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37章 一石三鸟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看着方大湖,没有再问他答应了什么,但是,她心里清楚,这个人,应该已经想好自己将来的方向了。

    也算,她在走之前,为宇文澈做的好事吧。

    毕竟,这个男人,凭心而论,对自己其实不错。

    要不是约定好了将来会离开,她甚至有点贪恋这里的生活了。

    虽然并不是真正的夫妻,但她没有哪刻觉得,自己当初能嫁给宇文澈,而不是别的皇子,是多么庆幸的事。

    至少,这个人与自己的世界观比较相合,不会做滥杀无辜之事。

    她虽然并不清楚那冒充三愣的男子,背后的主子是谁。

    但是,想来也和皇室脱不了干系,不然,方大湖不是这个反应。

    不过,如今方大湖既然有些态度表示,那她何不干脆让这件事再清楚一些。

    于是,扭过头再次对着男子说道:“时已至此,你还不肯交代么?”

    男子嘴里被堵着,闻言也没有要说的迹象。

    孟漓禾却似乎也并没打算让他开口,而是直接道:“不过也无妨,如果有机会见到你的主子,告诉他,这一石三鸟的主意打的不错。”

    “一石三鸟?”方大湖既然表明了态度,如今便也与孟漓禾热络起来。

    “不错。”孟漓禾点点头,“第一,让茶庄因为案子耽误采茶,误了今年茶叶的生意,第二,对将军您造成严重打击,第三,那便是让覃王与你产生间隙。因为若无法拆穿此人,这人终究是茶庄的,想必方将军您即使再大度,也难免心里不舒服。”

    方大湖方才只是想到,或许是那人给自己的警告。

    却没想到,竟然还是离间他和覃王的手段,顿时后背惊出一身冷汗。

    因为将来的大统还未可知,这么早的得罪覃王绝对不是个明智之举。

    但想到之前自己与孟漓禾打的赌,以及那时因为愤怒,随意出口的话……

    今日,如果不是孟漓禾,而是另外一个王妃,恐怕不仅是自己心里不舒服,覃王也不会心里舒畅,那将来……

    手里不仅紧紧的握了拳,好,既然你这样希望我和覃王闹崩,那我就站定他了!

    孟漓禾没说明背后的主子是谁,但是男子却清楚的知道,在场的人恐怕都知道了,只不过……

    一抹阴霾从眼中飘过,望向孟漓禾的眼神里带着不屑。

    孟漓禾不由皱了皱眉,再次朝他望去,那男子却已经低下头,仿佛刚才那自得的眼神是她的错觉。

    张了张嘴,却想不出所以然,终究还是问出口。

    梅青方终于退了堂,既然已经招认无误,剩下的事就是审背后之人了,不过在场人谁都明白,让他招认出来,几乎是不可能。

    一场绝妙精彩的堂审结束,方大湖也已离去,茶庄所有人也都恢复了自由,众人几乎想要抱以激烈的掌声。

    太过瘾太反转了好吗?

    虽然有点对不起梅大人,但并不影响官兵们对别人有着个人崇拜。

    毕竟,顶头上司和偶像并不一定一致啊!

    而其实,最骄傲的莫过于胥。

    他家主子聊个八卦都能聊出人家是男人还是不男不女来,这种情节简直逆天好吗?

    所以,他看着脸色极度不自在的夜,非常落井下石道:“知道啥叫看走眼了吧?看人不能光用眼,要用这……”

    说着,还特意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然而,虽然对胥的脑袋很鄙视,但夜竟然一反常态道:“此事的确是我不对,等等我便亲自去和王妃负荆请罪。”

    胥一愣:“其实也没那么严重啦……”

    然后就只见,夜忽然朝孟漓禾的方向飞去。

    胥赶紧飞过去要拦住,却只见他已经落入地上,直接朝着孟漓禾“扑通”一下跪下,高声道:“王妃,此前在王爷面前对您出言不敬,请责罚。”

    夜的动作本就很轻,孟漓禾根本没有察觉到,而身后忽然来了这么一声高喊,孟漓禾几乎吓了一大跳,忍不住拍着胸口道:“你怎么和你的主人一样不明白,人吓人可以吓死人呢?”

    宇文澈勾了勾唇,没有开口。

    夜顿时僵在那里,不知道怎么作答。

    半响才开了口道:“王妃,属下之前在山上时……”

    “以为我在玩,甚至会害到你们的王爷是不是?”孟漓禾径自接过话。

    夜马上尴尬不已,他以为,王妃其实是不知道的。

    他怎么忘了,他们的王妃一直这么通透。

    然而孟漓禾却莞尔一笑:“那就对啦,因为我本身就在造成你们的错觉啊!如果迷惑不了自己人,怎么迷惑敌人?所以,你没有错。”

    夜一愣,虽然王妃这样说,但也无法改变他在背后诋毁她的事实。

    谁知孟漓禾却忽然开口,竟是偷偷跑到他面前说:“那你家王爷说什么啦?”

    夜下意识看宇文澈一眼,只见他正望着自己笑意盈盈。

    顿时打了个哆嗦,纠结了半天,最终还是道:“王爷,王爷他什么也没说。”

    终究,他还是没办法假意说出一堆恭维王妃的假话,只好老实作答。

    胥抚了抚额头,没救了!

    这个时候,难道不该说王爷当即就雷霆大怒,气的胡子都翘了起来,马上将我训斥一顿,然后说王妃这么温柔贤淑这么体贴入微,怎么可以质疑王妃等一系列的话吗?

    这都不会说,日后怎么娶老婆,简直担心。

    孟漓禾却转了转眼珠,没说话?

    倒是让她有些意外,不过仔细想想昨天一天,他似乎除了晚上提过那么一句,的确没有对自己的行为发出任何质疑。

    已经算是对她最大的信任了吧?

    不管是能力还是人,这种被所有人怀疑,却唯独有一个人还对你有信心的感觉真好。

    嘴角忍不住扬起,若有所思的“哦”了一声。

    夜还想说什么,胥已经直接将他拉走。

    已经很丢人了,大家都是暗卫,好心拉一把是应该的。

    孟漓禾笑意盈盈的看着那两只半拉白拽的重新飞到了枝头上,隐了起来,过了一会,树枝又开始摇晃。

    不由摇了摇头,驱散那不敢多想的画面,太污了。

    只不过,若是往常,兴许她还会逗上一两句。

    可是此时,她却出乎意料的没有心情。

    虽然案子算是圆满审完,她心里却还是不踏实。

    因为那男子不屑的眼神。

    明明他们已经满盘皆输了,为何还会有那种表情呢?

    孟漓禾回去的一路都在忐忑不安,甚至到了覃王府大门前,都还在皱着眉思索。

    “怎么?几日不回来,不想进门了?”

    马车内,宇文澈挑眉看着孟漓禾,车夫已经喊了几次到了,这个女人还在愣神。

    孟漓禾抬起头,神思恍惚,显然很不在状态。

    宇文澈皱皱眉,累的?

    也是,这几日,似乎从来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吧?

    眸光闪了又闪,忽然道:“本王知道了,王妃是想让本王又亲自抱进去了。”

    说着,不待孟漓禾反应过来,宇文澈一把将她拦腰抱起,直接从马车上跳下。

    然后便大步走回王府,直奔离合院而去。

    众人感觉时隔几日又被闪瞎了眼,动不动就秀恩爱什么的,简直太要太棒。

    他们还苦与近日见不到王妃没有八卦可谈,现在可真是又可以脑补一场大戏了,妥妥的。

    而孟漓禾也终于反应过来,顿时挣扎道:“喂,你干嘛?”

    宇文澈冷静开口:“这不是你想的么?”

    “……我什么时候想让你抱了?”

    孟漓禾简直无语,这人怎么抱人还抱上瘾了呢?

    也不嫌累吗?

    宇文澈挑挑眉:“不想为什么心跳这么快?”

    孟漓禾一把摸上胸口,只觉胸口底下那颗心确实跳的极不安宁。

    但是,这次她却能保证,肯定不是因为宇文澈。

    因为她方才压根没反应过来,自己被他抱着这一事实。

    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强烈。

    忍不住抓住宇文澈胸前的衣襟,抬头道:“王爷,我总觉得还是很不安,这个案子真的这么结了吗?”

    宇文澈忍不住放慢脚步,低头看着蹙着眉的孟漓禾,一如昨晚一样,心里还是莫名一软,抬头继续向前走,沉稳道:“不管是不是这么结了,本王都会善后,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好到远远超出他的期望,早已不是他当初与她结盟时所想。

    宇文澈的话莫名有着安稳人心的作用,孟漓禾只觉心情平复了许多,虽然还有些忐忑,还对那个眼神耿耿于怀,但似乎有宇文澈在,那些不安也算不了什么。

    也许,真的是她想多了吧。

    连日来的疲惫忽然一拥而上,再被这么一颠簸,虽然只是早上,孟漓禾也有些昏昏而睡了。

    宇文澈似乎也看出她的疲惫,步伐轻了轻,任由她闭上眼睛。

    嘴角上扬,这女人,倒是被抱习惯了,竟然在他怀里就睡了。

    轻轻将孟漓禾放在床上,用被子帮她盖住,再落下床帐,看了看她的睡颜,宇文澈这才走出屋。

    “王爷,您的信函。”

    一走出孟漓禾的屋子,负责传递信息的暗卫炳便递上来一封信笺。

    宇文澈伸手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接着,便拆开信。

    炳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王爷居然对王妃这么好,他到底何时才能晋升到贴身暗卫,看不到恩爱场面简直心酸。

    宇文澈看完信,在手中一捏,信瞬间变成粉末,扬洒在空中。

    “方将军,果然不只是个莽撞之辈。”

    竟然主动要假装与他心生间隙,从而迷惑敌人,打进敌人内部,这一招,很好!

    宇文澈冷冷一笑,刚想提步走出院子,便听从院外传来一声大喊:“王爷,大事不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