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33章 论奶娘的重要性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诗韵脚步一停,顿时羞红了脸,赶紧扭过头去。

    虽然,她已知自己早已嫁了人,但这种场面还是足以让她无法直视,毕竟,这里还有她这个外人。

    就说王妃很奔放啊!

    王爷真是好命。

    而事实上,宇文澈对孟漓禾的行为早就习惯,也根本就想到了孟漓禾会有的反应,所以干脆在被她抱住之前,张开了手,避免被搂的太不舒服,妥妥的腹黑。

    嘴角牵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脸不红心不跳的对着两只小狗指了指。

    孟漓禾低头一看,只见他手指的方向赫然是——两只小狗!

    顿时反应过来自己被骗了,双眼一眯,直接从宇文澈的身上跳下来。

    然后……

    “宇文澈,是男人你就给我站住!”孟漓禾在后面死命追,为了防止他像上次那样故意钓自己,还特意加了码。

    然后下一刻,宇文澈就站到了树上,可潇洒可男人。

    孟漓禾:……

    诗韵:……

    夜:……

    胥:……

    然而,除了孟漓禾在心里大骂宇文澈简直是个混蛋外,其他三人作为暗卫,表情都十分复杂。

    竟然为了躲王妃,还学会了爬树,王爷你真是条汉子。

    “扒拉。”

    地上,大概因为小狗喝奶时太着急,碗一下子被踢翻,奶洒了一地。

    孟漓禾一惊,直接忽略还在树上挂着的某人,看着地上染脏了的奶无奈道:“不要这么浪费啊!”

    诗韵不由失笑,赶忙说:“没关系,再抱到母狗那里接着吃就好了,王妃不用太担心,母狗自己可以照顾好他们。”

    谁知此话一出,孟漓禾脸色顿时一暗。

    “母狗生下他们便死了,这奶是我拜托大娘要来的羊奶。”

    “啊。”诗韵也是一惊,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紧补救道,“没关系,小羊不完全靠羊奶,多余的羊奶喂这两个小狗绰绰有余。”

    “嗯。”孟漓禾点点头,温柔的摸了摸小狗,忽然眼前一亮,“倒是没想到,这两只是狐犬呢!”

    狐犬,据他所知,本就存活了许多年代,而且到了现代,已经并不怎么纯正,甚至于演变成其他品种。

    而在现代,很多也是用于警戒所用。

    虽然体型并不大,但却十分灵敏。

    而且,十分认主,是个非常好的宠物伴侣。

    最重要的是,她曾经在书上看到过,这种狗还有一个很逆天的技能,便是,会催眠。

    万兽之中,本就有可以让其他兽类臣服的种族存在。

    但当时看之时,只觉得可能是个传说,不过幸好,她有将这种狗的特征记下来,如今竟然在这里发现了。

    说不定,将来,这两只小东西,还会是自己很大的助力。

    诗韵不是很懂狗,于是也是随意的说了句:“诗韵不懂,王妃真是见多识广。”

    本是无心一句,却让树上的宇文澈忍不住想到,难道风邑国的皇宫,还可以养狗?

    眼见虽然奶洒了,但两只小狗也吃的差不多,孟漓禾将这两只分别放回窝里,然后边轻抚着边说:“姐姐要抱紧弟弟哦,妈妈不在没关系,我陪着你们。”

    很快,竟然奇迹般的,两个小狗真的紧紧依偎,睡了过去。

    夕阳从窗口照到孟漓禾低垂的侧颜,安静而美好。

    宇文澈第一次觉得,或许这个女人也会是个好娘亲。

    而不管怎么想,这个女人都是做他王妃不二的人选。

    只是,她不愿,他也不想勉强。

    眉头,慢慢蹙起,移开双眼。

    天边的晚霞,一瞬间光芒万丈,却又随着日落,将世间万物置于黑暗。

    虽然有了心理准备,然而宇文澈在夜里第三次被吵醒时,还是忍不住想要砸床。

    天知道,他身边躺个女人要多不容易才睡着。

    结果,这两只破狗每隔一会就叫一下。

    而这个女人,竟然每次都好脾气的起来喂奶,而且还兼哄狗入睡。

    于是,还没有子嗣的宇文澈,很有远见的想到了奶娘的重要性。

    然而,这并不是结束。

    因为,下一刻,他就眼睁睁的看着孟漓禾,端着小窝,走到床边来。

    “孟漓禾。”黑暗中,宇文澈忽然开口,“你最好解释下你的行为。”

    孟漓禾显然吓了一跳,脚下一个踉跄,一个前扑,顿时将手中,用纸箱做的小窝一把重重摔在床上,而本就没有安稳下来的两只小狗,更加躁动不安。

    孟漓禾埋怨的看了一眼宇文澈:“王爷,大半夜的,能不能别这么吓人?”

    “你也知道是大半夜。”宇文澈干脆坐起身凉凉的说。

    孟漓禾这才想起什么,忽然“咦”了一声,说道:“王爷,你不会是被吵醒的吧?明明我都给你催眠了呀,而且还点了安神香,按理应该睡得很沉才对呀!”

    宇文澈黑暗中脸色一僵,这个女人,与她同床共枕的代价就是,先接受她的催眠睡过去,不然……呵呵,一直担心她自己被欺负,迟迟不肯消停。

    开玩笑,若不是自己本意并不想作什么,接受她的催眠?

    妄想。

    不过,刚好他也想知道,她到底催眠自己几次可以成功。

    不过也并不想拆穿,挑了挑眉说道:“这好像要问你。”

    孟漓禾皱皱眉,忽然眼前一亮,方才他明明就睡了,所以说,应该是他习武,听觉比一般人要敏锐,所以更容易醒?

    那这样的话,看起来凌霄的睡眠似乎又棘手了一个高度。

    不过,反正来日方长。

    凌霄的治疗时间越长,那么他对自己坦白的机会就越多,反正,她不急。

    而且,这一个两个的都拿着疑难杂症让自己治,她甚至感觉到自己像是在现代要半夜起来排队挂号的医生,简直忙到不行。

    不过现在,她首先要解决的,是眼前这两个小家伙。

    转了转眼珠道:“王爷,既然你醒了,不如我们打个商量如何?”

    即使在黑暗里,孟漓禾那贼兮兮的小表情也没有逃过宇文澈的眼,这个女人,怕是又不知道在想什么鬼点子了。

    “说。”冷冷的一个字,却让孟漓禾笑开了眼。

    看了看小窝里还是互相挤来挤去的小狗,孟漓禾说道:“王爷你看,这两只小狗没有娘亲抱着肯定是冷了,不如你用内力给它俩加点温?”

    宇文澈眼睛一眯,觉得气的想笑,他还是第一次听说,内力用来给狗取暖,他的武功竟然用在两条狗上?

    眼见宇文澈没有说话,而周遭气温似乎更冷了,孟漓禾赶紧狗腿的讨好道:“王爷,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一定不会拒绝的对吧?”

    宇文澈无视她的谄媚,直言道:“这是狗不是人。”

    “额。”孟漓禾噎了一下,“不过都是生命嘛,你看出家之人不食肉便知道了,而且,这好歹是两条生命不是?王爷我相信你不会见死不救的。”

    “难怪大家都称你为菩萨王妃。”宇文澈低声开口。

    孟漓禾没听清:“什么菩萨?”

    宇文澈自然不会再次重复一遍,只是挑眉道:“本王是说,觉得你这么普度众生可以出家念佛了。”

    孟漓禾一愣,知道他这是在调侃自己,顿时笑嘻嘻道:“酒肉穿肠过,佛祖自在心嘛!不一定非要去青灯一盏,太寂寞了哈哈哈。”

    宇文澈忍不住瞥了一眼这嚣张的小模样,狡辩。

    然而,孟漓禾却忽然叹了一口气:“哎,看来王爷是不肯了,也是,王爷是金枝玉叶,怎能做这等粗鄙之事呢?还是我来吧。”

    说着,便动手要解开衣带,而且还有将里衣拉开的趋势。

    宇文澈额头直跳,咬牙切齿道:“孟漓禾,你在做什么?”

    孟漓禾眨眨眼,特别无辜道:“王爷不肯暖它俩,我只有用身体自己来啊!”

    宇文澈觉得脑袋被这设定震的嗡嗡响,用身子暖狗?

    忍不住瞥了一眼那傲然挺立的两个山峰,若是有两只狗钻在那里……

    画面实在太美,简直想都不敢想。

    所以,他是皇子金枝玉叶,不能用内力做这等事,她一个公主就不是金枝玉叶了,而且,她的身体是谁都能触碰的么?

    万一,这里面有狗是公的呢?

    哼!某个对绿帽子执念十分重的王爷,顿时不爽了起来,狠狠的瞪了一眼颤巍巍的两只小狗,一掌忽然朝纸箱外伸出去。

    很快,纸箱内,两只小狗似乎因为有了温暖,渐渐平静下来睡前,甚至于,还仰倒,露出了可爱的小肚皮,以及……

    宇文澈冷哼一声,果然有一只是公的!

    暖意逐渐加深,甚至连整个床上都暖洋洋的。

    终究担心宇文澈内力用太多太劳累,孟漓禾及时制止了这一行动,毕竟,小窝里面有棉花,只要有了温度,还是可以保暖许久的。

    嘴角勾起了很大的弧度,孟漓禾将小狗窝放到床下,重新躺回床上:“王爷,其实你挺善良的。”

    同样躺下的宇文澈冷哼一声,似乎完全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道:“孟漓禾,你似乎一点也不担心三日后你的处境。”

    “嗯。”孟漓禾在黑暗中轻声应着。

    或许因为是深夜,看不到宇文澈白日里,那般冷冽的表情,也或许是方才宇文澈的举动,暖了孟漓禾的心,甚至或许,是这同床共枕的距离,也一并拉近了两人内心的距离。

    孟漓禾坦然道:“我不担心我三日后的处境,相比之下,我更担心王爷你。”

    黑暗中,宇文澈倏地眯起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