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16章 挑衅置气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宇文澈那眼神,此时几乎可以杀人。

    没有人胆敢这样挑衅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挑衅自己。

    孟漓禾又怎会不清楚?

    她的一番话可以不让梅青方难堪,却给了宇文澈很大的难堪。

    可是,这是你们逼我的。

    她从没想过和宇文澈对着干,但是前提,不要触及她的底线。

    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

    孟漓禾却觉得,第一次这么坦然。

    只不过,终究还是顾及了王妃的身份,转过头对着老者解释道:“梅大人与我是故交,还请老先生配合梅大人查案。”

    老者立即点头连连称是。

    而周围人却通通都傻了。

    不过,茶庄人因为盲目崇拜,且搞不清楚状况,只觉得原来梅大人也是他们王妃故交,妥妥的人见人爱典范!

    而那段话简直霸气十足,而且重情重义,就是有点容易被误会。

    不过看王妃和王爷的恩爱程度,以及王妃身上自带的仙女光环,他们绝对不会觉得王妃和梅大人有什么。

    所以王爷你不要这样看着王妃啊!

    吃醋也要合理,不然女人会害怕啊!真是让人着急。

    而梅青方的下属们也呆了。

    在朝廷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听说朋友间不用行礼的。

    要知道,王妃那可是正一品。

    他们的梅大人只是正四品。

    这中间差了这么多级呢!

    于是,方才还觉得伤透心的下属们此时觉得,自家大人妥妥长脸。

    仿佛,他们也可以昂首挺胸了一般。

    做不了老婆也没关系嘛!

    这么重情义的豪情女子哪里找?

    然而,最震惊的自然莫过于梅青方。

    方才那一瞬,除了惊讶,他并不是没有一丝的怨气。

    所以,他特意行了个大礼,下意识的赌气。

    然而,他却万万没有想到,孟漓禾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他说出这么一段话。

    虽然,他从未怀疑过她所说。

    但,在这个情境说,与单独对他讲,绝对不是同样的意义。

    不知道为何心里还是隐隐有些发堵,但孟漓禾既然这般对他讲,他若是再扭捏,便当真不是男人所为。

    所以,当即抬起头,掷地有声道:“好,漓禾。”

    孟漓禾一愣,有些微微惊了一下。

    倒不是不能叫这个称呼,只不过,之前让他叫之时,他都拒绝了,而她方才也只是那么一重复,谁想他如今,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叫出来,着实有那么点……

    毕竟,其实她本意也是私下叫的啊!

    呜呜,梅青方你的情商要和智商同步多好啊!

    这一下,原本还十分有底气的孟漓禾,略略忐忑起来。

    这下子,宇文澈绝对不会轻饶她。

    只不过,事已至此,她也不会主动低头就是了,于是依然维持着笑容,不过也转移注意力道:“尸体在这边,梅大人快被人查看吧!”

    梅青方点点头,将乱七八糟的心思暂时抛之脑后,走到埋着尸体的地点前,看着只露出一只脚的尸体,命人将土全部翻开。

    孟漓禾这才松了一口气,偷偷瞟了一眼宇文澈。

    只见他脸色冰冷,竟是对着自己冷冷一笑。

    那眼神,是显而易见的疏离。

    只是,为何也觉得那里面透着些受伤?

    不由再次看去,宇文澈却已经移开了目光。

    孟漓禾皱皱眉,也许是她看错了吧?

    宇文澈哪里是她可以伤到的人?

    而一旁的宇文峯此刻却是苦笑不已,因为孟漓禾无论生气也好,松气也罢,自始至终没有看过他一眼,没有注意过他的感受。

    在她心里,他根本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吧?

    而他,却时时注意着她,无时不刻不被她的身影牵动。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是在得知她和二哥只是名义夫妻之后吗?

    为何那天得知之后,那么开心。

    他只知道,从此便没有管住自己的心。

    甚至开始不断回想,迎亲的那一天,他坐着高头大马,在城前迎接。

    只是,接的却是别人的新娘。

    而偏偏这个别人,是他最亲近的二哥。

    是即便知道是名义夫妻,也不能表露的对象。

    而自己刚刚那一刻薄的表现,如今让她生气了吧?

    还是,她根本也不在意。

    说不出的苦涩充斥心底,宇文峯忽然上前一步道:“二哥,我想起府里还有些事,这里,若是需要我,再请暗卫叫我吧。”

    宇文澈目光深邃,却没有说什么,但是手却终于抬起,拍了拍他的肩膀。

    看着宇文峯离去的背影,宇文澈眯了眯眼,之后深深的叹了口气。

    越陷越深了。

    这个孟漓禾,怎么就有这么大的魔力?

    从小与宇文峯一起长大,因为自己母妃的缘故,一直被端妃娘娘抚养良久,宇文峯的一举一动他都再熟悉不过。

    他怎会看不出,宇文峯的眼神在看孟漓禾时不同?

    只是,他曾经不止一次想过,端妃娘娘对他有恩,若是他想要的东西,他一定会尽全力给他。

    可是,在面对孟漓禾却犹豫了。

    为什么呢?

    是因为觉得这本就不可能吗?

    还是……

    “大人,尸体挖出来了。”

    忽然,身边官兵的声音忽然闯入耳中。

    宇文澈收回思绪,转过头来。

    只见地上,一具女尸已经完全暴露。

    纱裙上虽是被土和泥弄的不甚狼狈,但是依然看得出面料十分好,再看那面容,虽然不是极好,但也颇有几分姿色,看样子,年纪最多二十多岁。

    面色不由凝重起来,这个女人的身份,怕是没那么简单。

    梅青方亦是皱了皱眉,因为周围如此多人,会很影响仵作验尸。

    “老先生,茶叶上市在即,让所有人先抓紧采茶,待有需要再招来问话即可。”孟漓禾忽然在一旁道。

    老者立即领命去将人派走。

    因为王爷在此并未反对,而且,王妃说的并不无道理。

    “只是,任何人不得离开茶庄。”孟漓禾忽然想到,又在身后补了一句。

    深深的看了一眼孟漓禾,还是她和自己最有默契,梅青方亦对官兵们挥挥手:“你们去把守,确保无人擅自离开。”

    周围人很快被疏散,只余下梅青方,仵作,孟漓禾和宇文澈。

    宇文澈自始至终未发一言,也没有再看孟漓禾一眼。

    被一路抬上山的仵作,因为保存了体力,所以这会十分有精神。

    而孟漓禾,亦是全神贯注的同仵作一起注视着尸体。

    虽然并不动手,但随着仵作的动作,也相当于将尸体验了一遍。

    只不过,这尸体却是干干净净,并没有受到什么外伤。

    良久,仵作终于抬起头:“大人,此人应当是窒息而死。”

    梅青方点点头:“来人,将这尸体抬回府衙,顺便去查一下,是何身份。”

    赶过来的官兵说道:“大人可还记得,今晨有人前来报官?”

    梅青方一愣:“你是说,那个小丫鬟?”

    今晨的确有个人前来报案,看那样子像是丫鬟的打扮,说是丢了个人。

    但是,只说出了穿着一件浅蓝色衣裙,嘴里说着回去拿画像,这一回便没有再回来。

    想着或许是人自己回来了,或者是找到了,梅青方也没有在意。

    经这一提醒,不禁仔细朝尸体看去,只见那衣裙被泥泞殷实,呈现深蓝色,而褶皱处没有湿的部分,却是浅蓝色。

    梅青方眉头一皱:“速去查,报案的是谁家丫鬟。”

    官兵领命而去。

    梅青方又像已回来的老者问了许多详情。

    半晌忽然道:“此地是案发现场,按律应封锁。”

    老者一听,赶忙求情:“大人,使不得啊,采摘茶叶只能这几天,耽误不得啊!”

    说完,见梅青方没有开口,赶紧目光向宇文澈求助,毕竟,这天下都是宇文家的,这点小事,只要王爷开口,相信不会有哪个朝廷命官不通融。

    然而,宇文澈却似未看到般开口:“一切按律执行。”

    孟漓禾皱了皱眉,还是想要开口求个情,毕竟,只要人不走,其实并不影响他办案,而且,所谓封锁也可以继续执行,只是,范围减小便可。

    想着便开口道:“梅大人……”

    谁知宇文澈却直接打断道:“王妃,本王知道你与梅大人的交情,只是,这殇庆国律法,岂是因你们二人私情便可以枉顾的?再说,梅大人从不与人结交,帮了本王便是站了阵营,梅大人可要想清楚了。”

    梅青方一愣,断没有想到宇文澈竟是这般刚正不阿之人,不知作何感想,只得说:“王爷多虑了,下官会依律法行事。”

    说着,忽然喊道:“来人,将山上所有人带回府衙,本王要逐个问话。”

    老者一愣,断没有想到是这个结果,只好重重的哎叹一声,自行离去。

    孟漓禾紧紧握了拳。

    宇文澈,好样的。

    竟然为了和她置气,茶庄都不要了!

    她才不信他会如此死板,不知何为变通。

    一阵无比大的动静之后,山上恢复了前所未有的寂静。

    以宇文澈和孟漓禾的地位,自然无人敢押。

    山间,很快仅剩两人迎风而立,静静对望,沉默不语。

    耳边,只有山风呼啸而过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宇文澈忽然抬了脚,默然转身离去。

    孟漓禾立即眯起眼,忽然大喊道:“宇文澈,你给我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