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22章 案件初明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哦?”孟漓禾闻声立即放下手中的茶盏,“是什么人?”

    “是……”小丫鬟的视线从孟漓禾放下的茶盏离开,回道,“是一个送茶的男子。”

    “送茶的?”孟漓禾下意识看向宇文澈。

    宇文澈皱皱眉,转向一旁陪同的梅青方,道:“梅大人,本王需要茶庄管事出来一下。”

    梅青方点点头,命人将之前那位老者请了过来。

    老者大概没想到,宇文澈和孟漓禾这么晚了还在为这事亲力亲为,不由有些惊讶。

    以前茶庄任何大事小事,王爷都会交给属下做的,今日,真是难得。

    赶紧恭敬的行了礼,等着吩咐。

    “李管事,你可知,茶庄的客人里,是否有方将军府?”

    老者管理山庄多年,对于京城几个大的客户十分清楚,没有多想便回道:“回王爷,方将军府每年都会订上好的明前茶,今年我们的茶第一批上市,便已差人将茶叶送过去了。”

    孟漓禾皱眉,竟然真的是。

    回过头继续对着丫鬟问道:“那看到此人时,可有何事发生?”

    小丫鬟方才也听出一些端倪,但也来不及细想,如实道:“倒是没有发生什么,不过……”

    小丫鬟吞吞*吐吐,显然有顾虑。

    孟漓禾立即道:“直接说吧,任何事本王妃为你做主。”

    小丫鬟这才开口:“不过那个人,一直盯着主子看,待主子走远,奴婢回头去看,他依然向这边看,眼神有些……”

    她想说色眯眯,但一个大姑娘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不过,并不妨碍所有人听懂。

    宇文澈立即脸色一冷:“此人在哪?”

    管事一惊,赶紧颤巍巍说道:“老奴还想和王爷及梅大人回报,今日带来这些人,刚好缺了此人和养狗之人。”

    宇文澈忍不住皱皱眉。

    老者赶紧解释道:“此人名叫二狗,每日从山上拿包装好的成品茶到山下送货,今晨那会刚好下山,而养狗之人,名叫三愣,除了养狗外,每日清晨会为茶庄买一日的菜,再送上山,所以刚好都不在。”

    “那这二人,都是何秉性?”孟漓禾听完后问道。

    老者答道:“三愣还好,大概因为和狗整日打交道,平日话不多。二狗的话……”老者顿了顿,“会些武功,之前有过调戏良家妇女的先例,不过属于有贼心没贼胆,并不严重,所以也是小小惩罚了一下而已。如今这两人,睡在一间屋子。”

    孟漓禾皱皱眉,总觉得有什么呼之欲出,却又捕捉不到。

    这次,宇文澈还未出声,梅青方已然道:“来人,将此二人,全部带过来。”

    夜色一点点加深,屋内之人却无人有睡觉的意思。

    现在案件突破口似乎已经找到,众人都在等着及早破案。

    只是,过了许久,终于有官兵将人带回,却只有那养狗的三愣。

    “大人,属下们过去之时,屋内只有这一人,并没有那二狗踪影。”

    此言一出,几乎所有人的第一反应都是,畏罪潜逃。

    梅青方双目一凝,立即看向那个叫三愣的男子:“三愣,你最后一次见到二狗是何时?”

    而战战兢兢的三愣,倒的确是人如其名,愣头愣脑,显得比一般人要憨傻许多,此时抓了抓头道:“好像是今早?”说着又摇了摇头,“哦,不对,今早我起来时他已经出门了,应该是昨晚睡前。”

    事情变得更为明了,若是这样,那么那个二狗便没有了不在场证明,且时间与尸体被害时间吻合。

    梅青方不再犹豫,直接下令道:“立即去找!全城通缉,务必将此人捉拿回来。”

    官兵们立即领命前去,很快消失在夜色里。

    孟漓禾忍不住皱皱眉,看向老者道:“老先生,这个二狗可是会武功?”

    老者恭敬的俯身答道:“回王妃,会些拳脚功夫,因担心运送茶会出意外,所以当初选人时便选了会些功夫的人。”

    孟漓禾点点头,独自凝神思索,未再发一言。

    双眼瞥到孟漓禾如此,梅青方担心有所遗漏,接着问道:“三愣,二狗近日可有什么异常表现?”

    三愣摇了摇头:“没有。”

    “那,可有提到过什么人?”

    “他经常提一些女人,嘿嘿嘿。”三愣好像想起什么,脸色一红挠了挠头,“前两日还提到一个府里的小妾,说是十分美艳,还说,想……”

    三愣红着一张脸低下头,显然不好意思说。

    梅青方却声音一厉:“还想如何?”

    三愣吓了一跳,下意识就回道:“他还说,真想绑回来。”

    梅青方双眼一眯,小妾,难道是……

    为确保正确,继续问道:“可知道是哪个府里的小妾?”

    三愣也是皱着眉,使劲回想:“好像是说送茶时遇见的,好像是将军?还是丞相?记不清了。”

    “王爷,丞相的府的茶因为是一份,是老奴亲自送去的,与二狗无关。”一旁,老者小声对着宇文澈说道。

    既然这样,那就一定是将军府无疑了。

    只不过,可能是这个三愣有些愣头愣脑,分不清而已。

    那么,杀人动机也有了。

    见色起了歹心,却遭遇对方反抗,因此下了杀手,也可能是失手。

    总之,有了实施暴行的理由。

    有作案时间,有杀人动机,再加上孟漓禾刚刚验出来的尸体的确为奸杀,那么看起来,此人为凶手的可能性已经是**不离十了。

    梅青方心里多少松了一口气,毕竟,明日便要将尸体还回,如今来看,确实是可以了。

    而孟漓禾忽然上前一步道:“梅大人,我有个请求。”

    梅青方闻言看向她:“请讲。”

    “按理说,案子还未结,因茶庄人都有嫌疑,所以被带到府衙,但如今至少证明,此案并与女子无关,所以,是否可以恳请大人,将茶庄的女子先行放回?”

    孟漓禾这个请求一提,宇文澈和老者顿时了然。

    茶庄采茶之人,多为女子,男子则大部分是负责从山中搬运,翻炒,及后期包装等工作,那么如果女子放回茶庄,则可以赶紧继续采摘茶叶,虽然已经耽误了一天,但只要加把劲,还是不会耽误太多进程。

    茶庄管事,那名老者立即对孟漓禾赞赏不已,能临危不乱,又对王爷的事上心,他们的王爷果然没有娶错王妃。

    宇文澈亦是眸光闪了闪,看向孟漓禾的目光不自觉的变得柔和了许多。

    梅青方沉默思索,按照律法,嫌疑人被带回,若是三日后不能将其治罪,便可放行。

    不过,若是有确凿证据证明其无罪,或者提前抓到凶手,也是可以提前放回。

    虽然证据都指向二狗,但为万无一失,确实不排除有其他男子的可能性,但女子……

    “本官同意。”梅青方终于开口。

    孟漓禾深呼一口气,嘴角绽放的笑容,灿烂如花。

    “那梅大人,我们也先告辞了,若是抓到二狗,还请再通知一声。”

    梅青方点点头,眼睛没有看她。

    老先生虽然年老,但终究是男子,因此还是留在了府衙。

    孟漓禾则与宇文澈一道,将众女子带回。

    于是,某人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直接从仙女升级为观音菩萨。

    大半夜将他们从牢房里解救出来,这等救苦救难样,不是观音菩萨,也一定是观音菩萨转世,妥妥的。

    可能是因为他们的王爷太冰冷,所以前来度化的。

    简直不要太棒。

    而且近距离接触,才发现,王妃的脸简直肤如凝脂,吹弹可破,而那面容,不仅是远观惊艳,细细看来,更是越看越美,若不是观音菩萨,怎么可能会这等美人?

    甚至于,本来还有几个觉得自己颇有些姿色的茶女,也干脆放弃了入府为妾的念头,因为,完全比不过啊!

    而与宇文澈坐在最前面一辆马车上的孟漓禾,此刻却显然并没空主意到其他人所想。

    若是她知道这些人当她为观音菩萨,一定会好心告知,其实观音菩萨是男的这件了不得的大事。

    不过,她现在,还在思考着这个案情,人证方面,明显那个小丫鬟和三愣,串通的可能性并不大,而老先生也说了,二狗之前就有调戏良家妇女的前科,所以更加印证了他的动机。

    可是,她还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到底是哪里呢?

    孟漓禾忍不住捶着头,这脑袋就是不能困,一困就不转,真是关键时候掉链子。

    看起来,回去要好好的睡一觉啊!

    只不过,在这之前,她还是要将这些人安顿好。

    毕竟管事不在,指望宇文澈去管女人,那还真的是做梦。

    更何况,想到那些账册,这,就当作她管理的第一步吧!

    嗯!

    “咚!”孟漓禾暗自做了决定,竟下意识将捶到额头的手用了力,顿时,一声不大不小的响声便出现在额头上。

    孟漓禾这才收回思绪,她竟然将此这动作当作握拳给自己打气了,这是有多衰!

    刚想再抬手抚慰一下被捶疼的额头,却觉一只手,猛然拉住她的手,制止了她的动作。

    孟漓禾下意识望过去,只见一旁的宇文澈,此刻正拉着她的手与她对视,顿时心里也“咚”的一声,只觉脑子和心都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