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21章 亲自验尸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不过现在……

    哼哼,以为她会就这么算了?

    孟漓禾心里悄悄做了无数次抹脖子鬼脸。

    放过他?想得美!

    所谓小女子报仇十年不晚。

    她不过是等待一个时机,等她准备得当,一定好好整宇文澈一顿。

    现在嘛,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先暂时不搭理他!

    于是,某位王爷就这样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脱离了被人整的命运。

    当然,就算是要整,结果也未可知。

    孟漓禾披着棉大衣,昂首挺胸,快步找到那具尸体。

    因为这里温度偏低,尸体保留还很完好。

    而且,并没有出现冰冻的情况,只是尸体本身的僵硬。

    不过也或多或少的给验尸带来了一点难度。

    孟漓禾鼓捣了一番,秀气的眉头轻轻蹙起,终于在半晌后,力不从心的抬起头,冲着身边那个只看不伸手的宇文澈,没好气的说道:“喂,帮我抬一下。”

    反正,方才被他耍,这会她也懒得对他客气。

    宇文澈眉毛一挑,这女人果然是胆肥,他还以为,胆敢称呼他为喂的人,还没出生。

    只不过,他现在没空关注这个,因为……

    “你要本王帮你抬尸体?”

    宇文澈忍不住怀疑自己是幻听,平日里,他连活人都不容许靠近,更何况是个死人?

    “对啊。”孟漓禾却极其稀松平常的开口,“我抬不动,或者你帮我把她的腿掰开一下?”

    宇文澈青筋顷刻都显露在额头上,看向孟漓禾简直像看见个怪兽,冷冷的吐出两个字:“做梦!”

    孟漓禾忍不住撇撇嘴,她倒希望她是做梦,至少还能醒来。

    哪用在这里受你的鸟气!

    “好好好。”孟漓禾妥协,“那你就去一边等着,行了吧?”

    宇文澈冷冷一哼,脚下未移半寸。

    孟漓禾翻了个白眼,让你回避是为你好,有本事你脸皮够厚看到底。

    接着,便深吸一口气,一只手将女尸的腰部拖起,另一只手则是一把扒下女尸的裤子。

    只不过,这一切是在盖着白布的情况下进行的。

    因为,她没打算真的让宇文澈瞧见什么。

    但是,这男人还这么目不转睛的盯着看是几个意思?

    “宇文澈,我要掀开白布了,你确定要看?”孟漓禾挑挑眉。

    谁料,宇文澈眼睛都没眨一下,淡然道:“随意。”

    “随意?”孟漓禾忍不住瞪他,母老虎模样尽显,“这可是个女人!”

    而且,她这个王妃还在这呢!

    敢当着她的面看别的女人的身子,不想混了?

    宇文澈抬眸看向孟漓禾,幽深的眼眸高深莫测,忽然一个坏笑:“女人怎么了,本王又不是没有见过。”

    孟漓禾顿时愣住。

    他在说什么?见过女人的身子?

    所以,他早就不是什么处男了吧?

    亏她还真信了他连个侍妾都没有,平时不让人近身。

    就说嘛!

    古代的王爷就是没有一个好东西。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宇文澈可能也和其他王爷一样,随便为了需要就宠幸几个女人,她就觉得无比的气愤!

    当即骂道:“你……简直厚颜无耻,水性杨花,朝三暮四,始乱终弃……”

    管它那些词汇是形容男还是女,反正四个字的成语有多少蹦多少,不然不足以平她心头之恨。

    宇文澈似笑非笑的耐心等她说完,才慢悠悠的开了口:“本王看自己王妃的身子,哪里始乱终弃了?”

    “那也……”孟漓禾下意识便要反驳,却忽然间意识到什么,当即脸色一红,“你说什么?”

    宇文澈忽然扬眉:“王妃没有听清?还要本王详细的为你描述一下,本王见到了什么吗?”

    孟漓禾脸色一阵白一阵红。

    啊啊啊……

    他说的是自己!

    到底是哪次被看到的?

    春药,还是腿部上药?

    完全都有可能啊!

    这个年代的衣服,最里面一层是衬裤,但是衬裤也是长裤,根本没有现代紧贴于身的小内内。

    所以,不管是自己折腾,还是他那次给自己上药,都是可能实现的啊!

    她还天真的安慰自己,宇文澈会非礼勿视呢呵呵呵。

    结果,自己竟然被他看光了?

    宇文澈,我要和你拼命!

    眼看孟漓禾眼中充满熊熊火焰,宇文澈好心的补了一句道:“其实,也没有看得很仔细。”

    孟漓禾双眼微眯。

    冷静,冷静!

    孟漓禾你是现代女人,不能和他一般见识!

    大不了,咱把上次的想法付诸于行动,下次看光他,羞辱回来!

    想到这里,孟漓禾觉得心里好受了许多,不过还是狠狠瞪了他一眼,特别凶的说道:“扭过去!你还想看几个女人!”

    宇文澈微讶,嘴角忍不住勾起,真的转过身去。

    连他自己都觉得,最近似乎心情好了不止一点。

    这女人真是太好玩了。

    甚至于,都有些舍不得放她走了,反正娶谁都是娶,爱情是什么他不知道,不过有个有意思的人陪着,倒也不赖。

    而身后的孟漓禾,显然没有这么好的心情想这些。

    屋内的寒冷,脸上的热度,让她整个人很不舒服。

    现在只想赶紧验完回去。

    不再胡思乱想,孟漓禾很快投入到验尸当中。

    虽然外面被打理的很干净,但有些痕迹,只要做了,总会留下证据的。

    虽然已有些凝固,但孟漓禾可以很清楚的判断出结果。

    果然,这个女人确实属于奸杀。

    而且,看那处的状况,侵犯和杀害应该是同步。

    想来,是这个女人在挣扎,而凶手为了防止她出身,所以,用东西将她闷死。

    而且并不是用手,是用软的东西,否则脸上不会留不下一点痕迹。

    最大的可能性,便是被子一类东西。

    但是,在方将军府内实施,绝对比在府外要难的多。

    所以,应该是凶手带回了自己的地方,

    孟漓禾不由眉头紧皱,茶庄的人,除了夫妻外,其他雇工也是安排的两人一间居住,且住在山上,要运回一个大活人回院子,还要路上人看不到,同屋人也不知情,这怎么可能?

    到底哪里有遗漏呢?

    看来,她应该赶紧回去,将茶庄所有人的口供都看一遍。

    不过,虽然现在案情依然扑朔迷离,但至少并不是没有收获!

    想到此,孟漓禾赶紧将尸体衣衫重新整理好,这才向着宇文澈叫道:“好了,我们走吧。”

    宇文澈沉默点头,没有多问,和她一道出去。

    不过,孟漓禾这次比较聪明,回去的路上,一路提着油灯,她看哪个洪水猛兽小老鼠敢上前,哼!

    宇文澈但笑不语,难得的没有揭穿。

    待两人重新回到偏厅之时,方将军已经将小丫鬟送回。

    却见小丫鬟,脸上一片红肿,全身瑟瑟发抖。

    不由想到方将军之前所提。

    想来是报案回去之后被他的正妻所打,不由脸色冷了下来,她真是反感透了女人之间的勾心斗角。

    若是将来她的丈夫敢纳妾,她一定扒了他的皮!

    想着,就忍不住狠狠瞪了宇文澈一眼。

    宇文澈:……

    “王妃娘娘,若有什么直接问,奴婢一定如实回答。”

    小丫鬟一见这架势,更是吓得脸色发白,直接在地上磕头道。

    孟漓禾:……

    她是在瞪宇文澈啊!这个小丫鬟到底在怕什么?

    宇文澈:……

    母老虎。

    事实上,小丫鬟在方才已经听人介绍过覃王和覃王妃,知道是王妃要审她。

    但是,强悍如方将军正妻,也不敢如此对方将军,这个王妃居然敢对待那个冷王,那,是得多厉害?

    当即便使劲磕起头来,她没识过字不懂什么,只知道问话不好要被打,她不想被用刑。

    看着小丫鬟这样,孟漓禾简直无语,不过之前还担心她有所隐瞒,现在看来,虽然不是本意,但效果,却是意外的好啊!

    于是,干脆也保持这种威严道:“好了,起来吧。只要你老实回答本王妃的问题,本王妃绝对不会对你如何。”

    “谢王妃。”小丫鬟终于止住磕头,但是也没有敢起来,依然跪在地上等着询问。

    孟漓禾也没有再提,跪着的姿态反而有一种受压迫感,虽然不清楚那个宠妾是否有见不得人的事,但能让她时刻记得要说真话也是好的。

    于是干脆直接问道:“你的主子失踪前可有去过什么地方?”

    小丫鬟摇摇头:“主子一天都在府中,并未出去过,奴婢是一早敲门时发现人不在,才发现的。”

    孟漓禾点点头:“那这几日,可有见过什么人?”

    小丫鬟依然摇摇头:“没有,主子喜欢在自己院子,平日不怎么走动,只有将军在府中时,才会偶尔去将军院子。府上,这几日并无人拜访。”

    孟漓禾不由皱皱眉,这就奇怪了。

    没有见过人,也没有出过府,却莫名被杀,总觉得不合理。

    忍不住再次问道:“你再想想,当真没有见过一个陌生人?”

    小丫鬟眉头紧皱,认真在思索。

    孟漓禾也不打扰她,等的过程中,随手拿起手边一杯茶,慢慢饮着,这一晃还真的有些渴了。

    却见小丫鬟忽然眼前一亮,猛然道:“王妃娘娘,奴婢想起来了,前两日的确见过一个府外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