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13章 昨晚怎么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头疼欲裂。

    孟漓禾紧紧皱着眉,好久才睁开双眼。

    浅蓝色的沙帐将周围染成一片蓝色,在阳光下如沐浴蓝天下,让人只觉心旷神怡。

    只是,这并不是自己的屋子!

    孟漓禾第一个反应就是,我的老天,她不是又穿越了吧!

    赶紧下意识看自己的衣服,雪白纱裙,与昨天穿的一模一样,只是有些凌乱,孟漓禾终于稍微放下了心。

    然后,却顿时睁大了双眼。

    不对,她昨晚是和宇文澈在喝酒!

    然后,被他抱进了房间。

    所以,这里应该是宇文澈的房间。

    心里顿时一惊,糟了,她怎么会睡在这里?

    昨晚她开始还是清醒的,但啥时候开始醉的呢?

    她怎么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她只记得,宇文澈好像说了不讨厌她,接着又说了什么,竟是完全不记得了。

    天,怎么会这样?

    他们之间没有发生什么吧?

    孟漓禾简直欲哭无泪,自己果然不能随便和宇文澈耍心机啊!

    赶紧坐起来,检查了一下衣服,除了有些凌乱以外,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妥。

    全身上下,除了头真的很痛,其他地方似乎也还好。

    那就说明——应该没什么吧?

    长出一口气,看不出来,宇文澈还真的是个正人君子,没有趁人之危。

    掀开床幔,孟漓禾打算下床。

    这个时间,也不知道宇文澈下朝了没有,昨晚她好像后来说了很多话,偏偏又记不起啥,她不会说错了什么吧?

    只是,双脚刚一沾地,便听外面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便是宇文峯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二哥,你在不在里……”

    宇文峯的话戛然而止,看着床边正在起身的女子顿时怔住,这是孟漓禾?

    她怎么会在这?

    他们二人不是……

    察觉不妥,宇文峯赶紧要转身,孟漓禾也是看到这身影,赶紧要站起。

    只是昨日几乎一天没吃东西,加上宿醉头晕,这会猛的站起,立即觉得天旋地转,眼前发黑,直接朝一旁歪去。

    宇文峯眼疾手快,一个快步上前,一把将孟漓禾要倒下的身子捞住。

    只是,这一捞,却让两具身子不可避免的贴住。

    怀中的身体柔软美好,宇文峯顿时身体一僵。

    孟漓禾因为头晕,倒没有注意他的异样,只是理智我知道不妥,赶紧伸出手要推开他,自己站立。

    只是,手上却没什么力气,宇文峯只感觉她在抓着自己。

    “你们在做什么?”

    忽然,门口一道冷冷的声音传来。

    宇文峯一惊,放在孟漓禾腰上的手,赶紧移开,改为扶住她的胳膊,因为看担心,如果不扶住,她还是会倒。

    而且,莫名的,也想看看宇文澈的反应。

    孟漓禾一只手改为扶住床棱,缓了缓,感觉恢复了一些才道:“我方才差点摔倒,五皇子扶了我一下。”

    虽然,她并不觉得宇文澈会怀疑她和宇文峯。

    但是,毕竟事关他弟弟的清誉,她还是说一下的好。

    “二哥,以往这个时间,你都是在房间内换衣服,我不知道她……二嫂会在。”

    宇文峯也适时解释了一句。

    “嗯。”宇文澈不置可否,只是对宇文峯道,“既然来了,就一起吃早饭吧。”

    说完,便吩咐人服侍孟漓禾洗漱,之后才也被请到了餐室。

    孟漓禾本就是饥饿加宿醉,觉得自己可能有些低血糖,趁着洗漱的功夫,问丫鬟要了两块蜜糖,果然好了许多,只是肚子却是越发饿了。

    既然宇文澈同意她在此吃饭,她也不打算客气,而且,她还惦记着昨晚有没有说漏什么话。

    三个人一起坐到桌前,因为刚刚发生的一个小插曲多少有些尴尬。

    孟漓禾想了想,还是决定打破这局面,不然,她这顿饭别想好好吃了。

    不过,如果和宇文澈说话,大概会变得气氛更冷。

    于是,还是把话转到宇文峯身上说道:“五皇子,看你还穿着朝服,这是直接从皇宫过来的吗?”

    宇文峯有些惊讶,赶紧道:“不错。你瞧我这个记性,今日去拜见母妃时,母妃让我来问问你们何时有空,去趟皇宫,她想要宴请你们。我本来是特意过来问的,结果却给忘了。”

    “是吗?”孟漓禾松了口气,“有段时日未见端妃娘娘了,也确实该拜访一番。”

    宇文峯赶紧接话:“那二哥二嫂觉得什么时候空一些?我好回母妃一下,让她安排。”

    孟漓禾眼神溜到宇文澈那:“这个就看王爷的意思了。”

    宇文澈终于对着宇文峯开了口:“过几日吧,回头告诉你。”

    宇文峯点点头。

    孟漓禾眼珠转了几个来回。

    活跃气氛完毕了吧?

    终于可以开始吃啦!

    于是,赶紧拿出一副女主人的姿态,非常热情的招呼道:“五皇子,菜布好了,赶紧吃吧,不要客气!”

    “好。”宇文峯夹了一筷子眼前的菜。

    于是,他就看到孟漓禾何谓不客气的,直接喝下一碗粥!

    她真是饿死了!

    宇文峯目瞪口呆,不过眼里却不自觉出现许多笑意。

    宇文澈安静的将一勺粥优雅的放到嘴里,余光却没错过两人的互动,面色未动,眼眸却深了深。

    孟漓禾一碗粥下肚,胃里舒服了不少,人也暖了起来。

    所谓人吃饱饭精神爽,胃美满心美丽,孟漓禾又差人盛了一碗粥后,心思立即活络了起来。

    想到昨天晚上的情景,孟漓禾转了转眼珠,讨好的先夹了一筷子腊鱼到宇文澈的碗里,说道:“王爷,多吃点。”

    宇文峯顿时一愣,他二哥有洁癖,之所以一与人同桌吃饭便让人布菜,根本原因就是,别人碰过的菜他绝对不吃。

    嘴里的咀嚼速度明显放慢,若是宇文澈吃下这个东西,就说明他们已经……

    然而,宇文澈果然不负众望皱了皱眉,将手中的勺子一放,吩咐道:“再帮本王盛一碗粥。”

    孟漓禾一愣:“怎么?王爷不爱吃腊鱼?我觉得很好吃啊。”

    说着,竟是把那块已经放到宇文澈粥里的鱼又夹了出来,连着鱼上粘着的粥,一同直接放到了自己的嘴里。

    宇文澈神色一变,看着她张开又闭合的小嘴,之后还伸出小舌舔了一下嘴角,着实像爱吃鱼的小猫。

    嘴角不禁想要上扬,但是想到她嘴里那东西,是沾过自己唇的,立即觉得浑身说不出的不自在。

    “啪嗒。”宇文峯筷子上的花生粒直接掉落在桌上。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宇文峯赶紧低下头装作重新夹菜,只不过,明显心不在焉的状态,让他夹了几次本就不容易夹的花生粒都没有夹起来。

    孟漓禾立即注意到,赶紧好心的想要将筷子伸过去帮忙。

    只是,筷子还未碰到宇文峯面前的菜碟,宇文澈忽然将手里的筷子往桌上一拍,吓得孟漓禾的手顿时一哆嗦。

    “来人。”宇文澈忽然开口,对着闻声赶来的下人道,“今日这花生做的不易夹,拿下去重做。”

    “是。”下人赶紧收起依次几人面前的花生菜碟。

    孟漓禾下意识从自己的菜盘中拿起一个花生粒,明明很好夹的啊?

    而且,不好夹就重做,做你家厨师会不会太难了点?

    只不过,当着下人的面,她一个王妃实在不好这么质疑王爷,只好赶紧在收她的盘子前,偷偷又夹了几筷子花生粒放到了自己碗里。

    然后眼巴巴的看着这明明做的很美味的花生菜盘端走。

    屋内,很快又恢复了三个人。

    因为宇文澈并不喜欢别人在一旁伺候,所以,下人们每逢布完菜便出去。

    孟漓禾又喝下一碗粥,接着拿起面前的小包子,转了转眼珠道:“王爷,那个,昨晚……不好意思我酒量不济,喝多了,所以占了你的床。”

    其实她想知道的是,宇文澈到底有没有睡在一边。

    毕竟,就算并没发生啥,毫无意识的和他睡在一起一个晚上,想想也是有些那啥的啊!

    因为宇文峯知道他们二人的关系,所以也没有刻意避开他。

    宇文峯闻言果然一怔,所以,昨晚是因为喝多了所以才留下的么?那么他二哥……

    不知为何,他同孟漓禾一样,也在等着宇文澈的回答。

    然而,宇文澈没有抬眸,只是喝着新端上来的粥,含糊的“嗯”了一声。

    孟漓禾很纠结,大哥你到底是说句话啊!

    于是,不甘心的再次说道:“也不好意思让王爷留宿在外了。”

    猜得到孟漓禾所想,宇文澈故意不说话,继续喝下一口粥,对着宇文峯道:“这两日,可有发现标记?”

    宇文峯一口粥呛在嗓子里,本来还在偷听他俩的对话,怎么也没想到话锋竟然朝向了自己,咳了两声才回道:“还没有发现,我们的人不好大张旗鼓去查,可能还要再过些时日,我会命人抓紧。”

    宇文澈点点头,没有多说。

    孟漓禾明显被吸引了注意力,不由问道:“可是那黑色。。标记?”

    “不错。”宇文峯抢先回答。

    “哦。”孟漓禾皱起眉,那个确实要费些功夫。

    不过,话题没有再继续,孟漓禾还是很快又想到自己的事还没问完,毕竟她在现代的时候酒品就不怎么好,经常喝醉后说胡话。

    咬了咬牙,干脆问道:“王爷,我昨晚没说什么奇怪的话吧?”

    比如说什么我是穿越啊灵魂之类的!!

    当然她不能提示!

    宇文峯不由失笑,看二哥的样子,明显不想多提,这个女人还真是执着。

    宇文澈却是闻言抬起头,慢慢将手中的筷子放下,直视孟漓禾的眼道:“你觉得你应该有什么奇怪的话和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