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15章 真实身份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而孟漓禾朝山下望去,只见乌压压一堆官兵正从山脚下往山上走,而那走在最前方之人,正是梅青方!而同一时刻,宇文峯也皱了皱眉:“官府为何这么快就知晓了?”

    宇文澈目光冰冷,却是转头看向孟漓禾。

    而孟漓禾此刻的注意力完全没有在他二人身上,不仅没听到,亦没有看二人,目光正随着梅青方的身影动着。

    宇文澈握了握拳。

    而刹一见到梅青方,孟漓禾不由怔住。

    不过很快也明白过来。

    他是提刑官,城里的凶杀案,本就应该他来负责。

    只是,方才他们还在商量是否要报案,他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但是,也只是这么想了一下。

    因为,总归案子是要报的,她作为刑侦师,第一个不同意延后报案一说,因为那会给查案之人带来很大麻烦,也会影响断案的正确性。

    她现在关心的是,她要怎么面对梅青方。

    他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如果可以,她绝对不希望是在这种情况下让他知道。

    梅青方每次办案之时,脚步便十分之快,孟漓禾是领略过的。

    如今,眼见他离山上越来越近,孟漓禾更是越发忐忑起来。

    忍不住锤锤头,早知道,就早些告诉他好了啊!

    尤其上一次宇文澈这个家伙,还说什么与王妃一起接待,这不是妥妥的让他难堪吗?

    孟漓禾忍不住朝宇文澈看了一眼。

    却见他此时正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

    顿时眼睛瞪大,这家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看着她的?

    所以她方才的举动已经被他看到了眼里?

    一种被看穿感油然而生,孟漓禾第一反应便是,糟,要是他的恶趣味发作怎么办。

    她尚能承受的住一些,梅青方脸皮那么薄,可不能被他整。

    当即便想脚底抹油,直接溜走。

    大不了,她等会找个机会先坦白,再出来一起查案。

    想了想,还是硬着头皮道:“王爷,既然官府之人来了,我便先去诗韵那了。”

    说完,几乎不待他同意,便要转身开溜。

    “孟漓禾。”

    身后,宇文澈淡淡将她叫住。

    才迈出一只脚的孟漓禾不得不把脚又收回,转过身,佯装无辜道:“王爷何事?”

    宇文澈脸色未变,只是道:“此案事关本王,你不想管么?”

    话一出口,除去宇文峯,周围之人均是一愣。

    哎呦我滴妈,一个凶杀案,为何缠着他们漂亮的王妃管呦。

    看不出来王爷冷冰冰,倒是挺粘人啊!

    这来了几次都带着王妃,如今王妃离开一会都不让,真是受不了。

    我们这些大妈都表示过来人都没眼看。

    孟漓禾苦着一张脸道:“不是,我是觉得梅大人断案一向厉害,而且,诗韵那里还需要我不是?”

    宇文澈忽然冷冷一笑:“你倒是对他有信心。”

    宇文峯闻言皱皱眉,目光不由看向正在山路上行走的那个身影。

    他确实听说过,之前的阴谋,是孟漓禾协助梅青方破获的,但是现在看这个样子,他们二人之间,难道有什么?

    心里忽然十分的不舒服。

    虽然她和二哥是名义夫妻,但是和这个人?

    他接受不了。

    孟漓禾摸不清宇文澈是什么意思,因为他吃自己的醋是不可能的,唯一解释又是对绿帽子的执念。

    既然你那么担心头顶变绿,那我躲开还不行吗?

    真是的。

    孟漓禾无奈道:“那王爷,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诗韵的病已经几年了,也不在于这一时,二嫂你如此聪颖,不如就留下来帮忙吧。”

    孟漓禾愣住,因为这话竟然是宇文峯说的。

    宇文澈淡淡的看了一眼宇文峯,没有说话。

    众人更是惊呆,连五皇子都开口挽留覃王妃,可见他们的王妃果然受大家喜爱啊!

    也是啊,这种美人看看就心旷神怡啊!

    恨不得画个画像回家裱起来。

    孟漓禾不由向梅青方看去,只见他已经离这里很近,而自己现在还在这地里,若是出去,想必也会和他碰个正着。

    罢了,早晚要知道。

    只希望,他还能对自己像以前那样,真正可以忽略身份交朋友。

    “好吧,我留下。”孟漓禾低声说。

    只是,宇文澈你等会别太过分,若是敢对他恶趣味,我就和你拼命!

    孟漓禾狠狠的瞪了一眼宇文澈,当然必须趁他没有看自己的时候!

    简直勇气可嘉!

    “草民见过大人。”离这边尚有一段距离,老者便赶忙上前迎接。

    梅青方依然脚底生风,边走边摆摆手:“这里可是有发现尸体?”

    “不错。”老者赶紧紧追梅青方的步伐回答。

    “那麻烦老先生带路。”

    老者不由擦擦汗,看着他呼呼而去的背影颇为无奈,让他带路为何还要走在他前面?

    而事实上,梅青方刚一说完,就发现不远处围着一群人,不用多想,也知道肯定是凶案现场。

    当即,脚步更加加快,朝着目的地而去。

    众人一见官兵前来,立即一层层离开。

    之所以是一层层,是因为大家把里面的几人团团围住了。

    只不过,有的的确是看热闹,但绝大部分的人都是想趁机近距离看看王妃。

    毕竟,上次只从头顶上看到飞过,委实不过瘾啊!

    而包围圈散开,里面的人很快露出。

    同在朝廷为官,宇文峯此时还穿着朝服,梅青方一眼便被这朝服吸引了去。

    惊讶了一瞬,才认出是谁。

    赶忙道:“下官梅青方见过五皇子。”

    说完,余光一撇,只见覃王也在,而且脸色似乎很不好,心里暗道糟糕,按照官阶,他是应该先给宇文澈行礼的,只是宇文澈一身便装,他方才竟是没看到。

    赶紧行了个比宇文峯更大的礼道:“下官见过覃王,方才一时眼拙未看到王爷,还请王爷降罪。”

    谁知,宇文澈竟难得的好说话:“无妨,你也是着急办案。”

    梅青方松了一口气,赶紧要去查尸体。

    却听宇文澈再次说道:“不过梅大人,这里还是有个人,你没有看见。”

    说着,移开自己的身子,将刻意向他身后躲的孟漓禾露了出来。

    被暴露的孟漓禾一惊,这次,眼睛直接狠狠的瞪上他,这个臭男人,一定是故意的!

    而梅青方则是十分疑惑,难道,这里还有人需要他行礼么?

    赶紧抬头看去,却见眼前,一个他十分熟悉的女子正站在那里,只不过是低着头,好看的眉头蹙起,略有些忐忑的模样。

    眼里瞬间迸出惊喜的光亮,还来不及想她为何在此,便下意识叫道:“孟姑娘。”

    孟漓禾手中一颤,不知道怎么回答。

    同样是男人,梅青方那目光尽收宇文澈与宇文峯眼底。

    宇文峯只觉这个眼神十分刺眼,而这个称呼更是……

    不由故意道:“梅大人,这位是我的二皇嫂,覃王妃。”

    私底下,他是叫宇文澈二哥的,更显得两人亲近,如今到了人前,自然要称呼一声二皇嫂。

    梅青方顿时怔住,忍不住看着孟漓禾,下意识道:“覃王妃……”

    这个冲击的确有些大,任凭他无事之时如何猜想,也未想过,孟漓禾会是王妃。

    只是,本已想过不管她是什么身份,知道的时候都坦然接受,为何现在却觉得心里有些发堵?

    而身后的那些官兵们更是眼珠子都要瞪出来。

    谁能告诉他们,为何覃王妃会频频出入府衙?

    他们还以为,他们的梅大人终于可以情窦初开,娶妻生子了,结果竟然他们期待的对象已经嫁了人?

    真是好伤害他们脆弱的心。

    眼见梅青方眼里的受伤,孟漓禾忍不住咬住下唇。

    他一定是怪自己隐瞒他了。

    她真是可恨。

    竟然给他置于这样一个难堪的境地!

    方要说什么,却听宇文峯再次说道:“不错,我只是提醒梅大人,也别忘了礼仪。”

    梅青方恍然回神,目光木然的看着孟漓禾,硬生生的行了个大礼:“下官……参见覃王妃。”

    孟漓禾只觉心里一阵刺痛,那个意气风发的男子,何时如此窘迫过?

    她实在是不明白,宇文澈生气也就算了,宇文峯为何也要这般对他!

    这件事,要说错,错的是她!

    是她占着朋友的身份,却没有做到朋友间的坦然。

    是她打着担心身份阻挠友谊的旗号,却做着让身份伤害朋友的事。

    她前世没有亲人,朋友和搭档对她来说是全部。

    这一世,她更是不仅身边亲人和朋友,有的只是危机和险境,只有梅青方将她视为朋友,让她面对之时,不需要费心防备,感觉到那种久违的轻松。

    而她,竟然让他双面夹击,饱受难堪,在这么多的下属面前,抬不起头,甚至,还可能会受人嘲笑。

    孟漓禾只觉周身愤怒的火焰熊熊燃烧,终于,叛逆的小火苗被激起,对着梅青方道:“梅青方,你我是朋友,我说过,在你面前,我只是孟漓禾,我们之间没有身份之别,你,可以叫我漓禾,那段话是我的肺腑之言,亦是我的承诺,永远生效。”

    话音一落,孟漓禾就感到周身气压顿时降低,周围一片鸦雀无声。

    而她却是浅笑,转头,直接对上宇文澈冰冷的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