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20章 王爷太坏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忍不住眯了眼,臭男人,待会一定拉你去停尸房,看我怎么整你!

    “梅大人,方才等你之时,我已经独自用了晚餐,你也去吃点吧。你审案一天也累了,左右停尸房我也认得路,你只要吩咐一声,便不要亲自前去了。”

    孟漓禾转转眼珠,她还要吓宇文澈呢,人多了不好嘻嘻。

    梅青方闻言却更是低落了一瞬,甚至覃王也在此,连客套的话都没有多说,只是应声道:“好。”

    孟漓禾只当他确实是有些劳累,便道:“哦对了,等下若是那个丫鬟来,记得等等我,茶庄采摘茶叶在即,我要连夜审她。”

    之前在方大湖面前不能明说,现在只是对梅青方,自然有什么说什么。

    梅青方却愣了愣,原来这般拼命,都是为了覃王的茶庄。

    覃王,当真好福气。

    而某个被认为好福气的人,此刻昂着头,十分满意。

    然后,她就听到孟漓禾开口:“王爷,你吃过饭了吧?”

    宇文澈点点头:“吃过了。”

    “那,你陪我去?”孟漓禾眨眨眼,敢说不去我就骂你胆小,有本事你试试!

    “好啊。”宇文澈很好说话。

    孟漓禾忍不住上下扫了他几眼,这么好说话,很像非奸即盗啊!

    宇文澈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本王才出去大半天,王妃便这么想念本王了?本王这不是陪你去?”

    孟漓禾差点一口口水噎死自己。

    这臭男人到底在想啥啊!

    从冷王开启流氓属性,完全受不了啊!

    “谁说我想你了!”孟漓禾吞了两口口水,硬气问道。

    要不要每次在梅青方面前就这样啊!

    很幼稚知道吗?

    我又没想给你戴绿帽子,你就不用毁掉我的形象啊!

    “不想本王,怎么眼睛粘在本王身上都舍不得移开?”宇文澈眉头一挑,状似好脾气的回道,看到孟漓禾还想说,竟是一把将她揽住,“好啦,本王知道你害羞,我们快去验尸吧,不要耽误梅大人用餐不是。”

    梅青方低着头,脸色僵硬,未发一言。

    而孟漓禾又刚好被宇文澈这么一揽,挡住了部分视线,只觉梅青方没有开口,怕是真的是有些累了,不想再和宇文澈斗嘴吵到他,毕竟,等下,她要连夜审问,他恐怕还要陪着。

    当即说道:“梅大人,那你快去用餐,我先去验尸了。”

    “好。”梅青方的声音无波无澜,听不出喜怒。

    孟漓禾叹了一口气,看来果然是累了,还想再嘱咐些什么,却被宇文澈一个用力,直接拖走,反正提她到处飞已经驾轻就熟,妥妥的顺手。

    今日的天色,比孟漓禾第一次来停尸间时还要晚。

    阴风飕飕,两个人行走在无人的小路上,听起来就觉得恐怖至极。

    而宇文澈也的确在边走边打量着孟漓禾的神情。

    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做的?

    这种场合,换做一般女子,早就尖叫了,她倒好,神情自若不说,竟然还上赶着往死人堆里扎?

    而事实上,孟漓禾现在压根没时间想这些,因为她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吓到宇文澈。

    因为她总觉得宇文澈不像梅青方,单纯做个鬼脸啥的,不一定行,不过这个可以作为第一战略。

    但是万一吓不到他,怎么报刚刚的一箭之仇呢?

    她必须再想一个。

    不过话说回来,他胆子应该不会太小吧?

    不会被自己吓傻吧?

    那就完蛋了,她宁愿宇文澈满肚子坏水,也不要变成一个俊美的傻子。

    不过想到他流着口水笑呵呵,孟漓禾还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宇文澈额头跳了跳,现在没人,他也不需要再伪装,直接道:“孟漓禾,你又在想什么?你总不会一验尸就兴奋吧?”

    孟漓禾脚下一个酿跄,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我又没有恋尸癖,我验尸兴奋什么?”

    宇文澈打量着她不说话,仿佛这女人不管有啥癖都很正常,反正她也不像个正常女子。

    孟漓禾忽然凑近宇文澈,嘻嘻一笑:“我在想王爷你。”

    “想本王?”宇文澈眉头一挑,“你以为本王会信?”

    孟漓禾立即一个真诚的眼光抛过去:“但是我真的在想你。”

    只不过,是想你变成傻子的样子。

    当然这必须不能说,她还想再活几年。

    宇文澈不屑冷哼,想也肯定没想好事,不过嘴角却在自己未察觉之时,微微扬了上去。

    孟漓禾在黑暗的地方吐了吐舌,嘴角亦大大的扬起。

    丝毫不知,身边的人在夜色里也足以将她的神情尽收眼底。

    然后他就看见,孟漓禾忽然脸色一变,接着……

    “啊!”

    然后那令人熟悉的八爪鱼式抱人方式便出现,宇文澈只觉身上骤然一沉,一只头狠狠栽进自己怀里,闷闷说:“老,老鼠。”

    宇文澈额头狠狠的跳了又跳。

    以他的听力和视觉,不会看不到草里有悉悉索索的老鼠跑过。

    只不过,一个连尸体不怕的女人居然怕老鼠?

    这真是……

    他忽然觉得,又有的玩了。

    于是,宇文澈拍拍孟漓禾的肩,带着还挂在身上的孟漓禾继续向前走,冷静道:“没关系,本王粗略感觉了一下,周围老鼠不是很多,也就五六十只,不足为惧。”

    然后他就听到身上的孟漓禾倒吸一口冷气,颤颤悠悠道:“五六……十只?”

    “嗯,还有几条蛇。”宇文澈试探道,他还不知道这女人是单纯怕老鼠,还是所有这种东西都怕。

    果然,刚一说完,就觉得身上的八爪鱼扒的更牢了一些。

    于是,嘴角一扬,继续道:“放心,本王听力好,不会让那些花蜘蛛爬上来。”

    “啊……别说了。”孟漓禾死死的把头闷到宇文澈肩上,仿佛这样,便能把自己隐藏起来。

    隐藏技能简直忍不住让人点个赞。

    但是,谁说不怕尸体就应该不怕昆虫的?

    她是医生,她最了解那些东西了好吗?

    尤其是蜘蛛,那可是所有毒物的集中,甚至有些蜘蛛,单一个种类就有上万种毒呢!

    想想就浑身鸡皮疙瘩好吗?

    于是,在通往挺尸间的路上,亦然从两个人四只脚,变成了两个人两只脚,因为某人死挂在另一个人上面,坚决不下来。

    而另一个人,则是嘴角上扬,嘴里每隔两步就说着。

    “这里有三只毛毛虫。”

    “这里有只癞蛤蟆。”

    “这里有只蚯蚓。”

    “这里有几条水蛭。”

    “

    良久后,孟漓禾忽然开口:“宇文澈,这里又没有水,哪里来的水蛭?”

    宇文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声十分痛快的笑声在停尸房不远处响起,配上阴风阵阵,更是让人毛骨悚然。

    然后,忽然一个娇小的身影朝他扑过去:“宇文澈,你给我站住!”

    接着,就见那原本阴森恐怖的大道上,一个人跑一个人追。

    “你说,那是不是鬼?”远处,巡逻的官兵听不到声音,只看到两个人影晃动,忍不住戳了戳身旁的官兵。

    “别瞎说!”被戳的官兵不屑的望了一眼,我滴个亲娘舅,那不是停尸房的方向?双腿瞬间一哆嗦:“我去趟茅厕。”

    “等,等等我,一起。”

    然后,就见另外一个方向,两个男人手拉手走向茅厕,真是要多和谐有多和谐。

    孟漓禾跑的上气不接下气,那个臭男人特意在他前面一臂左右的距离,让她幻想着没准他做了亏心事肯主动让自己抓住一回。

    事实证明,这就是她妄想,因为每当自己跑快两步,眼看就要抓上他时,他便轻轻巧巧的躲开。

    直到即将追到停尸房门口,还没有挨到他身上一根毛。

    真是过分。

    若不是停尸房门口还有人守候,她非要和他打上一架。

    她刚才真的要吓死了好吗?

    心里想着吓人,却被人吓,这种事情她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简直就是出师未捷身先死。

    不过不怕,谁让她有穿越不死体质呢哈哈哈!

    孟漓禾狠狠的瞪了一眼宇文澈,整理了一下衣衫,然后向停尸房走去。

    而宇文澈也是下意识的整理了一番。

    两个人马上恢复神色如常。

    好像刚才狼嚎一般的声音和他俩无关。

    在这一点上简直不能再配。

    看门老头摸了摸鼻子,假装没有看见,冷静行过礼后,用钥匙把门打开,然后淡定离开。

    现在的年轻人啊……

    他见过幕天席地的,但没见过停尸房附近也能燃起情绪的。

    真的是活的久了什么都能见到。

    停尸房,依然是亮着一盏昏暗的油灯。

    随着两人的进入,在微微闪烁。

    不过,好在这次因为孟漓禾要检查的很细致,所以梅青方已经在他们到来之前,差人火速安排好。

    所以,这会已经放好了火折子,以及手套等工具。

    孟漓禾经过刚刚那一闹,对报复宇文澈这件事,简直心灰意冷。

    因为这个男人,实在让她刷新了对男人的新认知。

    活了两世,除了那个吴建国,她也没见过这么贼奸溜滑的男人。

    说起来,这人不会就是吴建国前世吧?

    要是能回到现代,她分要狠狠的削他一顿。

    不过现在……

    哼哼,以为她会就这么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