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9章 黄雀来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隐蔽的树梢上,一抹月白色的身影狠狠的打了个冷颤。

    “二哥,你这未过门的媳妇儿美是真美,可是也是真是彪悍啊!”

    修长的身材,在细金纹路的长袍的衬托下,更显得他面如冠玉,唇红齿白。

    若不是一顶鎏金的小冠,束起了他的长发,男子,还真像是这京城里,最风流的翩翩公子。

    可惜,他却是皇子里,行为最为荒诞不羁的宇文峯。

    能被他称作二哥的,也唯有今日这场和亲的二皇子宇文澈了。

    只见宇文峯的身边,一道玄衣男子,傲然挺立。

    比起宇文峯的玩世不恭来,长他几岁的宇文澈,却是始终用冰冷的眼神,审视着面前的一切。

    明明拥有一张足以让天地失色的俊美面孔,却始终没有任何的表情。

    清清冷冷的眼神,仿佛天地间,再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够让他动容。

    长发一丝不苟的束在一尊白玉小冠内,宛若谪仙般的俊美,却也如同仙人一般的孤高冷傲。

    此时,听到宇文峯的调笑,也不过是给了他一个冰冷的眼神。

    成功让宇文峯再次哆嗦了一下,立即噤了声。

    心里却忍不住嘀咕,这两人倒是配,一个赛一个惹不起,真不知道谁能收服谁?

    隐隐的,还有了些小期待了呢!

    收回视线,宇文澈再次看向不远处的女子。

    迎风站立,傲然于胸。

    双眼紧闭,看似面无表情。

    可刚刚,她却辣手无情的处置了胆敢谋害她的人。

    原本,他只是接到消息,辰风国的人要在自己鼻子底下动土,那他,不妨直接坐收渔翁之力。

    皇命难为,他,不得不娶。

    但若这个女人已经死了呢?

    辰风国不就是想让这个女人死在自己的地盘,从而挑起两国争端么?

    计谋,倒是不错!

    但,却错在算计到了他的头上!

    这场大戏,最后谁会烧身,谁会置身事外,恐怕还不一定!

    唯一可惜的便是,无论如何,这个女人都是牺牲品。

    只不过,眼前的女人,不仅容貌妍丽,头脑,看来也有些用处。

    绝色面容,飒爽英姿。

    风邑国第一美人,果然当之无愧。

    他倒是要看看,这女人,到底能闯过几关。

    声音渐无,板声安静下来,孟漓禾睁开了眼,完全不知道自己被人揣摩了半天。

    静静的环视四周,孟漓禾知道,眼下,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做。

    感觉到孟漓禾投过来的视线,两个侍女将头磕的梆梆响。

    “公主饶命,公主饶命,奴婢再也不敢了,公主饶命……”

    一声声饶命,一点点从额头渗出鲜血。

    孟漓禾终于开口:“你二人,虽犯下错事在前,但作证有功,可以免于死罪。”

    狂喜从二人眼中露出,幸好她们今日及时反水!

    孟漓禾的眼中却露出一丝厌恶,若是真的认清自己错了,及时改正,她一向欢迎,但这种为了保命而出卖同伙,说不得是错,但,她从心里反感。

    只是,今天,她们还有用。

    机灵一点的侍女赶紧道:“多谢公主饶命,奴婢一定会尽心尽力照顾公主……”

    “不必了。”孟漓禾冷冷打断,“一次不忠,百次不用。各领三十大板,即刻离开吧。”

    两个侍女一惊,三十大板……这不是要了自己半条命。

    可接触到孟漓禾冰冷的视线,想到方才刘嬷嬷的惨死,想要求饶的嘴终于闭上。

    板声再次响起,周围有人已经有些站立不住。

    孟漓禾冷冷的扫视过去:“父皇给我的侍卫一共三十名,太医一位,丫鬟我只带了豆蔻一个。那么其余各位有何心思,想必,比我心里清楚吧。”

    淡淡的报出数字,却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一直以为这个公主并不受宠,所以才会将她在这个关口远嫁到他国,可是,皇上居然会连部署都亲自告诉她。

    看着这些眼神,孟漓禾心里冷笑。

    是该怪大家太愚蠢,还是该怪这个真正的公主太愚钝亦或是软弱。

    她的父皇为了安抚她,特意说了会派大内侍卫保护。

    大内侍卫服装有其特有的标志,与各处闲杂派来的侍卫自然不同。

    而这些侍女……更是再明显不过。

    只是,不知道是哪些妃子派来的。

    无意纠缠更多,她今日不想报复,只想自保。

    “现在开始,我可以不予追究,请各位自从散去,只是,走之前,将手里的东西留下。”

    至于是什么东西,孟漓禾没有说,但所有人都明白,只是却无人敢上前。

    三十大板完毕,侍女不敢停留,忍着剧痛慢慢离开。

    孟漓禾没有阻拦。

    看出已经有人蠢蠢欲动,孟漓禾只轻轻补了一句:“你们也可以选择,被搜身。只不过那下场……”

    孟漓禾意有所指的看向刘嬷嬷的方向,然后回头,很调皮的眨了眨眼:“你们懂得。”

    只不过,此时却没有人有心情,去欣赏这个风邑国第一美女的俏皮。

    话音方落,已有人吓得赶紧交出东西,嘴里求了饶,便赶紧离去。

    孟漓禾慢慢等着,一个,两个……

    然而,依然没有达到她预先说的数字。

    难不成以为自己发现不了,还是准备伺机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