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17章 谁家爱妾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宇文澈脚步停下,只是背对于孟漓禾。

    孟漓禾不由绕到他身前,大声质问道:“宇文澈,你想怎么样?”

    她知道,方才自己那番话已经得罪到他,如今,倒不如一次说清楚,省的他神经病一样拿生意开玩笑。

    宇文澈却淡淡说道:“本王想去府衙。”

    孟漓禾脑袋嗡嗡响,这男人,明知她在说什么,却顾左右而言他,这是摆明了不想好好和自己谈了。

    也好,既然这样,那她就当他不计较了好了,到时候别后悔!

    “好,既然这样,带我去。”说着,便走到他的眼前,竟是一把抓起他的手,放在自己腰间,冷静道,“走吧。”

    宇文澈却丝毫未动,而是冷冷道:“本王觉得,以你和梅大人的关系,此案还是回避些好,本王不想让人觉得,本王倚仗你占了梅青方的关系。”

    孟漓禾愣住,所以,这才是他方才这样做的原因?

    就因为不想让人觉得,倚仗了她的关系?

    这是什么破思想!

    当即说道:“为什么不能倚仗我?我是你的王妃啊!”

    宇文澈意外的挑了挑眉。

    孟漓禾说完,自己也是愣住,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暧昧?

    宇文澈却是冷冷一哼:“原来你还记得你是王妃。”

    孟漓禾忍不住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宇文澈更是被她问的恼怒,这个女人,怎么该聪明时反而傻?

    于是更没好气的反问道:“朋友便可以对王妃不用行礼,那若是日后你做了皇后,大殿之上,就因为朋友,便无需行礼吗?”

    只不过说完,与方才孟漓禾的感觉一样,自己也是有所惊讶,他竟然说出了自己心底最深的秘密。

    他韬光养晦这么多年,竟是在她面前,说出了想做皇帝的意思。

    而孟漓禾的关注点却完全不在这,她的确被宇文澈的话问住。

    方才她的确是冲动了。

    她怎么忘记,这里是古代,古代这个环境,就代表着有君臣之分,等级之分,父子尚需行礼,何况只是朋友?

    就算她不想,却也只能在私下里免掉,方才那个场合,的确是不应该的。

    她怎么就糊涂了?

    难怪宇文澈会生气,只是,等等,他方才说皇后?

    顿时睁大了一双眼,仔细看着宇文澈的脸道:“王爷,你觉得我可以当皇后?”

    宇文澈怔住,他方才只是注意到了泄露想成大统这件事,却没意识到,他竟然莫名其妙将孟漓禾摆在了皇后的位置。

    不过,还好她的关注点是这个。

    顿时故作不屑的看了她一眼:“你自己觉得呢?”

    孟漓禾忽然笑开了花,大言不惭道:“我觉得还不错,嘿嘿。”

    宇文澈懒得理她,本就扶在孟漓禾腰间的手一个用力,将人揽住,直接朝山下飞了下去,却没看到怀中,某人露出了得逞的微笑。

    不管怎么说,好像糊弄过去了哇!

    虽说官府审案,宇文澈和孟漓禾作为官阶品级大之人,只要不涉及国家机密之案,是可以旁听的。

    但是,毕竟是自己茶庄出的事,加上孟漓禾与梅青方的关系,即便是到了府衙,两个人也回避了问话。

    只不过,宇文澈因为什么事暂时离开,只余下孟漓禾一人在此等候。

    而因为茶庄人数众多,这一圈大概的问下来,也依然是过了一天之久。

    梅青方终于从审问室出来,想到还在等候的孟漓禾,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

    虽然他此时,莫名的还是不知道应该怎样面对她。

    孟漓禾一见梅青方过来,赶紧迎上去:“可有任何线索?”

    梅青方避开孟漓禾的视线,摇摇头道:“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茶庄近日都在采摘茶叶,甚至都没有下过山,这些人里面,彼此之间都见过,根本没有做案的可能,而且也请他们认过画像,无人见过死者。”

    孟漓禾皱皱眉,既然都无人下山,也不允许人私自上山,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尸体埋到这里,几乎不可能。

    没想到一个这么简单的抛尸案倒是如此棘手。

    “不过,我在请老先生确定人数,查一查山上之人是否有遗漏。”梅青方看着眼前与平时一样,陪自己断案的孟漓禾有些恍惚,下意识的还是将案情发展全部告诉于她。

    只不过,明明已经在山上之时已经得到她莫大的认可,这会单独面对她,一切似乎如往常般一样,梅青方还是莫名感觉到一股无力,说不出的精疲力尽,甚至头也微微发疼。

    或许,是这一日下来,连轴审问有些累了吧。

    手忍不住狠狠的捏住眉心,双眼闭起,似是想要将这感觉驱散。

    忽然,一只手轻轻拉住他的手,柔声在耳边响道:“不要这样捏,会出印子,若是头痛,可以试着捏捏太阳穴。”

    “太阳穴?”被拉开手的梅青方有些愣神,下意识问道。

    孟漓禾一愣,在现代,几乎无人不知太阳穴的存在,怎么反倒一向秉承中医的古代,反倒是这么不普及了?

    还是说,这个梅青方,当真是个书呆子,科考前只知道念四书五经,科考后只知道断案?

    心里不由好笑,双手忍不住抬到他的头两侧,分别伸出一根手指,覆压在太阳穴上,稍稍用力按揉道:“是这里。闭上眼睛感觉一下,是不是舒服一些?”

    她是医生,虽然学的是法医,但首先的身份是医生,医科大学那五年,临床医学是基本,所以倒并非因为她是现代人,所以面对男人时没有那么多的顾忌,而是在她眼前,凡是不舒服者皆为病患,没有哪个医生因为顾忌男女有别,所以不去为病患治疗的。

    因此,她毫无顾忌的帮梅青方开始按压起来。

    梅青方忍不住照着她所说,闭上双眼。

    只觉随着那柔软的指肚恰到好处的按压,头中方才的疲惫感渐渐消失,而从那指肚的触碰中,得到的微弱却源源不断的热量,慢慢将疼痛一点一点驱散。

    仿若严冬里冰雪融化,汇成河流,眼前有花朵绽放。

    心里那股自山上以来,虽然极力忽视,便依然存在的距离感在这一刻忽然消失,甚至于想要更加贴近……

    梅青方猛的睁开眼,他在想什么?

    眼前,是孟漓禾放大的面容,那绝美的脸上带着疑惑,手上的动作一停,诧异道:“怎么了?”

    梅青方却忽然一个激灵,猛的退开几步,脱离开孟漓禾的手。

    “梅大人?”孟漓禾的双手被晾在半空,有些不知所措。

    梅青方目光闪烁,不敢直视孟漓禾的眼:“我……你……你是王妃,这样子不妥。”

    孟漓禾一愣,慢慢的放下手,眼底似是蒙了一层灰。

    他终究还是介意了。

    眼见孟漓禾眼里黯然无光,梅青方只觉心里十分抽痛,可是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说什么。

    盛传覃王性冷,却独独对这个王妃没有冷待。

    而进宫第一日,王妃便得皇上垂青。

    即便他并没有故意去听,也不断听到有人在感叹这个敌国的质子王妃,到底有何过人之处。

    如今,他却是都明白了。

    只是,这一刻,他却希望她平凡一点。

    还是那个,他以为自己偶然得来的珍宝,而不是众星捧的月亮。

    “大人,方将军求见。”

    门外,忽然出现的属下,打破了屋内的尴尬气氛。

    梅青方终于回过神,身子转向门外。

    方将军乃是出了门的火爆脾气,平日尤其瞧不惯文官,且和他一样,从不占派别,若是没有要紧事,定是不会来此,当即皱了皱道:“快请到正厅。”

    说完,便不再看孟漓禾,直接走出门去。

    孟漓禾叹了一口气,缓缓坐下。

    很快,门外便传来一声声掷地有声的脚步声,与梅青方略轻的脚步声并不一致,一听就是习武之人。

    只听梅青方十分恭敬的将人引到孟漓禾所在偏厅隔壁的正厅,因为只有一墙之隔,且白日里也没有关门避人,所以里面的一切响动听的十分清楚。

    而一进到屋内,梅青方还未来得及请人落座,方将军便直接开口道:“梅大人,本官听闻今日梅大人在查一桩抛尸案,可能让本官看上一看?”

    梅青方不由一愣,方将军的官阶比他大,按理一些命令应该要服从,但涉及到命案,梅青方还是有些为难道:“按照律法,尸体乃破案关键,若非必要,不得轻易示人,不知方将军有何缘由?若是可和下官讲,下官也好做一些。”

    孟漓禾在一旁屋子摸摸下巴,这梅青方的情商也还可以么!

    只听方将军忽然重重的“哎”了一声,接着便是一阵沉默,之后才说道:“不瞒大人说,今日本官回来才发现,本官的爱妾失踪了。”

    “哦?”梅青方一惊,不由道,“所以今晨来报案的丫鬟……”

    “是本官爱妾的贴身丫鬟。”方将军直接接过话,接着双目一凝,忽然恨恨的说道,“都是本官那正房,趁着本官不在,不理会丫鬟所报,直到她偷溜出府向大人报案,回府后不仅毒打一顿,还关进了柴房,直到本官回府后,亲自找人才知晓!”

    梅青方不由点点头,原来是这么回事。

    隔壁,一直听着的孟漓禾却心里“咯噔”一声。

    此人为朝廷重臣,既然能亲自上府衙寻人,定然是十分宠那妾室。

    若是那具尸体当真是他的爱妾,如今被发现在宇文澈的地盘,那事情,就相当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