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41章 这次搞大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给端妃娘娘请安。”

    端仪宫,孟漓禾一进到正厅便为端妃行了个大礼。

    “快起快起。”端妃赶紧上前,拉起孟漓禾便让她坐在自己身旁,“来了就好啊,本宫请了你们几次,可算是有空来宫里坐坐了。”

    孟漓禾也不扭捏,直接坐下,任由端妃娘娘拉着她的手,微笑道:“多谢端妃娘娘厚爱。”

    端妃拍拍她的手,又左右张望了一下:“怎得澈儿没有一起过来?本宫还想一起设宴款待你们夫妻呢。”

    孟漓禾闻言敛了敛眉,眉间一丝愁云一闪而过,不过只是回道:“王爷……这几日都有事,脱不开身,但端妃娘娘您一直盛情相约,臣妾怕端妃娘娘等的久了,便自己来了。王爷说,回头他一定亲自前来谢罪。”

    “原来如此,无妨无妨,有事自然是要先忙的,先喝些茶。”端妃拍拍手安抚道,不过总归是在深宫混了许久的女子,又能深获圣宠经久不衰,对于察言观色,自是最在行,因此,孟漓禾方才那神情虽说转瞬即逝,但也被端妃捕捉到了。

    “多谢端妃。”孟漓禾点点头,随着端妃端起茶,自己也端起一杯茶,不过很注意的,等着端妃先饮。

    满意的看着孟漓禾的一举一动,端妃只觉孟漓禾不愧为一国公主,轻轻朝着茶杯吹了吹气,将上面的茶用茶盖拨了一拨,状似不经意的说道:“澈儿这孩子一向责任心重,不过呢,也不能怠慢了你啊,毕竟,你们新婚燕尔,回头,本宫帮你说说他。”

    孟漓禾似是一惊,赶忙道:“端妃娘娘误会了,王爷他……他待我很好,今日的确是出了点棘手的事。”

    “哦?”端妃闻言有些惊讶,“何事能让澈儿都觉得棘手了?”

    孟漓禾皱皱眉,似乎有些为难,不过还是说道:“不瞒端妃娘娘说,王爷北山茶庄卖出去的茶,被人下了毒,如今很多百姓都中了此毒。”

    “什么?”端妃将手中茶盏重重一放,一贯祥和的脸上难得出现波动,“竟然有此事?”

    “是。”孟漓禾此时眉间的愁云不再隐藏,而是颇为愁苦道,“现在中毒的百姓还都在覃王府,而且,还未配置出解药。”

    端妃皱皱眉:“难怪峯儿这几日也不见人影,想来,也是在为澈儿奔波。”

    孟漓禾这才似乎想到什么一样,忽然站起身,颇为惶恐的道:“端妃娘娘,此事王爷并未上报皇上,臣妾,臣妾……”

    端妃一颗七窍玲珑心,怎会不知道孟漓禾所想,赶紧安抚的拉下她:“放心,本宫也只是和你闲聊,后宫不干政,本宫不会随便对人说的。”

    孟漓禾这才放下心,重新坐下,似是无意间说道:“臣妾也是担心,但又帮不上什么忙,那些中毒之人,身体开始渐渐僵硬,我也是第一次听说有这种毒呢。”

    “你说什么?”端妃的手猛的抖了一下,“中毒之人,身体开始僵硬?”

    孟漓禾点点头:“是,还好臣妾带来的太医认出此毒,只是,也尚不知破解办法,听闻若是一直无法解毒,此毒便会蔓延到全身,直至死亡。”

    端妃眼睛狠狠的眯了眯,目光悠远,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孟漓禾余光悄悄观察着,也不动声色,只做出焦虑状。

    良久,端妃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失态,赶紧看向孟漓禾,却见她似乎并未注意到自己的异常,这才安下心来道:“如此,也难怪澈儿着急了,若是这样,今日本宫也不留你了,想来澈儿如今,身边也急需人给他定神。”

    孟漓禾赶紧站起:“谢端妃娘娘,那臣妾就先退下了,改日,定与王爷一道来向您请安。”

    端妃拍拍孟漓禾的手,虽然还是那般动作,表情却明显心不在焉许多,孟漓禾状若未见,行了个礼离去。

    看着孟漓禾消失在宫门,端妃站起身:“来人,去厨房做几个玉露羹,本宫要亲自拿给皇上。”

    而回到王府之后的孟漓禾,很快,去中毒人的身边,帮着家人和病人安抚情绪,毕竟,这件事从头到尾是她出面的,自己若是一直消失不见并不好。

    而且,她也相信,端妃虽说看起来端庄贤淑,但想来,也更证明她城府颇深,如此大好机会,一定不会轻易放过。

    果然,仅仅过了半天,圣旨便直接传到。

    而且,颇为大张旗鼓。

    因为,这张圣旨带着的,是十八位太医。

    孟漓禾忍不住笑了笑,看来这个皇帝大叔,这次,比她还要想玩大的呢!

    不过这样也好,她和宇文澈只需要老实的坐在府中,就可以坐山观虎斗了,哦不,或许只是虎与狼的对阵。

    她可不相信,能坐在那个位置的人,会有多愚蠢。

    而且,就目前来说,最大的效果就是,当太医纷纷入王府之后,百姓们的情绪明显安定了许多,甚至于她不再出现,也不会隔三差五就有人喊闹,倒是让她可以暂时将这些放下,美美的睡个午觉。

    这些天,果然是太累了。

    病人所在的院落,距离离合院还有一定距离,所以尽管王府是空前绝后的喧闹,她的小角落倒是颇为安宁。

    孟漓禾一觉睡得十分舒爽,甚至浑浑噩噩觉得自己醒了还想继续睡,简直就是懒虫发作的节奏。

    忽然,院内,一阵刀剑碰撞之声。

    孟漓禾忍不住坐起,不过第一反应就是,难道是宇文澈来了?

    毕竟,今日夜和胥打的十分欢快啊!

    每次见面如果不交手几个回合,都不能表达“思念之情”。

    孟漓禾晃晃悠悠又想躺下。

    忽然心头一凛,不对!

    胥和夜从来不用兵器,那院外一定不是他俩。

    孟漓禾赶紧披上衣服,推开屋门。

    只见,院内,胥与一男子打的不可开交,一会飞上一会飞下,简直……

    不知道夜看了作何感想。

    孟漓禾双手环胸,静静欣赏起来。

    “喂,我亲爱的主子,您就眼睁睁看着你的旧属下欺负你的新属下?”

    交战中,凌霄苦着一张帅脸,向她抱怨着。

    “哼!”胥不甘示弱,“王妃,你别听他的,他可是想偷偷闯进你的房间!”

    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大不敬,杀无赦!

    王妃的房间,那必须只有王爷能进。

    尔等闲杂人等,妖魔鬼怪,都必须给我退散!

    凌霄又接过一招无比凶狠之剑:“主子大人,属下只是想从窗户缝看看你在不在,毕竟,不能吵了你不是。”

    “哼!竟然敢偷窥王妃!”胥越打越气。

    孟漓禾揉揉眉心,淡定的回屋端了一盘瓜子,接着坐在了院内的石凳上,兴致勃勃的开始观看。

    甚至……

    “喂,胥小心后方,对,扫射!”

    “凌霄,横挡!”

    “胥,来一个后回旋!”

    “凌霄,小心脚下!”

    ……

    很快,两个武功高强之人,便被这不懂武功,只知道看热闹的人一阵瞎指挥,双双破了功。

    凌霄无奈摇头,忽然脚底用力,一个飞跃,不再恋战,很快飞至孟漓禾身边,望着意犹未尽的孟漓禾,特别委屈的说:“主子,你可是一点都没有只闻新人笑,哪闻旧人哭的昏君样呢!”

    “噗。”孟漓禾刚喊的口干舌燥,才端着豆蔻送过来的茶喝了一口,听到这话顿时喷出去老远。

    豆蔻淡定递上了帕子,似乎对一切都已习惯。

    孟漓禾简直要崩溃,她就说,这王府一定有什么东西,怎么这些人都是到了王府就开始一个一个的,越发不正经!

    必须是地段问题,邪乎!

    完全没有被自己影响的自觉性。

    胥狠狠的瞪了一眼,抱臂站在一旁,特冷酷。

    孟漓禾好笑安抚道:“好啦,胥,既然凌霄来了,就放你个假,这些日子累了,去好生休息一下吧。”

    她觉得这些暗卫真是辛苦,若是以前还好,有个人换一换,现在一个人这样日夜轮换,洗个澡都要像打了鸡血一样快,时刻都要担心主子安危,真是苦,要是她,肯定罢工。

    不过好在,胥虽然对凌霄横看竖看左看右看都不顺眼,但终究也是知道,他不会对孟漓禾不利,因此傲娇了一会,也就去了。

    孟漓禾这才看向面前的凌霄,笑道:“怎么?凌大阁主,说好的三天后,好像提前了一天哇!”

    凌霄兀自坐在一旁,翘起二郎腿,手中捻起一粒瓜子,放在嘴中嗑了磕,几乎是立即恢复成,孟漓禾初见他的模样。

    豪放不羁的吐出一颗瓜子皮,这才道:“这不是怕主子您再次放小的鸽子嘛!”

    孟漓禾想到上次,眼珠转了转,这家伙还真是记仇。

    “我上次有事,忘记告诉你了。哦,对了。”孟漓禾忽然想到什么,“说起来,若是我想主动找你,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办。所以,你可不能怪我。”

    凌霄转了转眸,将胸口一块玉牌交与她:“下次若是想找我,派个小厮拿着此物去城东玉醇楼去便是。”

    孟漓禾接过东西挑挑眉:“这么重要的贴身物件,不怕我丢了?”

    “哈哈。”凌霄一声大笑,“这偌大的京城,还没有我凌霄找不到的东西。”

    孟漓禾眼前一亮,忽然凑近他:“真的?那,帮我找个东西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