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23章 鼓舞士气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本来就不聪明,再捶就更傻了。”

    马车内,拉着孟漓禾手的某男,轻飘飘的落下一句话。

    顿时,孟漓禾原本有些发红的脸蛋,立即变成了恼羞成怒。

    一把拽回被宇文澈握在手中的手,孟漓禾狠狠的剐了他一眼:“要你管!”

    她真是要被气死了!

    这个臭男人,说一句好话会死?

    宇文澈倒也不气不恼,而且一张脸上似笑非笑。

    让孟漓禾看了顿时更加生气,这男人难得露个笑容,只要露了要么就是有了什么坏水,要么就是阴森恐怖,真是讨厌!

    立即扭过去,将后背和屁股对着他,妥妥的眼不见心不烦。

    身后,诧异的宇文澈却忍不住弯起了嘴角。

    怎么看,怎么都像个发脾气的小猫儿啊,就是,还差个尾巴……

    “王爷,王妃,茶庄到了。”

    车外,孟漓禾终于听到了天籁之音。

    因为,终于要结束和宇文澈共乘一辆马车的旅程啦哈哈哈!

    然后,下一刻,她就在跳下车后,乖乖的伸开双臂,等着被人工缆车抱到山上去。

    要多习惯有多习惯,要多自觉有多自觉。

    于是,众人们就有幸目睹了,在这微凉月夜,二人衣珏飘飘,直飞而上,简直揍是奔月的节奏,真是让人心都化了。

    这一次,宇文澈带着孟漓禾停在了山间,茶农们居住的一排屋子前。

    有了两个人的带头,加上这群人虽然女子,但常年在田里劳作,体力都不差,所以没过多久,也从崎岖的山路上走了上来。

    孟漓禾笑意盈盈,看着很快聚集起来的人道:“今日大家辛苦了,夜色已晚,等等便先行休息吧。”

    众人赶紧点点头,她们方才还在担心,这整整耽误了一天,这个王妃会不会变本加厉的让她们大晚上去干活。

    要知道,在牢房里提心吊胆了一天,虽然没有干活,但在牢房里蹲着,比干了一天活还累啊!

    孟漓禾眼见大家松了口气,不由转了转眼珠,脸上顿时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态,眉间愁云惨淡,虽然对她们淡淡的笑着,那表情却让人颇为不忍。

    年长一些的大妈终于忍不住开口:“王妃娘娘,您是不是有什么事?”

    孟漓禾再次欲言又止,好似犹豫了一瞬才开口:“我只是在发愁,茶叶采摘只有这么几天时间,却生生耽误了一天,覃王府并不以此为生,倒不是怕损失,只不过,如果因这飞来的横祸,让大家一年的辛苦白费,我真的……不知道如何面对大家。”

    说着,竟目中有亮光闪过,赶忙低下头去。

    年长大妈顿时感觉心都碎了,连忙安抚道:“无妨,我们平日加紧干活便是,只是一天,我们想办法补回来。”

    年长大妈是这里采摘茶叶的师傅,所以平日里很有威信,她这么一说,即便其他人不愿,也不会公然反驳。

    孟漓禾这才惊喜的抬起头,看了看身后那些女子,眸中忽然充满信心:“这位大娘,所谓巾帼不让须眉,你说的对,只是一天而已,我们不能失去信心,我们要让京城的人都知道,我妈北山茶庄,即便只有女子,即便时间被耽搁,也一样超得过他们那些男子!”

    这话一出,宇文澈清晰的看见,方才听到年长大妈的话,还有些情绪的几个女子,立即情绪有明显的转变,尤其听到超过男子,甚至于还激昂了许多。

    眸光不由加深,当初,他第一面对孟漓禾的判断没有错。

    这个女人,的确了解人心,善于鼓舞士气。

    只是,却也不知,那些对她明显有意的男子,她是在主动捕获人心吗?

    爱情,可以捕获吗?

    人群开始散去,宇文澈这才意识到自己竟是在想什么,脸色不由一变,硬生生的冷了下来。

    “王爷,王妃。”身边,诗韵的声音忽然响起。

    两个人同时被吸引了目光过去。

    诗韵这才接着说道:“我的院子一直是独立的,而且并不只是一间屋子,现在已经是深夜,不如王爷王妃暂时在我那将就一晚,不然待回到王府,天估计都快亮了。”

    宇文澈皱起眉,他隐约记得,诗韵的院子,的确不是只有一间屋子,但是好像是……两间?

    而还没想清楚,就听孟漓禾忽然一拍手:“也好!左右我还想明天再过来,这样想来,倒不如把浪费在路上的时间,用在睡觉上,走吧!”

    诗韵笑了笑,这王妃的性子还真的是很痛快,头转向宇文澈,只见他犹豫了一瞬后点了点头,便也转身离去,为两人带路。

    而一路美滋滋,想着终于可以马上泡个澡睡觉的某人,直到看到那仅有的一间屋子后,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她没有问诗韵有几间屋子!

    前几次与宇文澈同处一室的惨痛经历,历历在目。

    她现在身子很累,实在没空应付啊,何况,她急需好好泡个澡!

    和衣而睡,显然行不通啊!

    孟漓禾感觉失去了睡下去的勇气,无力的转过头道:“诗韵,我能不能和你睡?”

    诗韵吓了一跳,不由偷瞄了一下宇文澈。

    却见他神色未变,但是他不由自主散发的冷意……

    诗韵敛了敛眉,还是道:“王妃请恕罪,我与人同睡会睡不着。”

    孟漓禾脸色怏怏,也是了,她一个失忆之人,难说会有什么神经衰弱,她确实不能多做打扰。

    于是,转过头,巴巴的看着宇文澈:“王爷,你觉得,让你去那些男人的空屋子将就一晚的可能性有多大?”

    宇文澈闻言,脸色更臭了几分。

    那些男人的屋子,若是有老婆的,如今已经回来,而没有老婆的两个男人的同居室,不用想也知道,那里面的干净程度是怎样。

    她竟然敢让自己去那边睡?

    反了这是?

    诗韵也是皱了皱眉,王妃很明显不愿意和王爷一起睡,难道,是因为她之前的话?

    心里说不出的情绪,为什么她在梦里见到那个人,便会有感情出现。

    而现在眼睁睁的看着王爷和王妃要共处一室,却依旧无动于衷呢?

    是她将人分离了开来,还是真的不是王爷?

    从来没有哪一刻,她这样痛恨过自己。

    王妃是个好人,而且,她不相信两个人之间没有一点感情,都怪她!

    犹豫了一番,还是说道:“王妃若是想单独睡,便睡诗韵的屋子吧,我去找其他人借宿。”

    “啊,不用。”孟漓禾赶紧一把拽住她,“不是说和别人睡睡不着吗?”

    诗韵顿时愣住,她也体会到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孟漓禾心里叹了一口气:“算了,我就是有些累,想安稳睡一觉而已。”说着,便不再多说,朝着屋内走去,边走还边四处观望,嘴里嘟囔着,“话说你这屋子有屏风吧……”

    诗韵笑了笑,对着尚在屋外站立的宇文澈道:“王爷,我去为你们准备洗澡水。”

    宇文澈点点头,看着她没有一丝多余表情。

    诗韵忍不住转过身离开,真的不是王爷吧?

    不然,那个梦里对自己呵护备至的男子,怎么会与其他女人同居后,对自己一点异样也没有?

    “诗韵。”宇文澈在身后忽然叫到。

    诗韵脚步一停,心里忍不住紧张起来。

    难道,他真的要对自己说什么?

    却听宇文澈冷静开口:“准备两桶热水,一桶先送,半个时辰后再送一桶。”

    诗韵脸色一僵,顿时想到了某些深层次的含义。

    应了声“是”,便赶紧离去。

    这就是王妃想要避开王爷睡的原因吗?

    王爷对王妃……

    诗韵心里一跳,她在想什么!

    赶紧摇摇头,去柴房烧水。

    宇文澈只觉今日的诗韵有些奇怪,但一天发生了许多事,也没再多想,转身抬脚进屋。

    却只见床上,孟漓禾四肢摊开,呈一个大字躺在床上,简直是……

    “起来。”宇文澈过去踢踢她。

    孟漓禾不满的睁开眼,十分不情愿的朝里面挪了挪,稍微收敛了一下四肢,然后继续躺在床上挺尸,那模样就像是,给他让了让位置?

    “起来。”宇文澈再次踢踢她。

    孟漓禾皱着眉头看向他:“干吗?不是给你地方了吗?累了你就躺啊,踢我干嘛!”

    “一个王妃,如此躺没有躺姿,成何体统?”宇文澈满脸嫌弃。

    孟漓禾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大男子主义。

    “王妃又不需要给别人看躺姿,难道还有什么标准不成?”

    宇文澈难得被问的哑口无言。

    孟漓禾继续补刀:“而且,站着不如坐着,坐着不如躺着,既然要躺,自然要舒服,硬邦邦的像个树干,多难受?”

    说着,还十分舒展的伸了伸四肢,可萌。

    宇文澈再一次觉得,眼前的人就是一只猫,只不过是很不温顺的野猫。

    不过,却也没再管她,相反,她这幅慵懒的姿态,倒真的有些打动他,因为看起来,似乎好像,挺舒服?

    难得的,第一次,也干脆躺在一旁,不去理会一直以来那些死板的规矩,就那么随意一摊。

    只觉,身子放松下去,心情也随之放松很多。

    甚至于,长年累月紧绷着的神经,紧绷着的身体,紧绷着的表情,在这一刻,都慢慢放松下来。

    于是,孟漓禾只是好笑的偷偷的瞥了宇文澈一眼,便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