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09章 弥天大谎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宇文澈故意多此一问,他倒要看看孟漓禾如今如何解释这一切。

    凌霄挑挑眉,一脸不屑,方才两人的对视中,他看得很清楚,从宇文澈眼里迸出的那种敌意,覃王虽在朝廷不显山露水,但绝对不是庸才,不可能不知道他是谁。

    这个问题,问的虽然是孟漓禾,但是,却是男人之间的较量。

    因此,他也不想拆穿。

    莫名的,也想知道孟漓禾如何介绍自己。

    孟漓禾心里咯噔一声,脑子里却飞快转出了无数的说辞。

    方才一路和凌霄演戏演的太欢,以至于把如何解释这茬给忘了。

    脑子里只是简单的想过,待有机会,把前前后后的事说清楚。

    也免得他多想,或者担心。

    可是现在怎么办?凌霄是个杀手,还是个杀手阁的阁主,这个身份不能随便说吧?

    就算她并不想隐瞒宇文澈,但是王府门口这么多人,难免隔墙有耳。

    而且,退一万步,就算她现在悄悄告诉宇文澈,以宇文澈的脾气,知道这个人就是方才绑了自己的人,恐怕也不会善罢甘休吧?

    说不定,还没来得及听完前因后果,就打了起来。

    那到时候,已经撕破脸的话,自己与凌霄的交易就很难达成了。

    毕竟,什么解释清楚的情况下,让一个杀手公然出入王府,这事就算换做他是宇文澈,也断然不会同意。

    但是,凌霄已经做到了答应她的前两件事,而她却只是给他的治疗开了那么个小头,甚至说连小头也谈不上。

    她不想做言而无信之人,更何况,凌霄方才那无意透露出的消息,她还有别的打算,不然也不会任由他跟着自己进府。

    思前想后,看似脑中百转千回,却只是过了很短的时间。

    孟漓禾终于下定决心道:“王爷,他是我的侍卫,叫……霄,是他方才救了我。”

    她觉得,宇文澈的暗卫有夜,有胥,那么她的奴仆叫一个字也正常吧?她总不能说叫凌霄,这样太容易暴露他是凌霄阁阁主的身份了。

    而且说起救,这个凌霄确实算是救了她一命,从那个买凶的人手中,毕竟真正想杀她的是那个人。

    然而,却没想到,这一个“霄”字,却让在场的两个男人都变了脸色。

    凌霄这名字的确是他的真名,有时候他这种身份,不管什么名字,别人都会认作代号而已,所以他干脆不隐瞒。

    只是,所有人都会称它为阁主,这样忽然从一个女人的嘴里,听到他的本名,还是如此亲切的一个字,顿时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在心里滋生。

    而宇文澈并不知道孟漓禾心里的弯弯绕绕,他只是冷清的看着这个女人,脸色没了那份冷意,却全部汇进了心里。

    不足一天的时间,她便可以如此亲切的称呼一个男人,甚至于不惜为了带他回府,当着他的面,眼睁睁的对他说假话。

    即便,两个人只是盟约关系,他也不能容忍对方对他撒下这种弥天大谎。

    他还以为,前几日,他们也算生死与共。

    心里第一次升起的柔软情绪,如今消失殆尽。

    他这一天动用全部力量的找人行动顷刻间变成了笑话。

    最后,却是一句……

    “他救了你。”宇文澈自嘲一笑,语气听不出是问句还是肯定句。

    孟漓禾只觉宇文澈冰冷的气息散去不少,加之心里本来就有些忐忑,一直未敢太直视他的脸,自然是没有看出他脸色的变化,单听这一句,顿时有些惊讶。

    难道,宇文澈还不知道自己被劫走?

    那么胥呢?

    她方才问过凌霄,那只是迷*药,让人短暂昏迷而已。

    按理说,胥早就该醒了,那就不该不报告宇文澈才是。

    心里疑惑越发加深,孟漓禾忍不住问道:“王爷,胥没有回来吗?”

    正说着,只见一人忽然闪至眼前,看到她之后无比惊喜,甚至于没有顾及礼仪,大声说道:“王妃,你如何回来的?可是王爷……”

    “胥。”宇文澈忽然开口,打断了胥未尽的话。

    胥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行了个礼道:“参见王爷,参见王妃,属下见王妃回来有些欣喜,还请王爷王妃恕罪。”

    孟漓禾看到完好的胥,一颗心这才放下,自然不会赐罪与他,今日,她是亲眼看到胥为保护自己多么拼命,当即说道:“没事就好,你才回来?”

    “属下……”胥方想开口说他已来回奔波数次,却觉宇文澈脸色有异,毕竟做了贴身暗卫许久,他不会不了解宇文澈的眼神,虽不明所以,却还是硬生生改了口,“是才回来。”

    孟漓禾点点头,回头一脸抱怨的看了看凌霄。

    不是说半个时辰就醒来吗?

    怎么这么不靠谱?

    用这么多迷*药,把他的暗卫毒傻了怎么办?本来也不是太灵光,唱个南山南都跑调。

    一直在旁边看戏的凌霄坦然的接受这目光,甚至耸耸肩,表示我也很无辜。

    胥这才发现,孟漓禾的身边还有个男人,而且可以察觉到,这个人武功不弱,甚至这身影,似乎还有些熟悉。

    好像在他倒下的一刹那,眼前浮现的便是这么一幅身躯,当即防备心四起,却又不敢确认。

    原本暗卫的职责只是保护,不得过问主人的事,但此人或许事关王妃安全,他不得不开口道:“王妃,这人是?”

    只是,孟漓禾还未开口,便听宇文澈在一旁冷冷道:“此人是王妃的新侍卫,从今天起,你回到本王身边。”

    胥一愣,方才那戒备之心顿时被这消息冲击掉。

    所以,是王妃嫌他保护不利,所以找到新的侍卫不要他了吗?

    顿时,一股沮丧的情绪蔓延全身,怏怏的低下头不做声。

    孟漓禾只觉眼前瞬间出现一只耷拉着耳朵的大狗,不禁失笑道:“胥,你这是什么表情,我没有说不要你啊。”

    接着抬头看向宇文澈道:“王爷,给出去的人哪还有要回去的道理?霄是我的新侍卫不假,但他还有其他事,不能长期在我身边保护,我还需要胥在呢。”

    “真的?”这只大狗瞬间眼睛晶晶亮,他就知道王妃不会这么狠心。

    这下子,可以继续学王妃最近哼唱的新歌了。

    话说,王妃弹的琴也很好听啊!

    王爷弹的琴一听就想睡觉好吗?还是听王妃的琴心情起伏,干活有劲!

    这么一想,人生瞬间美好许多。

    只不过,却看了凌霄一眼,眼里充满了被争宠的敌意。

    凌霄摸摸鼻子,还真是什么主子带什么暗卫。

    孟漓禾眼里充满笑意,回到王府的日子真好啊!

    不过,既然宇文澈还不知道自己被劫,那就干脆不要说了吧?

    免得,他还要担心一番。

    左右,自己也无妨。

    只是,方才她主动说到凌霄救了自己,生怕宇文澈就此事多问,孟漓禾想了想,还是圆了圆道:“王爷,方才我说霄救了我,是因为让胥去打探消息,我自己迷了路,被他带回。”

    虽说听起来不是那么有力,但是只要胥配合,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说完,赶紧朝胥使了使眼色。

    大不了,就说打探那个符号好了。

    胥顿时懵住,这什么情况,为何一个不让说被劫,一个装作不知道?

    难道,有什么重大的隐情?

    他几乎已经闻到了阴谋的味道!

    当即,为了配合两人做戏,狠狠的点了点头,对着宇文澈一脸邀功。

    毕竟,他之前保护不利,等下还不知道被宇文澈怎么罚。

    轻则挨几十大板,重则倒几个月马桶。

    哪个都不怎么好受。

    宇文澈淡淡的看着她,未发一言。

    或许,他一开始是对的,这个世上,除了自己,没有人可以相信。

    转回头,望着胥道:“胥,跟本王回去。”

    胥站的特别坚定,不是说了继续保护王妃吗?

    宇文澈脸色一冷:“本王既送,便不会要回,不过,这王府还是本王的,跟了王妃,便可以不听本王的吩咐了?”

    胥顿觉十分哭逼,立即道:“属下不敢。”

    接着,赶紧屁颠屁颠的在原地迈动脚步,以表示,看,我已经开始准备跟你走了。

    宇文澈冷冷一哼,扭头离去。

    胥看了眼,见孟漓禾朝他使了个眼色,也赶紧追上去。

    两个身影很快消失,一切又重新归于安静。

    孟漓禾深深的吐出一口气,好惊险!

    而凌霄的眼眸却在那个背影后愈发加深。

    或许,他之前估计错了。

    这个覃王妃,并非在覃王心里没有位置。

    眼眸转了又转,脸上却是不动声色。

    “走吧,小侍卫,跟本王妃,去我的离合院。”身边,孟漓禾吐吐舌提议道,看样子,倒像是劫后余生的感觉。

    凌霄失笑,立即恢复来时模样,装模做样道:“是,主子。”

    只不过,却在抬脚前补了一句:“只不过,主子不怕引狼入室?”

    孟漓禾脚步一顿,回头对上那对狡猾的眸子,笑道:“狼也不是兽中之王,也要看看进的是谁的室。”

    “哈哈。”凌霄忽然开怀大笑,他当真是没见过这么有趣的女子。

    也罢,就让他看看今日,到底闯的是什么龙潭虎穴!

    即便真的有一天深陷于此,他也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