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啊!

    他方才可是故意说的啊,倒不是他想在背后说王妃坏话,或者怀疑王妃为人。

    但是那男子一表人才,他为人处事大半辈子,这人绝对不会是个简单人,就算王妃不知情,王爷也不该不知道啊!

    怎么他已经这般提醒了还没反应?

    真是让人捉急。

    想了想,还是补充道:“听说那个属下,还在离合院睡下了。”

    宇文澈手一顿,脸色霎时冷了三分,不过沉静了一刻,却又恢复了神色,只是挑挑眉道:“听谁说的?”

    “额。”管家没料到宇文澈的关注点竟然在这,不过他作为一个管家,确实有暗地确认王妃动向,现在也不想否认,直接道,“是老奴吩咐的人,王爷若是不愿……”

    “本王只是问问,你不用紧张。”宇文澈径直打断管家的话。

    管家简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王爷这是几个意思?

    “汇报完了么?”宇文澈忽然开口。

    管家回过神,赶紧道:“嗯,大概就是这些,王爷您是要去王妃那么?”

    说完眼巴巴的看着宇文澈,那意思就是我已经这么提示了,而且还主动给你台阶了,你快来下啊!

    然而宇文澈却挑了挑眉:“本王为何要去王妃那?”

    “这……”管家简直心累,为什么你还不知道吗?

    然后特别正直道:“王爷,子嗣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还请王爷放在心上。”

    毕竟,他的竹蜻蜓都已经做好了啊!

    宇文澈没想到他说的如此直白,猛然听到不由一愣,这个老家伙的心思,他怎会不知道?

    只不过,怕是要让他失望了。

    不管别人看起来如何,至少他知道,就算他同意,孟漓禾也绝对不只是那种困在男人身边,只专心生孩子的女人。

    何况,他们的关系也并非表面这样。

    只是,却不能对任何人讲就是了。

    不过不管怎样,孟漓禾也才嫁过来两个月而已,这个老家伙……

    “你倒是着急。”宇文澈淡淡开口。

    管家一愣,简直不知道怎么接话。

    因为他现在最着急的不是这件事,而是那个新侍从啊!

    王爷这样撒手不管,真的妥?

    想了想还是道:“老奴既然当王府管家,自然要操心王府内每一件事,王爷子嗣又乃头等大事,老奴自然放在心上。哦对了王爷,既然王妃新侍从会留宿,不若将他安排到小厮那边院落?”

    管家问的状似随意,宇文澈也不点破,只是淡淡道:“不必了。既然是王妃的人,那就让王妃自己安排吧。”

    管家简直要泪奔,要不要这么宠溺啊!

    罢了,他果然是老了。

    再说下去,可真的有挑拨王爷王妃夫妻关系之嫌了。

    心里叹了一口气,管家只好道“是,既然无事,那老奴就告退了。王爷早些歇着吧。”

    宇文澈点点头。

    管家方要转身,却听门外,侍卫前来通报:“王爷,王妃求见。”

    管家脚步一停,表情复杂的看了眼宇文澈。

    只觉他真是一天到晚白操心。

    难怪,王爷听到所谓的新侍从一点也不慌,淡定的简直那啥。

    原来根本就是和王妃约好了。

    简直啧啧啧啧啧。

    然而,宇文澈却眸光凝了凝,对着侍卫开口道:“就说本王已经睡了,请王妃先回吧。”

    管家简直目瞪口呆,只觉自己的心脏要被王爷玩坏了,这到底怎么个情况?

    而事实上,倚栏院外的孟漓禾,在听到侍卫这一回报之时,也有些意外。

    许是因为宇文澈虽然次次毒舌,但却几乎没有真正拒绝过她什么事。

    而且,现在还是两个人空前合作最好的时候。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按理说,如今朝廷的风向,已经被他们刮乱了,不应该因此烦心才对啊!

    糟!

    总不会真的因为凌霄住下的事,所以在生她的气吧?

    孟漓禾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性,终于还是对着侍卫再次开了口。

    而屋内,宇文澈听着侍卫再次前来的回报,口里的茶险些一口喷了出去。

    “你说王妃刚刚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