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38章 真正阴谋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宇文澈忍住将人踢出去的冲动,看向来人。

    而身后,屋内已经有了动静,显然是孟漓禾被吵醒。

    宇文澈脸色刷的冷了几分,甚至抬头看了眼没有拦住人的夜。

    暗卫炳淡定飞远,开玩笑,刚刚才说了一句话就被王爷怒目,这会吵醒王妃你们是不想混了,他可不想被殃及池鱼。

    现在,他是彻底体会到了贴身暗卫的艰难,兄弟你们保重!

    而事实上,孟漓禾虽然睡了过去,但却也睡得极不安稳,因为一听到那句“不好了”,几乎是下意识便醒了。

    甚至来不及查看自己是否衣衫整齐,直接跳下床,推开门就跑了出来,急急忙忙问:“怎么了?”

    而与此同时,那方才出声之人,也已进入,只不过腿脚没有那么伶俐,竟然比孟漓禾还晚了一步。

    眼见竟然来人是茶庄管事,孟漓禾心里一沉,方才那不好的预感立即闪现,不待宇文澈开口,已然先行问道:“可是茶庄出了什么事?”

    茶庄管事跑的上气不接下气,一看便是匆匆赶来:“是!是!有几家人声称喝了我们的茶中了毒,现在全部堆在茶庄那,找王爷要解药。”

    “什么?”宇文澈也是眉头一皱,“确定是饮了茶庄的茶?”

    茶庄管事擦擦快要滴到眼睛的汗:“是,已经问过,而且应该是喝了今早送出去的茶。”

    宇文澈眼睛狠狠一眯,怎么可能?

    试饮是他亲自试过的,而且茶庄一直有人严加防守,在炒茶和包装,甚至运送的过程中,都是自己人。

    而且那些采茶女他还特意再去确认过,均没有问题,且今日之前还特意派了信得过的人手帮忙,按理不该出问题才对。

    到底,这毒是何时下的呢?

    孟漓禾也是心里一沉,当初她为了保险起见,特意调查过,所有环节几乎可以说是万无一失,怎么会?

    忍不住踱着步,开始梳理这一切。

    忽然眼睛一眯,难怪那个男子会有志在必得的笑!

    原来,他们的终极目的便是这个吧?

    但是,他们到底是何时下的手呢?

    身边,宇文澈沉思过后忽然开口:“立即确认买茶人的名单,将所有茶召回。”

    谁知,茶庄管事却十分为难道:“王爷,这一批是明后茶,因此除了订货,还有很多是散卖的,今天一早便卖出去了八成,想要收回怕是……”

    孟漓禾的心狠狠一沉,如果这样,那就只能……

    闭了闭眼,抬头道:“王爷,张贴告示吧。”

    她知道,如果这样,对茶庄的影响极大,她这些天几乎极力在挽救,却没想到,茶是赶出来了,却要全部收回。

    但是,相对于这些,人命更加重要。

    宇文澈也是皱眉思索了片刻,随后也点了点头,直接道:“按照王妃的意思去办。”

    茶庄管事一愣,他还是第一次听到王爷按照别人的意思办事,这个王妃,果然了不得。

    不过,不是没有见识过孟漓禾的本事,他也是从心里信服。

    赶紧要领命前去,却被孟漓禾叫住。

    “管事,那些中毒的人,如今在哪?”

    “回王妃,这些人先是在城内茶铺闹,后来又跑到茶庄,小的来之时也是听到他们说,若是王爷再不出现就来王府……”

    “管事,我是问中毒的人在哪?”

    孟漓禾有些不耐烦的打断,如今,她根本不关心那些闹事之人,换做是她,若是自己的亲人中了毒,也不会多么安宁,现在她着急的是那些中毒之人,现在还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危险。

    “这……”管事顿时语塞,因为他想的全部都是如何安抚闹事之人,的确没有问过中毒之人,擦了擦冷汗道,“应该在家里吧。”

    孟漓禾狠狠的皱了皱眉。

    “王爷,王妃!”院外,管家忽然出现,对着两人道,“门外来了一大批人,吵着要见王爷拿解药。”

    宇文澈与孟漓禾对视一眼,直接一同走向王府大门。

    府门外,一干群众情绪激昂,引得许多人驻足观看。

    而看到两人走来,顿时更加呱噪起来。

    只不过,看到宇文澈冷冰冰的脸之后,想到他以往的冷王称号,还是不免有些畏缩。

    然而,奈何如今也仗着法不责众,即便有些害怕,也没有退缩。

    眼见宇文澈脸色不愉,孟漓禾首先开口道:“大家安静一下,听我说。”

    许是孟漓禾的声音太温柔,又或许是终于有人出来主持大局,众人终于难得的渐渐安静了下来。

    宇文澈不由向孟漓禾看了一眼,这个女人,即便是不催眠,也有着莫名的让人安宁的力量。

    孟漓禾缓缓开口:“这件事,我与王爷也是刚刚才得知,首先要告诉大家的是,既然大家是喝了我们的茶中的毒,那覃王府一定会负责到底,其次便是,这件事并非覃王府所为,因为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所以请大家相信,出了此事,我们比任何人都想抓到真凶,如果各位相信我们,就请将病人送到王府,覃王可以请到全天下最好的大夫,我们会尽力为各位的亲友解毒。”

    孟漓禾的用词一向很讲究,她并非与宇文澈一样,处处都自称本王妃,若不是需要拿这身份撑排场,她并不喜欢如此。

    所以今日,她用的是“我”这个自称。

    果然,效果是显著的。

    或许许多人本就对有权势之人有着莫名的抵触,也或许是这里的仗势欺人实在太多,总之,孟漓禾这一番平易近人,又负责任的话出口,众人的脸色和缓了许多。

    只是,管家却有些犹豫,不由看向宇文澈。

    毕竟,让病人入王府,这简直就是一大禁忌。

    然而,宇文澈却没有出声,并没有任何态度。

    管家只好也不敢开口,毕竟,王爷宠王妃这件事人尽皆知。

    然而,不管怎样的人群中,总会有不同的声音。

    “覃王妃,你说的话我们相信,但是万一这人你们救不了呢?”

    忽然一个声音从人群中响起,几乎是立刻,便得到了很多人的一致响应。

    “对!若是救不了呢?”

    “你们总要给我们个说法吧!”

    “救不了怎么办?”

    ……

    孟漓禾忍不住皱皱眉,中毒不像破案,她根本没办法很有底气的保证,人一定会治好,何况她连到底中了什么毒还不知道。

    然而,孟漓禾的沉默,却让大家更加激动。

    “覃王府是不是想赖账?”

    “是啊!一说起救不了马上就不敢说话了!”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眼见说话越发难听。

    忽然,只听身边,宇文澈冷冷一声:“本王这偌大的覃王府,难道还怕补偿不了你们么?”

    他的脸色很难看,孟漓禾已经仁至义尽了,换做别的人,别说是王府,即便是个朝廷官员,恐怕也是打发打发了事。

    他很清楚,这件事影响颇大,孟漓禾想来恰恰是担心他的皇子身份。

    但是,影响归影响,却不代表,随便哪个人,都可以骑到他宇文澈王妃的头上!

    众人顿时噤了声,因为他们担心这冷酷的王爷,说不定一怒之下会做出什么事。

    对于他们这些手无寸铁的百姓来说,一个王爷想要取他们的性命,简直易如反掌。

    孟漓禾忍不住看了一眼冷着脸的宇文澈,不由叹了一口气。

    他是在为自己挡剑,她又何尝不知?

    然而,用强权让别人畏惧,远没有用行动让别人臣服。

    而且,这件事,终究是她大意了,如果是今天早上送出去的茶有问题,那就说明,昨天她还有机会查出真相,制止这一切。

    可是,却是因为她的盲目自信,才没有连夜提审那男子。

    也就是这一个耽误,让本可以避免的祸事发生。

    心里内疚感十分强烈,孟漓禾终于还是开了口:“我还不知道各位的亲友中了何毒,所以现在,我的确是无法保证,但请各位也不要耽误时间,中毒的人,一瞬间或许就是生机,我覃王妃以人格担保,我一定会尽全力救治,若是不行……”

    “孟漓禾!”身旁,宇文澈难得的紧张,他忽然很担心孟漓禾如那日对方大湖般,给一个莫名其妙的保证。

    因为这可绝对不是儿戏!

    感受到宇文澈那关切的目光,孟漓禾回了一个安抚的目光,接着,却义正言辞说道:“若是不行,覃王府会尽一切力量提供钱财补偿,并且……我孟漓禾,亲自为死者,披麻戴孝!”

    “啊……”

    “这……”

    人群里,立即传出几声惊叹,以及倒吸凉气的声音。

    他们听到了什么?

    让一国公主,一国王妃,为老百姓披麻戴孝?

    她不是疯了吧?

    可看向孟漓禾,目光中却是说不出的坚定,没有一丝慌乱,也没有一丝狂傲。

    立即有年长的老妇看不下去,毕竟,这件事,说白了,要么是管理失误,要么就是被人陷害,不可能覃王会傻到亲自为他们下毒。

    “好了,好了,覃王妃都这样说了,大家若是再逼迫,不是太过分了么?还不赶紧将人抬进王府?”

    众人也皆长叹,甚至感觉,幸好,今日他们是买了覃王的茶,若是别人……

    立即,人群四散开来,众人纷纷而退。

    孟漓禾狠狠地松了一口气,还有些乌青的眼底上透露的却不只是疲惫。

    宇文澈的心莫名的揪了一下,然而,却忽然一声冷哼,直接拂袖而去。

    孟漓禾心里一沉,糟了,这家伙肯定是生气了。

    赶紧追上去,拜托,千万别在这个时候和她闹脾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