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32章 喜获催眠犬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其实与方将军的保证,孟漓禾根本就没有想要瞒宇文澈。

    若是宇文澈当时没有离开,她也一定是当着他的面,和方将军谈那些。

    但不隐瞒和被人偷听,是两个概念。

    所以,她这会很生气。

    只不过,宇文澈却是没有丝毫被抓包后的紧张,反而不屑一笑:“孟漓禾,方将军刚从本王面前离开,你觉得,他会为你向本王保密的可能性,有多大?”

    孟漓禾一愣,这才想起,既然宇文澈一直在马车上,那么见到方将军离开,询问一声是再寻常不过,顿时有些尴尬,毕竟,怀疑人家什么的。

    宇文澈倒没有和她计较这些,而是忽然开口:“孟漓禾,你可知道,方将军在军营被称为什么?”

    孟漓禾想了想方大湖的样子。

    挺拔的身姿,正常。

    不高不矮的个子,正常。

    黝黑的皮肤,正常。

    秃秃的脑门,叉叉。

    孟漓禾适时发散了一下思维:“秃老鹰?”

    宇文澈严肃的脸上,嘴角几不可见的抽了抽:“孟漓禾,本王在和你说正事!”

    孟漓禾瘪瘪嘴,她明明回答的也很正经啊,不由小声嘀咕道:“本来就很像嘛……”

    宇文澈眼前忍不住出现一只秃头老鹰,意外的,和方大湖的气质倒确实是很像。

    只不过……

    宇文澈觉得他一贯特意积累起来的严肃冷静,也有渐渐垮塌之意,这女人总是有这种本事。

    眼见宇文澈一直盯着她不说话,孟漓禾吐吐舌:“好啦,别卖关子了,你有什么直接说不就好了,毕竟我那么傻,不是么?”

    宇文澈被活生生一噎,这女人真是将计较发挥的淋漓尽致。

    故意崩着一张脸,斜瞥了一眼孟漓禾:“他在军队被称为铁血阎王,不管是亲爹还是亲儿子,若是被他揪到了错,也绝不会网开一面。”

    孟漓禾一愣,立即拍手鼓掌:“哇,好棒,大公无私,朝廷就需要这样的人。”

    宇文澈额头直跳,这女人是真不懂还是装傻?

    顿时冷哼一声道:“所以,你若是栽到他手里,本王也救不了你。”

    孟漓禾嘴角一扬,忽然说道:“夫子实在应该教你,若是关心人,最好直接表达。”

    宇文澈:……

    本来要说的话,哽在口中,干脆闭上了眼:“做梦。”

    孟漓禾做了个鬼脸偷笑,接着也闭上了眼。

    确实有点困呐。

    只不过,马车急速飞驰,两人虽然前一晚都没睡好,却也没有多少休息的时间,很快,马车便回到了茶庄。

    茶庄中,很明显加了许多新人,孟漓禾一眼便看见,因为都是男的。

    皱皱眉问道:“王爷,这都是你的人?靠得住吗?”

    “嗯。”宇文澈点头,“别处庄子暂时调过来的,只是负责搬运等事。”

    孟漓禾点了点头,那倒是不错。

    刚好可以把被迫还要腾出手来搬运的采茶女闲下来专门采茶。

    那样,更加可以追上进度了。

    拍了拍手道:“那明天就能上市一大批了。”

    “做的不错。”一旁,宇文澈忽然开口,说完,便朝诗韵院中而去。

    孟漓禾愣了愣。

    啧啧,难得他肯夸她一句。

    不过,却也没有追上去,而是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她说的三天,不过是给自己放宽点期限而已,而眼下,她便要亲自去证实自己的猜想。

    而另一面,夜忍了多时,终于忍不住开口:“王爷,方将军此人万不可为敌,难道你要任由王妃如此?”

    宇文澈正在院中淡定饮茶,闻言并没有抬头,只是淡淡道:“王妃一天都做了什么?”

    夜忿忿不平道:“真是枉费王爷在这边想安抚方将军的计策,属下看王妃根本就是说着玩的,一点也不上心。”

    “本王是问,王妃都做了什么。”宇文澈神色未变,问完后接着饮着茶。

    夜这才说道:“帮厨娘做了饭,还特意加了烧鸡,还在山间四处和每个人闲聊,还跑到各个院子里视察住宿情况,甚至于刚刚还给一条狗接了生。”

    “噗。”宇文澈一口茶喷洒在地。

    手狠狠的捏住石桌,肩膀一抽一抽,简直像痉挛。

    “王爷!”夜忍不住瞪大了眼,一向不喜形于色的王爷竟然还笑了,简直恨铁不成钢,明明这都不是一个王妃应该做的事。

    “退下吧。”宇文澈平复了一口气,背过头冷静挥手,只不过,抖动的肩膀泄露了他脸上的表情。

    夜忍了又忍,终于还是隐于树梢。

    然后他就听到身后,胥凉凉的开口:“你居然在背后说我主子坏话。”

    接着,两道黑色的身影在树中隐约可见,将树摇晃的沙沙作响。

    天色渐晚,日落西斜。

    两个身影依然不眠不休,打的如火如荼。

    而终于现身的孟漓禾,怀里一左一右抱着两只小狗,从树下淡定走过。

    “真激烈。”

    轻飘飘的一句话,让夜瞬间破功,一下躲闪不及,竟是被胥击中。

    “你没事吧?”胥大惊,纵身拉住险些掉下树的夜。

    夜冷哼一声,甩开他的手,跳到另一颗树上。

    胥挠挠头,他下手不重,应该没事的吧?

    而孟漓禾,显然没空理树上那两个人,她的全部心思,现在都在手上的两只上。

    “王爷,王爷。”孟漓禾看到院中的宇文澈后,快速跑了过去,献宝一样摊开两只手,“快看,可不可爱?”

    宇文澈闻声望去,只见孟漓禾手上,两只光溜溜,明显刚出生的小狗,正安静的闭着眼,显然已经睡着。

    只不过,他实在不能将这几乎没毛的小东西和可爱联系在一起。

    忍不住毒舌道:“果然是你的眼光。”

    孟漓禾一愣,这家伙怎么就不能将说好话坚持下去呢?

    明明,他方才确实还亏自己来着。

    忍不住皱皱眉反击道:“那我觉得你也很帅,是不是也是眼光有了问题?”

    这话一出,宇文澈着实愣住。

    仰慕他这张脸的他见了太多,但是这么直白说出来的,孟漓禾绝对是第一个,而且,他也认为绝对会是最后一个。

    只不过,虽然早知她行事与其他女子不同,也虽然已经习惯了别人喜欢自己这张脸,但是不知怎么的,从孟漓禾的嘴里这么一说出来,他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很怪异,所以一时便愣在那里。

    而明明只是想揶揄宇文澈的孟漓禾,看到他竟然听了进去,顿时脸上一红,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嗷呜。”左手上,小狗哼哼唧唧转醒,一醒来就到处嗅着,想要找东西吃。

    而另一只小狗,大概因为听到同伴的动静,也醒了过来。

    顿时,两只小小的狗都开始在孟漓禾的手掌不老实起来。

    孟漓禾的手掌本就很小,那玉指如葱圆润小巧。

    这会被两只小狗舔来舔去,宇文澈忍不住眉头一皱。

    接着,让他更加崩溃的事,便到来了。

    只见孟漓禾将两只小狗朝宇文澈手上一放,接着跑开,边跑还边喊道:“王爷你先等我一会,我马上回来喂奶!”

    院外,刚好一个采茶妇人经过,顿时羞红了一张脸,艾玛王妃好奔放,她什么也没有听到。

    宇文澈咬着牙看着两只到了他手中更不老实的小狗,忍着想把他们甩在地上的冲动,慢慢做着深呼吸。

    孟漓禾,你最好给我快点回来。

    而事实上,孟漓禾也是心急如焚,所以这一去一回并没有用多长时间。

    只见她手中拿着一个瓷瓶和一只碗,接着从瓷瓶中倒出白白的羊奶,然后道:“快把他们先放下。”

    宇文澈赶紧甩开这两个小东西,回头拼命洗手。

    两个小狗很快开心的喝起奶来,孟漓禾又拿出不知道从哪弄来的一堆棉花,竟然在屋子里,给两条狗,做了个小窝。

    宇文澈额头跳动不停,冷冷道:“孟漓禾,你别告诉本王,今夜让他俩在本王的屋子睡!”

    孟漓禾立即一脸惊讶:“咦,王爷,你今晚不回王府么?”

    她留下是有事做,为什么这个人有家不回?

    宇文澈淡定道:“本王要严守这里,避免有人再来生事。”

    孟漓禾一愣,原来宇文澈也有所察觉了么?

    也与她的想法一样,这个案子并不是单纯案子这么简单。

    不过,明天就能揭晓了,她不急。

    只是,想到今晚又要和宇文澈同床同枕,还是忍不住有点奇怪的情绪。

    毕竟,他俩在一起,从未平静过,尤其是昨天……

    想到某人昨晚的光景,孟漓禾脸上一红,赶紧低下头。

    宇文澈无语,怎么喂个狗也能喂的害起羞来。

    难道,是因为刚刚那句喂奶?

    不知道忽然想到什么,宇文澈的脸上也是有些不自在。

    一时间,两个人都无话。

    只有,两只小狗吧唧吧唧喝奶的声音。

    “呀,哪里来的两个小狗?好可爱啊!”

    院中,忽然响起另一道声音。

    豆蔻看着两个可爱无比的小家伙,连对宇文澈行礼都忘了,直接丢下手里的篮子跑了过来。

    今日因为茶庄十分忙,所以豆蔻也没闲着,一天都在外面忙着。

    自然不知道孟漓禾给狗接生的事。

    孟漓禾一喜,不由挑衅的看看宇文澈,那意思就是,看到没,大家都觉得可爱,你才是眼光有问题。

    宇文澈无奈,又低下头,顿时觉得那模样特别像……

    “孟漓禾,你看,地上怎么有两只大老鼠。”

    “啊!”孟漓禾吓的一惊,双手双脚并用,一把搂住宇文澈,“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