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12章 对王爷玩火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宇文澈静静的看着孟漓禾的脸,想确认她到底是不是真的醉。

    这个女人,从一开始就太会演戏。

    真真假假,他自以为一直看的破,一直以为她依然在自己的手掌心翻腾。

    所以,也每每任由她去了。

    但是今天,他却怀疑了,不知道是怀疑她,还是怀疑自己的能力。

    他只知道,如果今天,他不知道那个人是逍遥阁阁主,想必他也不一定能马上分辨她的假话。

    只是,她为何要对自己撒谎呢?

    逍遥阁,从没有人被他们接到任务后放弃过,孟漓禾,到底是怎样,毫发无损的从那里面出来的,竟然,还是逍遥阁阁主亲自护送。

    饶是他,也想不明白。

    第一次无法掌控一个人的感觉如此强烈,宇文澈不由眯了眯眼。

    眼前的孟漓禾双眼含泪,嘴巴嘟起,脸色红润,正直直的望着他,看到他看向自己,也不躲不避,似乎就是非要他说不可。

    宇文澈眸色加深,忽然伸出手,一把揽住她纤细的腰肢。

    孟漓禾心里猛的一跳,然而脸上却神色未变,心知这大概是宇文澈的试探,还故意往宇文澈的怀里靠了靠,嘴角扬起,仿佛满意了一些。

    看不出她是真醉还是在装,宇文澈干脆站起身,一把将人从膝盖下捞起,直接一个公主抱,将孟漓禾向内室抱去。

    孟漓禾忽然身子一空,头向后一仰,只觉刹那间脑子便更加晕了几分。

    只是,虽然有越来越晕的迹象,但她的确是保持着理智的。

    她方才听到胥所说的令牌,的确心里不痛快,所以过来找宇文澈,说不清自己要干嘛,只是想过来。

    但是既然喝了酒,她何不借着醉意试探他一番?

    就算试探不出什么,把这火发一发也是好的。

    不过她也知道宇文澈没那么好骗,所以要骗他,必须豁出去。

    只不过,昏黄的灯光下,孤男寡女以这种姿态走向床,她的心里不紧张绝对是假的。

    宇文澈的酒比她喝的多很多,他该不会表面没醉,其实已经醉了吧?

    喝酒乱……的简直不敢想。

    可是,如果这会挣扎着下来,绝对前功尽弃。

    孟漓禾心里飞快的盘算着,脸上却笑意盈盈,甚至还用手揽住了宇文澈的脖子。

    “王爷,你要带我去哪儿?”孟漓禾眼波流转,脸上越发红润。

    宇文澈淡定向前走,低下头注视着孟漓禾的双眼,忽然勾唇一笑:“你不是问本王是否喜欢你么?那么本王便证明给你看。”

    孟漓禾心里“咯噔”一声,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暧昧?

    他不会真的喜欢自己吧?

    还是只是在试探自己?

    不过,不管怎样,万一自己真的把他撩起了火,他终究是个男人,还是个武功很高强的男人,她没有把握自己可以逃的掉。

    孟漓禾强自镇定道:“可是王爷,我想让你亲口对我说。”

    宇文澈眯了眯眼,将人一把扔到床上,接着,竟是俯身压下来,嘴角一勾,一根手指绕着孟漓禾散落的一束发丝,竟是透着从没有过的半分邪魅道:“那么王妃你呢?喜欢本王吗?”

    孟漓禾不得不承认,她差一点就被宇文澈蛊惑了。

    从来没有和男人以这种姿态在一起过,尤其这男人还有着天妒人怨的容颜,再配上现在这般性感的表情,以及喝完酒后略带沙哑的声线。

    她觉得哪个女人若是没感觉,绝对不正常。

    只不过……

    她还是在心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男人怎么就这么精?

    她现在很确定,宇文澈肯定是在试探自己。

    不确定自己是真醉之前,绝对不会透自己的底。

    可是她只觉这酒劲越发上头了,他居然还没有沿着自己设定好的问题走下去。

    当即强自定了定神,嘴角一弯,一只手也扶上宇文澈的脸颊,半眯着一张眼,似乎想要细细的描绘五官,偏偏因为酒醉又没轻没重的样子,最主要是差点戳到眼。

    宇文澈就差一点点,就要忍不住拉下她的手,却听她似乎很痴迷的说道:“王爷这么英俊,哪个女人会不喜欢这张脸?”

    她说的也没错。

    单就脸来说,这脸帅成这样,她真是想不出谁会不喜欢。

    哪怕放到现代,也绝对是可以杀倒一片的。

    若不是面色冷了一些,她丝毫不怀疑,以现代女人的豪放程度,甚至会有人主动索要电话号码。

    宇文澈似笑非笑:“那本王的性情王妃喜欢吗?”

    孟漓禾方要开口的话,又堵在了嘴里,这男人怎么总是不能按编好的剧本演,天地良心,她现在的双眼半睁并不是在装,是真的觉得撑不住了啊!

    而且,就你这破性情,整天冷着一张脸,喜欢这个性情必须抖M吧!

    孟漓禾嘴巴一嘟,状似撒娇道:“王爷不公平,我的问题你一个也没回答,却问了我三个问题!”

    说着,还特意将摸上他脸上的手拿下,在他的眼前举出四根手指。

    故意说错又演错,演技简直棒。

    宇文澈却眼睛一眯,似乎看都没看她的手,只是将她眼前那碍眼的手拿下,接着大拇指忽然扶上她的唇,慢慢研磨,眼里更是充满了蛊惑。

    孟漓禾只觉心都快跳出来了,大哥,快回答啊!

    再不接下去她真的要演不下去了!

    “你这张脸,本王也不讨厌。”

    孟漓禾心里欢呼雀跃,终于按剧本来了,然后她就听到自己说了一句:“那我的性情呢?”

    天,她在说什么?

    她并不是想说这个啊!

    这怎么回事,真的意识不受控制了吗?

    然后,她就听到一声轻笑,立即睁大眼睛,这是宇文澈的笑?

    哇,久旱逢甘霖就是这感觉吗?

    宇文澈的笑,真是太好听啦!

    她好像看到许多星星向她招手,咦,怎么变成了宇文澈的脸了?

    “你的性情……”宇文澈眼眸有些幽深,“本王也不讨厌。”

    甚至,比容貌还要不讨厌。

    毕竟,是第一次让他产生兴趣的女人。

    虽然并不是那种兴趣,但至少让他好奇到欲罢不能。

    当然,这些他自然不会说。

    孟漓禾松了一口气,终于演回到正轨啦!

    赶紧趁着意识从朦朦胧胧又归位的时候,说道:“那你为什么当初不愿意娶我?”

    宇文澈一愣,终于开始相信她是真醉了。

    因为如果她演这么一出戏就是为了这个问题,实在没必要。

    他当初不愿意娶,她当初亦不愿意嫁,是两个人心知肚明的事。

    当即收了些逗弄的心思,毕竟和醉酒的女人玩,还是有些麻烦的,因为他下意识觉得,这女人酒品肯定不怎么样。

    眼见宇文澈竟是要离开,孟漓禾赶紧手脚并用,再次八爪鱼一般锁住他,眼睛几乎全闭着,语气却颇为不满道:“王爷是不是因为我有用才又留下我,或者你是不是想杀了我,后来发现我有用又救我?还是根本你就是自导自演了一出绑我再放我的戏?”

    孟漓禾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原本要一层层试探的话,如今在酒精的作用下,一股脑的倒了出来。

    但是她却努力的睁开一条缝,紧张的盯着宇文澈的脸,因为她相信宇文澈如果做过,肯定不会没有反应。

    只是,眼前怎么这么多小星星?

    还在晃,好好玩啊嘿嘿嘿。

    然而,宇文澈此时却黑了整张脸。

    绑了孟漓禾,再放掉。

    这,不是逍遥阁阁主所做之事吗?

    所以,她是当自己是凌霄吗?

    心里,顿时一股说不出的火气上头,一把捏住孟漓禾的下巴,冷声道:“我是谁?”

    “你是……”孟漓禾双眼迷离,忽然嘿嘿笑道,“小星星。”

    “孟漓禾。”宇文澈咬牙切齿,方才试探这么久,他现在竟然很痛恨她是真醉了!

    “到!”孟漓禾好像听到了教官喊她,马上要并拢四肢做立正状,但是身上好像压了个东西,顿时皱着眉,身子使劲动起来,尤其是双腿,此刻使劲的并拢。

    而方才为不让宇文澈离开,所以双脚从下方勾住宇文澈的双腿,此时只知道用力并拢,却不知两条腿还在他的腿上揽着,这么一用力,几乎是相当于将宇文澈的两条腿更紧的锁于自己两腿间。

    顿时,宇文澈的身子止不住的僵硬,他方才为了试探她,注意力也都放在观察她之上,倒没有什么不自在。

    但是现在这个紧贴着自己的女人,使劲乱动,他若是没点反应,真的不是个男人!

    当即呼吸有些沉,赶紧要起身。

    却见孟漓禾一把拉住他,喊道:“王爷你有伤不许喝酒!”

    宇文澈青筋直露,几乎是恶狠狠的盯着她,这个女人知不知道什么叫做玩火!

    孟漓禾只觉看到了十分熟悉的人,是谁呢?

    好像是……哦对,就是他,吴建国!

    当下非常硬气道:“你再敢耍我!小心我,小心我……”

    “怎样?”宇文澈完全是下意识的一问。

    “催眠你!”孟漓禾挺了挺胸膛,瞬间差点贴上宇文澈的上半身。

    宇文澈此刻却无暇顾及此,而是眯了眯眼道:“催眠?”

    孟漓禾似乎想到前世催眠他那些惨痛的经历,喃喃道:“我早晚会成功。”

    宇文澈双目冰冷,他不由想到城外那次,孟漓禾将那首领催眠的场景,顿时狠狠的捏起她的下巴,冷冷道:“孟漓禾,说,你要催眠本王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