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28章 王妃好计谋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沉默的站在暗处看着孟漓禾的一举一动,直到夜轻轻唤他上朝才回过神。

    宇文澈看了看天色,知道自己再耽误下去,怕是会赶不及早朝,便也不再逗留,准备先行离去。

    脚步微抬,脚下的一根枯树枝,吱呀断裂。

    孟漓禾抬起头,只见门外,宇文澈的身影闪现。

    “王爷?”

    她还以为,宇文澈还要再睡一会来着,毕竟,被她催眠的人,应该是妥妥睡得安稳。

    宇文澈既然被发现,便也不打算躲开,于是淡淡应了一声。

    周围还有厨娘在,他也恢复了一贯的严肃。

    “本王要去上早朝,你……辛苦了。”

    宇文澈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

    或许她在风邑国受尽欺辱,做些饭不算什么,但这个女人,如今是为了他如此,他不认为,如果换一个女人做他的王妃,可以做到这个份儿上。

    孟漓禾眼看宇文澈要离开,赶紧喊道:“等等!”

    接着,便端起身边一个盘子,赶紧跑过去。

    宇文澈皱皱眉,盘中的东西,他并没有见过,橙黄的一条一条似是点心的东西,不过倒是看起来很有食欲,这是要给他吃?

    还没有开口,便见孟漓禾端起来,献宝般的说:“王爷,这是我做的油条,你刚好赶上,吃完再去上朝吧?”

    油条?倒是新奇。

    只是,宇文澈从没有上早朝前吃早饭的习惯,但是看到她晶晶发亮的眼神,还是没有忍心拒绝。

    下意识找地方,准备坐下稍微吃一会儿,左右,他命人将马车赶的快一些便是。

    眼见宇文澈眼神飘忽,孟漓禾眼珠一转,顿时了然。

    这男人,肯定是不想手指沾油,真是洁癖严重的狠那!

    她是不是该催个眠帮他治一治?

    算了,谁让她大度呢!

    当即一只手抓住一根油条,往他嘴里一塞:“吃吧!”

    身后的夜目瞪口呆,王妃这是不要命了?

    待会会不会因为各为其主,真的和胥打起来?

    忍不住看了看胥,却见他双眼晶晶亮,正望着那盘名为“油条”的东西流口水。

    ……白痴。

    宇文澈也是面色一僵,但是下意识的动作竟然是,咬了一口。

    香脆满口,倒是当真味道不错。

    孟漓禾立即笑的眯起了眼,连方才想要暴打他一顿的心情都忘了,眼巴巴的问:“怎么样?好吃吗?”

    宇文澈点点头:“不错。”

    “那就好。”孟漓禾淡定擦掉他嘴角的一个渣,接着转过头,盛了一碗粥,舀起一勺,放到嘴前吹了吹,甚至还用唇试了一下温度又递过去,“来,尝尝,这叫八宝粥。”

    “咳咳。”宇文澈显然被呛住。

    夜手里握紧了剑。

    然而孟漓禾并没想那么多,她只是觉得宇文澈高冷惯了,所以这会干脆强迫的塞给他,让他尝尝自己的手艺,然后再让他欲罢不能!

    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妥妥的将做了厨师非常想让人夸赞的心情,表达的淋漓尽致。

    所以,才特别主动的喂了过去。

    宇文澈再次张口,软软的粥,口感极好,且暖暖的,随着他的吞咽流到心里。

    夜彻底傻掉,看了眼口水流到下巴的胥,沉默的躲回暗处,觉得这个世界自己已经有些理解不了了。

    眼见孟漓禾还要再喂过来,宇文澈冷静接过碗:“本王自己来。”

    孟漓禾得逞的笑容铺满整张脸,就知道她的厨艺可以征服全世界!

    开玩笑,以为她只会药膳?

    她可是没有爹娘的孩子,自小当家作主,这厨艺已经锻炼多少年了,要是给她一个烤箱,她能征服宇宙!

    宇文澈喝下一整碗八宝粥,孟漓禾已经用牛皮纸将几根油条包好,直接塞到他手里:“车上吃。”

    宇文澈难得一直处于被动地位,却终究还是没有推回去。

    “好啦,快去上朝吧,别晚了。”孟漓禾献完宝,又积极投身到厨师的事业中去,完全没有再理会他。

    一旁的大娘简直热泪盈眶。

    这王妃和王爷竟然这么恩爱,她感觉她下半辈子都能在茶庄人面前津津乐道了,她可是看到了活生生的秀恩爱,绝对不只是大家想象出来的。

    于是,北山茶庄很快多了两道飞驰而下的身影,若是仔细看,还能看到一个身影的手里,拿着一包……油条。

    宇文澈离开没多久,茶庄的人便纷纷起来,倒不是真的因为要加班加点多干活早早起来,而是被一阵阵食物的香气引诱而起。

    因为,孟漓禾十分心机的做了许多可以四处飘香的饭菜,特意摆到大家伙门前。

    美其名曰:加菜加士气。

    其实,说白了就是为了让大家早起。

    所以,与那个半夜学鸡叫的周扒皮,虽然有异曲同工之妙,但存在着很高智商上的差距。

    而那些起来的人们,一听是王妃亲手所做。

    顿时,小伙伴们全部都惊呆了。

    王妃得是起了多早才做出全茶庄人们的饭,此情此景,让她们怎么还好意思耽误下去。

    于是,赶紧吃饱了肚子,便去地里干活。

    而且,长年累月吃厨娘饭的人们表示,王妃的饭菜简直太好吃,为了吃上这一口,也一定要好生干活,说不定,中午和晚上还有大餐可吃。

    于是,等到宇文澈下朝回来之时,就看见,仅仅一个多时辰采摘的茶叶数量,已经相当于平日半天的采摘量,不禁哑然失笑。

    这个女人,真的是,不仅可以俘获男人心,连对待女人也有一招。

    只不过,一想到俘获男人心,宇文澈想起一大早便在府中遇见的某人,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孟漓禾此时正在院中与诗韵边整理着茶叶,边闲聊着,直到诗韵忽然站起,才意识到宇文澈的到来。

    刚要狗腿般的向他邀功,却见他脸色微沉,还没来得及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就听他冷冷道:“本王倒是没想到,你的新侍卫倒是如此积极,天还没亮就来府中保护你。”

    那个时间,若是孟漓禾在离合院,想来还在睡觉吧?

    这个男人,是想要堂而皇之的登堂入室么?

    孟漓禾顿时一愣,糟了,她的确今天是约了凌霄的。

    他天还没亮就过来的话,想来一定是晚上又没有睡好了。

    她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失眠这种病,的确是不好受,可是现在又很忙。

    除非……

    孟漓禾赶紧开口:“那他现在去哪了?你告诉他我在这了吗?”

    宇文澈眼睛一眯:“本王倒是不知,你们已经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了?你还希望他来这里找你?”

    孟漓禾顿时一个头两个大,这男人怎么回事?

    刚计较完梅青方,又来计较凌霄了。

    要不是知道这男人不会动情,她当真要以为他这是吃醋了。

    无奈道:“你想多了,他是有事情找我而已。”

    宇文澈冷冷一哼:“你倒是清楚,人未见便知道他觉不能眠,就为了找你。”

    “你……”孟漓禾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这男人,一涉及到其他男人,就变得嘴十分的毒,人也变得十分不可理喻。

    当即懒得和他多说,将手上东西狠狠一甩,走出院子。

    “胥。”院外,孟漓禾大口喘着气道。

    胥立即显身:“王妃有何吩咐?”

    “去回王府看一下,若是凌霄在,便约他三日后见面,若是不在,便留话给豆蔻,若是三日后我依然不在府内,边让他来北山茶庄找我。”

    三日,她已经可以安顿好这里的一切了,那时候即便自己不在,相信他们也能好好完成劳作。

    胥却愣了愣,表情有些不情愿,不过主子吩咐的事,他也没有办法。

    “对了。”孟漓禾又补充了一句,“别见面就知道打架,和平点。”

    胥忍不住腹诽,谁愿意和他打,我还不如和面瘫夜打。

    一旁的夜,却彻底冷下了脸。

    院内,默默目睹这一切的诗韵,弱弱开口:“王爷,属下觉得,你可能误会王妃了。”

    宇文澈冷冷一哼,他就是故意那么说,谁让她没事出去沾花惹草?

    她现在还是自己的王妃,就这么等不及?

    这个女人,倒是给自己留了很多退路呢!

    官场****,哪里都有自己的收留地。

    哪怕是现在就离开王府,她也不会没有去处吧?

    诗韵十分无奈,第一次觉得,作为一名暗卫,除了保护主子安全,还有一项十分重要的事,那就是维护主子的和谐生活。

    毕竟,这个王妃,可没少帮自己来着。

    当即,耐心教导道:“王爷,其实女人,都喜欢别人对她温柔一些,你……”

    “你是说本王对她不够温柔?”宇文澈登时更怒了,他宇文澈几时吃过别人嘴里碰过的东西?几时被别人扒了衣服抢了被子还装睡?几时……

    算了,宇文澈忽然感到一阵疲惫。

    自嘲一般笑了一声:“诗韵,你不明白。”

    不明白他们其实不是真的夫妻。

    甚至连他都不明白,他怎么会这么介意这顶绿帽子。

    介意到,明明知道他们还不是那种关系,便已经开始防微杜渐。

    难道,他真的是因为……

    “王爷!”忽然,门外传来一声远远的喊声。

    宇文澈抬眸,只见一位大娘领着一个官兵来此。

    官兵行了个礼道:“启禀覃王,二狗已经捉拿归案,梅大人派下官前来禀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