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18章 你敢妄言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既然如此,那这个方将军便极有可能是死者家属。

    那么,认尸便是合理的要求,即便是他自己不提,梅青方也会为确定身份主动提出。

    只不过,这会天色已有些略晚,而方将军级别在自己之上,断没有自己不陪同的道理,可是想到那停尸房……

    梅青方还是下意识有些抗拒,毕竟,若是不得已,他还是不愿意前往那阴森的地方,转了转眼珠道:“方将军,停尸间内尸体众多,怕惊扰了大人,下官之前为确认死者身份,特命画师画下了尸体容貌,不如大人先行确认可好?”

    “这……”方将军明显有些犹豫,毕竟,靠尸体的画像确认人,一定有所偏差,万一要是认错了,岂不是……

    梅青方一愣:“方将军若是不信任下官……”

    “说什么呢!”方将军一把拍住梅青方的肩膀,这个状元郎虽然打交道不多,但是却是他难得不讨厌的文官,当真破过几桩大案不说,最主要,并不攀附权贵,他方大湖稀罕!

    梅青方单薄的小身板被这一掌拍的颤了颤,勉强稳住没有倒。

    方大湖为人耿直,常年练兵,都是与士兵蛋子们打交道,这手劲自是不小。

    梅青方忍着发疼的肩膀暗暗吸气,早知道,要受此一掌,还不如去停尸房了。

    毕竟,上次他也去过一次,虽然起初也有些胆怯,但经孟漓禾那么一闹,那一点点的紧张也都化为了无奈。

    那个调皮的女子,竟然想到恶作剧的扮鬼脸,真是……

    一丝无奈又宠溺之情忍不住在心底泛滥,嘴角下意识便要上扬,却是忽然的一刹那,硬生生止住。

    梅青方脸色瞬间变得苦涩不已,那个调皮的女子,在覃王面前,也是这么灵动这么讨人喜欢的吧?

    难怪,连冷情的覃王都能被俘虏。

    眼见梅青方脸色有些难看,方大同不由皱了皱眉,这文官真是敏感多疑,麻烦!

    当即更加重重的拍了一下梅青方的肩膀:“本官是觉得画像可能有所偏差,与不相信梅大人何干?”

    梅青方本就在走神,这一掌堪堪没有受住,直接坐到了地上。

    顿时,地上地下两人大眼瞪小眼,半晌才同时回神。

    梅青方赶紧一骨碌从地上爬起,假装方才摔倒之事没有发生,一本正经说道:“承蒙方将军信任,下官感激不已,只是尸体并未有面部受损,画像还原极高,若是亲近之人,应该不会认错。”

    方大湖这才点点头,再次伸出的手停在半空,想到方才那情景,又冷静的折了回来,假装摸摸鼻子道:“那也好。”

    毕竟,他如今心急如焚,能尽快确认身份自然是好的。

    梅青方自然不会错过这离开方大湖魔爪的机会,赶紧道:“下官这就去给大人拿画像。”

    说完,便赶紧走向书柜,肩膀不由自主的耸动了两下,以缓解那余痛?

    而事实上,方大湖更吃惊,这小身板也太文弱了吧?

    他已经顾忌梅青方是个文官,特意减少力度了,竟然还是受不住!

    若不是今日实在因寻妾心切没有心情,他一定要提议梅青方去他的军营练上几天!

    男人没个肌肉还叫个男人吗?

    他回去一定要好生锻炼那几个儿子!

    梅青方拿起一卷画卷,确认无误后,回身,朝方大湖递去,还特意留出一个手臂的距离,要是再被他拍趴,真是以后没法和他见面了!

    方大湖接过画卷,慢慢展开,只是刚看到图中的发髻之时,便面色一凛,接着不由刷的一把打开画卷,只见画卷之上,一个身穿浅蓝色纱裙的女人双眼紧闭,不是他的宠妾又是谁?

    双手忍不住开始颤抖,再也没有方才那仍抱着一丝侥幸心理故意放松下来的模样,双目甚至有些发红,狠狠的将手里的画卷攥出极为扭曲的褶皱,忽然抬起头,暴怒喊道:“是谁?是谁害死了本官的爱妾?本官一定要让他碎尸万段!”

    梅青方虽然方才已有心理准备,但被他忽然一吼,还是有些愣住,赶紧道:“请将军再给下官一些时日,定将凶手绳之于法。”

    而隔壁的孟漓禾更是一惊,这个方将军,绝对不是个好应付的主儿。

    若是一个不小心,这件事很有可能导致他与宇文澈的矛盾,毕竟,尸体是在山庄发现的,宇文澈怎么都脱不了干系。

    而方大湖听到梅青方所说,不由闭上眼,他虽冲动,却也知此事急不得,深吸一口气道:“她是在哪发现的?”

    梅青方皱皱眉,孟漓禾能想到的,他自然不会想不到,只是,此事他除了老实回答,根本无能为力。

    只不过,还是含糊答道:“北山的茶庄。”

    “茶庄?”方大湖眉头紧皱,“本官的府衙距离北山甚远,为何偏偏在那里?”

    梅青方摇摇头,没有说话。

    事实上,他确实也没有理出头绪。

    却见方大湖忽然眼睛一瞪,眉头紧锁道:“那茶庄可是覃王的?”

    他隐隐约约记得,皇上当年为封王的皇子赐了地,让他们独立经营,不多干涉,而北山似乎就是给了覃王。

    梅青方只得点点头。

    方大湖不由紧皱了眉头,半晌,却忽然冷冷道:“哼,不管那是谁的地盘,出了事别想不了了之。”

    隔壁,孟漓禾的脸色有些冷。

    而梅青方也是赶紧说道:“覃王并没有包庇之意,今日也一直在配合下官调查,将军可以放心。”

    “包庇?”方大湖眼中充满不屑,“自己的地盘发生凶案,他覃王还能多无辜不成?”

    梅青方一惊,他深知孟漓禾还在隔壁,方大湖这一句又格外的大声,虽说他相信孟漓禾的为人,但背后诋毁皇子,终归是不妥,赶紧便要开口提醒。

    门外,却忽然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方将军,案子还没有定论,你却妄断王爷,是不是为时过早了?”

    孟漓禾现在门外,脸色冰冷。

    原本,她是不想激化矛盾的。

    但是,却也不能容忍别人如此诋毁宇文澈,那个男人坏是坏了点,但他说过,不会滥杀无辜,她信。

    所以,她才站出来,以覃王妃的名义站出来。

    方大湖从未见过孟漓禾,此时只觉这女子仪态不凡,但是,却未免太管闲事了一些,顿时大吼道:“你是谁?胆敢管老子的事?”

    孟漓禾脸上几乎要结出冰来。

    梅青方赶紧跳出来调节道:“方将军,这位是覃王妃,今天一天都在配合下官办案。”

    方大湖一愣,这就是那个才到本国不足三天便红便朝臣间的质子王妃?

    难怪他方才感觉到那一股无形的压迫,那是一般女子没有的东西。

    只是自己过于气愤,忽略掉了而已。

    不由咬咬牙,道:“下官见过王妃。”

    孟漓禾脸色稍缓,这个将军倒也不是完全鲁莽之人。

    不过她也坦然受了这个礼,她是正一品,朝堂上,不用为她行礼的人,少之又少。

    宇文澈说的对,官阶在此,礼法便不能少。

    “免礼。”孟漓禾故意悠悠道,“本王妃一直敬方将军是条光明磊落的汉子,想必方将军自己也这么认为吧?”

    方大湖本就性格耿直的他自然不能理解孟漓禾的弯弯绕绕,当即直接回道:“那是自然,下官自认一向光明磊落。”

    “嗯。”孟漓禾应了声,“所谓君子心如镜,那本王妃困惑的是,光明磊落之人何以用小人之心度人呢?”

    方大湖一愣,断没有想到孟漓禾在这里等着他呢,可偏偏似乎她的话又只是引用古语,虽然影射的是他,却又偏偏不能反驳,不然就是对话入座。

    而他方才,也的确有些口不择言,小人之心了。

    当即沉默良久后,回道:“王妃说的是,下官失言,还请王妃体谅下官痛失爱妾。”

    梅青方忍不住目瞪口呆,他可是素闻这个方将军极少认错,是个十分执拗之人,今天竟然向孟漓禾低头了?

    “无妨。”孟漓禾缓缓道,“本王妃自是体谅你的心情,否则仅凭方才那句话,就可以直接治你一个对皇室不敬之罪,又何用过来提醒?”

    方大湖心里“咯噔”一声,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确实是因为一时痛快差点招来大祸,后背不禁有些冷汗湿衣。

    赶紧道:“多谢王妃。”

    孟漓禾脸色彻底缓和下来,不再追究这件事,而是转而说道:“不过方将军有一句话说的对,不管是谁的地盘,也别想包庇。”

    方大湖这次没有开口,因为他还没有彻底理解这个覃王妃的意思。

    孟漓禾接着道:“方将军,既然此事发生在覃王茶庄,本王妃可以代表覃王承诺,务必会给方将军一个交代,也请方将军节哀顺变。”

    方大湖一愣,这个女人好厉害。

    先给他一棒槌再给个枣。

    树了威信又给了好处,且每处都恰到好处的留了余地。

    淡淡几句话,让他既体会到厉害之处,却又给了台阶下,让他不至很难堪。

    他终于可以理解,为何这个女人这么有名了。

    覃王当真是好福气。

    这女人想来不管是打仗还是治国,都会是一个很大的助力。

    话已至此,若是自己再纠缠,那真的说不过去,也只好再次谢过孟漓禾之后,转而对着梅青方道:“既然如此,梅大人请将尸体交于本官带回吧。”

    然而,却听……

    “不可。”

    “不可。”

    两个声音似乎是喊着一二三一般一同喊出。

    喊话的两人下意识对望,眼里是一如既往地默契。

    然而,闻声的方大湖却再次冷了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