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19章 夫人你成亲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喊话的两人下意识对望,眼里是一如既往地默契。

    然而,闻声的方大湖却再次冷了脸。

    “覃王妃,梅大人,你们这是何意?尸体已认,为何不能入土为安?”方大湖此刻隐忍着怒意,说出的话却显示出他已濒临暴怒。

    梅青方赶紧道:“方将军,凶手还未归案,按律,尸体还不能被亲属带走。”

    “所以,你若是查个一两年,这尸体便要一直不能入土不成?那丧事如何办?”方大湖大声质问,他本就是个武将,对这种律法知之甚少,只觉得梅青方与覃王妃竟然一个口径,先前对梅青方放心的态度立即转变,只觉得不得不防。

    不过,梅青方之前一直担心激化方大湖和孟漓禾的矛盾,所以才一直好生相劝,但不代表他会畏惧权势,当即不卑不亢的解释道:“律法有规定,若是长久未找到真凶,审案又不需尸体的话,可以交还家属。”

    方大湖却冷冷一哼:“哼,长久是多久?”

    “律法规定,这可根据案情的实际进展,由审案官员自行决定。”梅青方如实回答,律法的确有个补充条例,所谓实际进展,是指破案是否进入关键阶段,而根据此,断案之人可以自行考量何时为最佳。

    而事实上,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极多的案例都是在最后再次确认尸体时,又有新的发现,因此,才会强制尸体留下,也是为了有些余地。

    这部分律法,最开始梅青方也质疑过,听说是大理寺断案最高人员,为了自身方便特意加入的。

    一般来说倒是没什么问题,就怕碰到难缠的,以及极端复杂之案,不过既然可以自己掌控,一般官员为了减少麻烦,也按照家属提的做了。

    孟漓禾闻言也不由皱皱眉,任何律法,如果实施之人可控性太大,到最后都成为律法漏洞。

    且迟迟不归还尸体,也确实说不过去,尤其是在这个礼节十分注重,甚至还有些迷信的古代。

    看起来,这个时代的仵作,的确还不是很成熟。

    果然,方大湖一听便怒了,语气颇为讽刺:“既是这样,那梅大人大权在握,本官就听听,你打算何时将尸体还给本官?”

    梅青方皱皱眉,心里狠狠的叹了口气,虽然他很少私下结交党派,但不代表他愿意得罪人,但如今这状况,他的确是不能放人,而且案情还没有一点进展,他也的确预计不了。

    “明日。”身旁,一个声音忽然响起。

    梅青方诧异的看过去,只见孟漓禾目光坚定,语气更是不容置疑。

    方大湖一愣,看到是孟漓禾说话,眼中更是充满不屑:“王妃娘娘,恕下官无礼,何时你也算断案人员了?”

    此话由下级向上级说,其实尤为不敬,但是孟漓禾却似丝毫不在意般:“方大人,所谓断案人员,可以根据需要临时加入,只要主审人同意。此案既然涉及覃王府,本王妃自然要尽绵薄之力。梅大人,你如何认为呢?”

    梅青方一愣,虽然话题依然抛向了自己,他却知道,孟漓禾这是在为他解围,不由点点头道:“覃王妃曾因断案有功,被皇上封赏,若是覃王妃肯协助,下官自当求之不得。”

    当初孟漓禾断案一事,虽说是后宫,但因目击人数众多,几乎最后闹的是人尽皆知。

    如今梅青方抬出皇上,方大湖自然不能反驳,但是当日是在皇宫,涉案的是端妃娘娘,可是今日却算是在市井之中。

    虽然听说这王妃很是得宠,但这样抛头露面参与到凶杀案?他不认为覃王会同意。

    忍不住多看了二人几眼,这总不会,只是他们的缓兵之计吧?

    当即不屑道:“王妃美意下官多谢,只是,王妃娘娘身为人妻,还是先问问覃王的意思再说吧!”

    这话明摆着是说一个女子,不过是位居男人后。

    孟漓禾不由冷下了脸,在现代,有多少男人还在她的手下工作,服从她的命令,他竟然这样藐视自己。

    “本王同意。”身后,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

    孟漓禾眼前一亮,是宇文澈!

    自己周旋了那么久,他终于回来了。

    虽然脸色未表现,但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下。

    方大湖一愣,他当真是没有想到,宇文澈竟然会如此看重这个女人。

    但既然是他抛出的问题,且如今梅青方,覃王全部立场一致,他若是再多说,那便是他纠缠不休了。

    干脆道:“那好,既然如此,下官便明日再来。”

    说着,便朝着宇文澈和孟漓禾行了个礼,便要离去。

    “且慢。”方大湖脚步一抬,却听到孟漓禾忽然开口。

    诧异的转回身,想看看这个王妃还有什么事。

    “方将军,要查找凶手,被害人是首先要调查的,因为要确定是否有仇家等诸多情况。不知方将军可否行个方便,让那个贴身丫鬟过来让本王妃问问话?”

    方大湖想了想,他一向光明磊落,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丫鬟问便问,只要查到凶手便好。

    当即二话不说道:“好。”

    孟漓禾点点头:“最好今日便可派来,方将军请相信,这件事,覃王府比任何人都想尽快查出真凶。”

    毕竟,早点结案,便可以早点采摘茶叶。

    但是这句话,她是自然不能说的。

    宇文澈深深的看了孟漓禾一眼,没有开口。

    看着孟漓禾颇为真诚的眸子,方大湖愣了愣,或许真的是自己小人之心了。

    “好,下官回府便将人送过来。”

    “多谢。”孟漓禾朝着方大湖点点头,她一向很感谢那些家里出了大事,还能积极配合查案之人。

    虽然,这个人今日也颇让他费力周旋了一阵。

    但,凭良心讲,若是异地处之,她也不能保证自己,便可以对待一切冷静,毕竟,身处悲痛之中,看待任何事物都会放大。

    方大湖一愣,下意识也赶紧低头。

    他方大湖不怕蛮横之人,却也受不了别人以礼相待。

    罢了!

    且信他们一次!

    人终于离开,三个人齐齐松了一口气,只是还未等再呼吸一口顺畅的气。

    孟漓禾却忽然开口道:“梅大人,我想要再验一次尸。”

    “这……”梅青方忍不住一愣,“今日验尸之时,你不是在场吗?”

    孟漓禾皱着眉,她虽然是在场没错,但是……这让她怎么说呢?

    斟酌了片刻还是老实道:“今日验尸之时,大概仵作顾及女子身份,只是验了表面,我可能要……嗯,要再仔细验验。”

    “表面?”梅青方觉得自己没有听懂,下意识问道,“还可以验里面?”

    本来孟漓禾说这话时,觉得虽然隐晦,但听的人肯定也能听懂。

    因为如果在现代,发现女子被抛尸,首要怀疑就是是否被人施过暴,更甚至可以通过检测液体DNA确定男人身份。

    但是在这里,大概只是在外表看到没有什么痕迹,便不会深入确认。

    可是,仔细想想,还是确认下的好。

    作为一个小妾,夫君长期不在,也不是不可能做出什么偷*情之事。

    当然,这些她并不能多讲。

    可是没想到的是,这个梅青方竟然不懂,而且问的还这么……

    本来并没有任何旖旎的气氛,被他这么一说,孟漓禾的脸立即热了热,竟是不知道怎么答才好。

    而与之相反的,身边一股忽然而出的冷意,却频频袭来。

    孟漓禾心里一颤,糟,宇文澈这个人工冰箱竟然听懂了啊!

    就说这人心术不正,一点都不如人家梅大人纯洁,哼!

    眼见孟漓禾脸色忽然染上一抹红霞,梅青方仔细再斟酌了方才两人的对话,顿时一惊。

    他,他,他在说啥……

    脸上亦飞快的飞出一抹不正常的红晕,大概是因为紧张,哑着声音道:“漓,漓禾,想验,便……便验吧。”

    宇文澈冷冷的听着这两人的对话,看着同样红彤彤的脸颊,真是够了!

    不管怎么说,他还是正牌夫君吧!

    在他的面前,谈这等事,还有胆给我相望红脸!

    真当他是死人吗?

    眼睛明明带着凌厉的目光,嘴角却忽然扯出一抹笑:“王妃,梅大人还未成亲……你呀……”

    孟漓禾又看到这让人毛骨悚然的笑,顿时一愣,这什么情况?

    宇文澈,你几个意思?

    什么叫他还未成亲?

    我虽然成亲了,但还是清清白白一个花骨朵好吗?

    不要说的我好像因为有经验才提出这个话题一样,我是法医,法医你懂吗!!

    真是欲哭无泪,她怎么就这么倒霉。

    还我清白啊!孟漓禾死死的瞪着宇文澈。

    然而,这一幕却深深地刺了梅青方的眼。

    宇文澈的意思他不会不懂,一个以冷著称的王爷,竟然这般宠溺,再看孟漓禾那眼神,虽说是恼羞成怒,却没有什么杀伤力,看在男人的眼里,最多算是撒娇。

    多么令人羡慕的一对。

    眼见梅青方眼里的眸光暗了下去,宇文澈却带了笑意,看着孟漓禾气呼呼的样子,眼里多了许多挑衅。

    孟漓禾忍不住眯了眼,臭男人,待会一定拉你去停尸房,看我怎么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