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39章 并肩作战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王爷,等等我!”

    宇文澈脚底生风,走的十分快。

    孟漓禾一路小跑,在后面跟着,气喘吁吁。

    然而,宇文澈状似未闻,走的越发的极速。

    孟漓禾狠狠在心里将他一顿胖揍,这个傲娇男,然后忽然“啊”的一声惨叫。

    宇文澈脚步这才停下,回头看了一眼。

    只见孟漓禾正蹲在地上,一只手握住脚腕,呲牙咧嘴。

    然后,一双大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他:“王爷,我扭脚了。”

    宇文澈眯了眯眼,真会装。

    “王爷,你抱我!”孟漓禾蹲在地上哼唧。

    宇文澈冷哼一声,还学会撒娇了。

    “好吧。”孟漓禾认输,冷静道,“胥。”

    然后,她就看到胥颤颤巍巍的站到两人中间,一点都没有暗卫的干练。

    而且,总觉得自从这人跟了她以后越发不像个暗卫样子了。

    不过,管他呢!

    孟漓禾伸开双臂,等着胥抱回去。

    胥赶紧望了望宇文澈,只见他目射飞刀,简直可以把自己分分钟削死。

    不要待着没事拉我出来躺枪啊!

    吐槽技能越发像主人看齐的某暗卫,一脸苦逼的朝着自家主子走去,忽然双腿一弯,接着也如孟漓禾般蹲下,一只手摸到脚腕:“啊!脚好疼!”

    孟漓禾抽了抽嘴角,这浮夸的演技。

    宇文澈也抽了抽嘴角,越来越像亲生的暗卫了。

    幸亏早点将他踢了出去。

    然后,就见夜一脸正直的出现,对着宇文澈和孟漓禾道:“属下带他下去治伤。”

    接着,腰一弯,就将人抱了起来,淡定的飞远。

    “喂,谁让你公主抱了!快放我下来!你……”

    胥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听不见,不过不影响脑补画面。

    孟漓禾伸出的双臂还伸在那里,下一刻,她就觉得身子一空,自己被宇文澈抱了起来。

    嘴角露出一个得逞的笑,之后道:“王爷,送我去黄太医那,我去看看脚。”

    知道她是为了中毒之事才找黄太医,宇文澈并不打算揭穿。

    只不过,想到她方才的话,脸色忍不住又开始冷了下来。

    “哎。”孟漓禾知道他所想,叹口气道,“王爷,他们的家人还有力气在这里闹,说明中毒不是很严重,而且这么久没有致死,想来并不是很难解,黄太医精通毒术,你不用担心。”

    虽然知道孟漓禾说的没错,但是,宇文澈的脸色依然没有缓和下来,而是道:“凡事有个万一,若是当真有这个万一呢?难道,你当真要为他们披麻戴孝?”

    “嗯。”孟漓禾却丝毫没有犹豫,“此事有我的责任,我即使为他们披麻戴孝也应该。”

    宇文澈脸色一沉:“这关你什么事?”

    “其实我早就察觉那人有问题,但是却自以为对方只是想要一石三鸟,没有想到,对方够狠,竟然最终目的是这个,如果我……”

    “孟漓禾!”宇文澈脚步一顿,低头看向孟漓禾,只见她满脸的自责,怒意顿时更加强烈,“他们的目的谁也没有察觉,这不怪你!”

    “可是,我明明已经觉得不对了!如果我早一天提审,哪怕早一个晚上……”孟漓禾此刻真是自责,就在今天早上,哪怕她再继续审下去也好。

    “收起你的菩萨心肠!”宇文澈第一次有些控制不住情绪,这个女人,还真当她是救世主了不成?

    上一次,大皇子的孩子也是,这一次,中毒的百姓也是。

    她就这么一个瘦弱的身躯,到底还想要承担多少重责。

    孟漓禾一愣,看着宇文澈发怒的脸不由呆住。

    因为,她也不可避免的想到了那一次的不欢而散。

    只是,奇怪的是,那会看到他对自己发火,是真的很生气。

    然而,这次,却似乎感觉不一样了。

    宇文澈看到孟漓禾僵住的脸,一时也有些察觉自己的话说的过重。

    许是因为现在两人的姿势太亲密,亲密到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心跳。

    忽然就有些自责,这个女人自从嫁到王府,因为王府的各种事,从来没有安生过,最近甚至连个好觉都没有,他,也许不该说这么重的话。

    方要开口再补些什么,只见孟漓禾忽然绽开笑容,低声道:“谢谢。”

    谢谢你肯关心我,谢谢你担心我受伤害,也谢谢你从来没有放弃过保护我,虽然只是盟约。

    但也总是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拉她一把,不然,她也不会这样心甘情愿,毫不保留的帮他。

    宇文澈眼眸一闪,看着这还在勾着的粉红色小嘴,只觉心里微微一动。

    “咳咳。”

    黄太医淡定望天,咳嗽的一点也不刻意。

    两个人同时回过神。

    孟漓禾脸上一红:“那个,黄太医,我是因为脚扭伤了……”

    黄太医这才假装看到两人,立即道:“原来是公主和王爷,失礼失礼。公主脚扭伤了,要不要让老夫看看?”

    孟漓禾嘴角抽搐,要不要装的这么敷衍?

    而且太医你之前画风很正经的啊,为何一进覃王府也跟着变了,这王府有什么魔法吗?

    只不过,她也不会故意拆穿就是了。

    然而,这脚扭伤……

    她是法医,她知道脚扭伤是看的出来的,要是被黄太医知道自己为了追宇文澈故意装的,那肯定不知道会被他们联想到啥。

    当即也特别敷衍的扭了扭脚道:“好像好了。”

    宇文澈淡定将她放在地上,一点质疑都没有。

    三个影帝一台戏,特别棒。

    只不过,正事还是没有忘的。

    孟漓禾迅速从演戏切换到严肃模式道:“黄太医,我记得你对毒术有研究,这次茶庄有事,可否帮忙?”

    黄太医立即道:“能为公主分忧,是老臣的荣幸。”

    “那等会,就有劳太医!”孟漓禾大喜,原来还担心他忌讳宇文澈是敌国之皇子,会不愿,却没想到他这么痛快。

    毕竟,宇文澈虽说可以请到太医,但那样,必然会惊动到皇上,这对宇文澈有百害而无一利。

    “只是公主是否可提供一些毒样?”黄太医又道,“因为直接看毒,远比看中毒之人,更容易配出解药。”

    孟漓禾赶紧看向宇文澈:“王爷,给黄太医拿一些茶叶来可好?”

    宇文澈点点头,吩咐手下立即去取。

    而等到茶叶取回之时,基本上,那些中毒之人也都已送到。

    孟漓禾本想全部安置在自己的院子,毕竟是她提议的。

    但是宇文澈却坚持重新分出一处院落给这些人。

    然而,在黄太医查看了茶叶及中毒之人症状之时,眉头却解锁了起来。

    孟漓禾一直在身边协助,自然没有遗漏这一表情,立即道:“黄太医,怎么?这毒很难解?”

    黄太医将一杯泡过的茶放到眼前,道:“此毒遇水并不溶解,因此,尽管炒过多遍,也被水清洗过,也并未使其消退,反而加深了它深入的速度。”

    孟漓禾不解:“深入?”

    “不错。”黄太医道,“此毒深入茶经络,之后不小心服下茶叶或茶梗之人,便也将此毒吸入腹中,此毒便深入饮茶人经络。”

    孟漓禾皱皱眉:“所以说,必须不小心服进茶叶之人,才会中毒?”

    难怪,并不是所有卖出去的茶,都有人中了毒,刚刚很多人前来退茶,便有很多人表示,虽然也饮了茶但并没有中毒。

    原本,她还抱着一丝希望,也许并不是茶叶之事,看起来,却只是巧合了。

    只是,她还是不懂,接着问道:“但这毒,又是如何进入茶叶的呢?”

    “如果老夫猜的不错,这毒应该是直接下到了生长的茶叶上。”

    “什么?”孟漓禾顿时惊讶不已,不由看向宇文澈。

    而从宇文澈的脸上,同样看到了震惊。

    只见宇文澈狠狠一拍:“原来,是本王疏忽了。”

    眼见宇文澈自责,孟漓禾赶忙道:“王爷,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而且,谁也不知道他们是何时接近茶庄的,可谓防不胜防。”

    “并非如此。”宇文澈忍不住握住拳,“应该就是发生凶案那日,所有人被带回府衙,本王只顾调查凶手,却没有派人守住茶庄。”

    孟漓禾心里微微一沉,原来是这样。

    只不过,不光是宇文澈,就是她自己,当时的注意力也都在查案之中。

    只是注意到了会影响采摘进度,却不想,敌人正是利用了这个转移注意力之法,给了他们狠狠一击。

    难怪,那个男子那个神情。

    看来,是她轻敌了。

    她没有想到,对方城府如此之深,竟是一环扣着一环,让他们应接不暇。

    孟漓禾查过如此多的案件,都没有这样被耍的感觉,难怪,宇文澈会如此生气。

    只不过,这件事,并不能怪他。

    不由笑了笑道:“王爷,你忘记方才如何对我所说吗?这件事并不怪任何人,只怪对方太丧尽天良。”

    竟然连百姓都不放过,为了打击一个人,要伤害这么多无辜之人。

    这种人,早晚要遭天谴。

    “可是,我还疏忽了一件事。”宇文澈忽然低声道,“茶采摘之前,都要经过试饮,而再次采摘后,我却只休息采摘进度,完全忘记重新检查茶叶。”

    宇文澈声音越发低沉,手狠狠的攥紧,他真没想到,他大意至此,弄得满盘皆输。

    孟漓禾心里一跳,这还是宇文澈第一次自称“我”,那往日虽然冰冷却自信之样不复,眼前只是一个充满自责之人。

    这一刻,她才从心里感受到,之前她的自责,看在对方眼里,是多么刺目。

    两只小手一把握住宇文澈紧握的拳,宇文澈不由抬头,却觉自己的手掌被一点点掰开。

    那多年封闭着的心,也似乎第一次出现裂痕。

    而孟漓禾温柔的声音响于耳畔:“别怕,既然你我都有责任,我与你一起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