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10章 下属争宠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倚栏院。

    宇文澈在屋内负手而立。

    身后,许久没有一同出现的两大暗卫,胥,夜,并排站立。

    见宇文澈久不出声,两人只是面面相觑,不敢言语。

    “夜,将人全部调回,顺便通知五皇子一声。”

    良久,宇文澈终于开口。

    夜立即抱臂回应:“是。”

    “胥,回去仔细盯着凌霄,若是看到对王妃有不轨,杀无赦。”

    胥一惊,虽然有诸多疑问,还是把话验了下去,也是抱臂回应:“是。”

    见宇文澈又归为沉默,两人相视一眼,准备一同告退。

    方要开口,却见宇文澈忽然转过身,望着二人道:“还有,今日本王寻找王妃之事,不得告诉王妃。”

    两人顿时一愣。

    胥下意识道:“可是与那个新侍卫有关?”

    提到凌霄,宇文澈的眼睛微微一眯,却没有回答。

    暗卫虽是保护作用,但几乎所有时间都在看着主子的一举一动。

    所以,只是这么一丁点的表情变化,也没有逃过两个人的眼睛。

    夜直接开口道:“王爷,需不需要属下去查查他的身份?”

    “不必。”宇文澈这次开了口,“他是逍遥阁的阁主。”

    “什么?”夜和胥两人同时惊讶出声。

    逍遥阁,是近几年忽然出现的杀手阁。

    真正涉足江湖之人无人不知。

    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前身是什么,只知道一出现就势力广阔。

    听闻阁主十分喜好接朝廷生意,也就是杀人对象几乎都是与朝廷有关系之人。

    而阁主神出鬼没,据传武功也是深不可测。

    方才那人,面若冠玉,一副正人君子之派,若是不说,绝对与杀人魔头扯不上关系。

    但是,既然王爷如此肯定,那就不会错。

    毕竟,以王爷如今的势力,以及无处不在的触手,这么大的事情不会有错。

    胥面色一凛:“属下去告诉王妃!”

    说着,便要向外走。

    能假装作王妃的侍卫,一定有什么企图!

    宇文澈却忽然开口:“王妃知道。”

    “什么?”

    这一次,两人的受惊程度,绝对不比之前小。

    王妃本来就是被逍遥阁所劫,现在却明明知道是逍遥阁阁主,却还……收为侍卫?

    他们真是越发不懂王妃了。

    不过,这样想来,王妃能被逍遥阁抓走后全身而退,倒也能想通了。

    他们不是没有见识过孟漓禾的手段,但这一次如何能做到,还是觉得根本无法想象。

    胥顿时觉得自己的新主子简直披着一圈光晕,简直强!

    然而,夜却紧紧皱着眉,犹豫了片刻还是道:“王爷,你放心?”

    宇文澈却重新背过身,缓缓道:“下去吧。”

    夜一愣,还想再说什么,却被身边的胥一拉,忍了忍,还是告了退。

    只不过,一出来,便也冷下脸。

    他不是胥,整日看着孟漓禾的行动,知道她的为人。

    在他眼里,那女人只是王爷的女人,再有谋略,也不该和其他男人混在一起。

    何况,那男人很有可能威胁到王爷的安全。

    想到此,夜冷冷抛下一句话:“胥,如今你我各为其主,你最好看好了你的新主子,否则,别怪我手下无情!”

    之后,便决然而去。

    胥愣愣的看着夜的背影,抽了抽嘴角。

    真是越发冷酷了。

    只是,有些杞人忧天了吧?

    王妃和那些男人接触,眼里根本没情。

    尤其是对这个“新侍卫”,他相信王妃绝对不会做赔钱的买卖。

    不过,夜的话多少也提醒了他,若是王妃当真有什么想法,那逍遥阁的阁主肯定不是愚钝之辈,他必须好生提防才行。

    想着,便也快速回了离合院。

    而事实上,某个需要好生提防的人,此时正在离合院内,提防着某个躺在摇椅上的女人又提出什么要求。

    自从回了这离合院,孟漓禾便以累为理由,尽情使唤起了这个新“侍从”。

    反正他喜欢演,自己被他绑架的怨气又还没发泄,刚好报下这“一箭之仇”。

    孟漓禾躺在摇椅上,舒服的喝着他为自己泡好的茶,滋润的双眼眯起。

    凌霄不由失笑,这女人还真是一点亏也不吃。

    不过,所谓不打不相识,他与她本就没什么恩怨,无端为了银子差点杀了她,这会让她出出气,倒也不是不可以。

    甚至于觉得,习惯了常年被人伺候,如今这般,倒也很新鲜。

    看着孟漓禾闭着双眼,坐在摇椅上一摇一摇,快要昏昏欲睡,凌霄嘴角浮出一抹坏笑,忽然说道:“王妃既然这么劳累,不如让小的抱您回屋?”

    “也好。”孟漓禾未听出他话里的异常,左右被人服侍,她乐得其所。

    只是方一睁眼,便见凌霄忽然靠近自己,弯下腰,一只手放到自己肩膀后面的摇椅上,一只手竟朝着自己的腿弯伸入。

    这才忽然反应过来,他说的是抱!

    顿时吓了一跳,赶紧挣扎的口不择言道:“喂,不要碰我!”

    开玩笑,她可不敢在宇文澈眼皮子底下做这等事,她比谁都清楚宇文澈对绿帽子这件事看的多重。

    而且,就算她是现代人,男女授受不亲,也不能说抱就抱吧!

    凌霄早就猜测出她的反应,顿时嘴角一勾,这女人终于有怕的了。

    只是,方想再继续逗弄,便觉一股杀气扑面而来。

    凌霄面色一凝,忽然一个转身,剑从腰间抽出,直接接下刺过来的剑。

    “叮。”两只剑在空中交锋,发出清脆的声响。

    孟漓禾吓了一跳,扭头看去,只见凌霄已从她身边撤离,此时正与一人在院中缠斗。

    而那人,竟然是……胥?

    顿时一个头两个大,方才那样,想来是胥误会了。

    她可不信凌霄真的是想对她非礼,方才,最多算是他对自己各种使唤的小小反击而已。

    赶紧想要制止这一场打斗,只是,话到嘴边,却又收了回来。

    孟漓禾装作吓呆般站在原地,然而,她真正看的却是凌霄的武功。

    虽然并不懂武功套路,但至少也能看出两个人的实力比较。

    而眼看凌霄可以气定神闲与胥打上这么多回合,武功绝对是上等,而且,说不定他还隐藏了部分实力。

    心里暗暗有了计较,这才忽然像终于反应过来般大叫:“你们二人,都给本王妃住手!”

    话音落定,正在打斗的两人终于停下了动作,只不过,脸色却是各异。

    凌霄依然是那副不羁的模样,仿佛方才也只是比划比划。

    而胥的脸色却难看许多,孟漓禾还没见他这么黑着一张脸过。

    孟漓禾揉揉眉心,斟酌了半天才开口:“胥,方才你误会了,是我让宵伺候的,以后你们都是我的侍卫,要和平相处。”

    胥心里冷冷一哼。

    他不是没听到王妃的叫喊,王妃如此解释,不过是想调节他们的关系而已。

    但是,和他和平相处?

    做梦!

    “无妨。”倒是凌霄先开了口,“胥兄弟大概还不接纳我,相信日后接触的多了便好了。”

    “哼!”胥这次冷冷哼出声,抱臂在一旁站立,偏过头继续不理。

    若是宇文澈,大概看过胥这般模样,直接一脚飞出去。

    但孟漓禾终究不是宇文澈,也没什么做主子的经验,明明自己贴身属下在傲娇,却不知道怎么安抚。

    额头跳了几跳,她怎么觉得胥这个样子,像是争宠?

    莫名的,特别佩服起那些妻妾成群的男人来,到底是怎么安抚那些女人们的?为啥她连两个侍卫都安抚不好?

    倒是凌霄看出些端倪来,忽然笑道:“王妃,天色已晚,属下,也要告退了。”

    孟漓禾一愣,这才反应过来,他可是逍遥阁阁主,不是自己的真正侍从。

    演了一天戏,都快真的当他为自己侍从了。

    方要点头,却听胥又是冷冷一哼,眼睛不屑的一撇:“既然是王妃的侍从,哪有随便离开之理?才第一天,便不想保护王妃安全了么?”

    凌霄却神色未变,只是淡淡回道:“我并不是只会保护安全的侍从,相信王妃要的也不仅仅如此。”

    说完,便看向孟漓禾,这个女人方才明里暗里的问逍遥阁的情况,一定是心里在打着什么主意。

    他不如抛砖引玉,钓钓她。

    孟漓禾果然眼前一亮,凌霄竟然知道她所想,方才是故意在打马虎眼。

    逍遥阁阁主,果然不能小瞧。

    不由笑道:“宵既然有事,便先去吧。”

    凌霄这才挑眉看胥,胥脸色阴沉,比方才更差。

    说来说去,不就是说他只会保护安全吗?

    王妃竟然帮着外人嫌弃自己!

    孟漓禾心里叹了口气,这宇文澈平时是怎么管下属的?

    有空得去问问。

    “不过王妃,属下想知道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凌霄走之前,又问了一句。

    孟漓禾抬眸,知道他说的是治失眠症之事。

    仔细想了想,今天已经晚了,明天她还惦记着诗韵那边。

    “后天吧,明天我有事。”孟漓禾回道。

    胥愣了愣,竟然打哑谜,哼!

    凌霄闻言皱了皱眉,若是可以,他其实一天都不想等,却听孟漓禾补充道:“今日本就去办事的,被劫了。”

    意思就是,反正都怪你,你就等吧。

    凌霄失笑:“那好,后天准时赴约。”

    说完,便不再多加逗留,转身便离开。

    胥十分不满,扭过头不看孟漓禾,非常傲娇。

    孟漓禾摇了摇头,方要走进安抚他,却见不远处,方才两人打斗的地方,似乎掉落一个东西。

    不由走过去,定睛一看,顿时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