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08章 带回个男人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却听孟漓禾忽然一声喊:“等等!”

    凌霄眉头一皱,疑惑的看向孟漓禾。

    这女人难道还不想走了不成?

    眼见凌霄要误会自己,孟漓禾赶紧道:“不是,我意思是,我们好像还没谈完啊?”

    这个鬼地方,她一分钟都不想待了好吗?

    但是,绑她的人她还不知道,难保那人还会对她下手。

    凌霄了然道:“放心,凌霄阁不会再接刺杀你的任务。而那个花钱的人,其实我并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但可以告诉你的是,应该是个女人。”

    孟漓禾眉头紧蹙,女人……

    皇后,大皇子侧妃,赵雪莹,都是女人,她都得罪过。

    只不过,皇后和大皇子妃的可能性显然没有赵雪莹大,一是因为他们与自己的梁子隔了有点时间,而且他俩权势大,就算想雇人,也不会傻到自己出面,暴露买凶人是个女人。

    而赵雪莹,倒是有可能的多,只是,她明明也在禁足,会是她吗?

    眼见孟漓禾皱着眉不说话,担心她以为自己骗她,凌霄再次开口道:“逍遥阁与人接头并不一定要面对面,很多时候买凶人为了隐蔽身份,只是隔着屏风,甚者还可能仅用书信交易。这方面,我们绝不会多加探听,这是规矩。”

    孟漓禾其实根本没有怀疑这些,虽不清楚杀手组织,但现代她所破获的案中,也有不少人这样接头,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忽然想到什么,孟漓禾问道:“那这个女人花了多少银两买我一条命?”

    “一千两。”凌霄如实回答。

    既然答应了告诉她买凶之人,如今没有具体到人,他不会吝啬再给点线索。

    一千两。

    孟漓禾忍不住皱眉,赵雪莹有这么多钱吗?

    不过,既然有了眉目,也不怕揪不出这个人。

    只是忍不住冷笑道:“没想到我还挺值钱。”

    凌霄挑挑眉,忽然恢复到初见时那不羁的模样道:“所以你要知道,我这可不仅仅是三个条件而已,这可是活生生的雪花银,一眨眼就这么没了。”

    说到最后,还故意做出一副可怜的样子。

    这幅姿态,却不禁让孟漓禾想到那些劫他之人,顿时翻了个白眼道:“凌大公子,杀个人可以得这么多钱,也不见你给属下们买几件好衣裳,你这老大当的也有点太小器了吧?”

    凌霄一愣,顿时“哈哈”大笑道:“你当那是我小器?那可是我逍遥阁特有的行头!不然怎么遍布街头巷尾?”

    “你说遍布街头巷尾?”孟漓禾忽然听到关键词。

    凌霄自觉失言,赶紧搪塞道:“我就那么一说,你听听就好。”

    孟漓禾的心思却转了几个来回,不过,她也不急,总归,他会主动找上自己。

    装作不在意的笑了笑道:“好了,那就送我回去吧。”

    这一次,却轮到凌霄叫了一下:“喂,我说你这个女人,把你那份谈完了就要走了?我这边的事呢?”

    “你这边?”孟漓禾疑惑看过去,忽然恍然道,“你的失眠症是长年累月下来的病,自然也要很长一段时间治疗,不过你放心,我肯定会对你负责到底。”

    凌霄莫名一怔,听见一个女人对自己说负责到底……

    这心情,怎么就这么别扭呢?

    不过,他可不是个扫兴的人,当即故意一个坏笑道:“那你说说,要怎么对我负责?”

    说完,还特意眨了两下眼,试图抛个媚眼给她。

    孟漓禾顿时只觉一阵恶寒袭来,不过也意识到自己所说的确有那么点……歧义。

    不过,被他这么一搅,就算再歧义的话,也没半点旖旎,反倒是让孟漓禾不由失笑。

    明明方才还是剑拔弩张的敌对关系,怎么就摇身一变,仿若认识了几百年一样熟捻,有时候,这人与人的磁场还真是说不清。

    不过,若论演戏,有几个是孟漓禾的对手?

    眼下既然有人抛出对白,孟漓禾也不妨接下去,当即蹙着一双秀眉,状似苦恼的摸着下巴道:“既然这样,从今天开始,你就跟着本王妃吧,做我的……”

    凌霄依然眼巴巴的看着她,好整以暇的等着她自己脸红说不出口。

    这女人竟还敢接自己的话?

    要是别的女人,早就小手帕一丢,小脚一跺,再小腰一扭,随即抛开了吧。

    “做我的侍从。”孟漓禾把后半句补完。

    凌霄一个酿跄几乎站不稳,侍从?

    让他逍遥阁的阁主做她的侍从?

    她倒是真敢想啊!

    不过,他倒也很好奇,这个女人平时生活中是什么样子,是不是和那个覃王……

    不知为何,一想到她已经是个名花有主之人,凌霄便觉得一阵郁闷。

    这么好玩的女人,嫁给那个满城闻名的冷男人,可当真是糟蹋了。

    “考虑好了吗?”孟漓禾忽然笑问道,“考虑好了,就送本王妃回去吧?”

    凌霄“嘿嘿”一笑,状似小媳妇般说道:“这件事,还得容我好好想想,终身大事呢!”

    孟漓禾“扑哧”一声笑,她终于找到了演戏的好对手,哈哈哈!

    于是,逍遥阁的属下们便有幸看到了以下画面。

    他们的阁主在前面开着门,还特意向后弯了弯腰,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而身后,那个本是绑着进来的女人,此时却如同女王般,趾高气昂的走出。

    最主要是,两个人还有说有笑,简直像……主仆?

    属下们纷纷揉揉眼再睁开,以确定这并不是幻觉。

    谁能告诉他们,这两个无人打扰的时辰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真是吓死人。

    而倚栏院内,此时阴着一张脸的宇文澈,也是足足可以吓死人。

    已经过了将近一天,临近日落竟然还没有人的消息。

    目前唯一可以猜测的是,根据打落在地的衣屑片段,初步判定,应该是江湖里闻名的杀手组织,逍遥阁的人。

    那么就是买凶杀人。

    这个逍遥阁一贯行事毒辣,尤其对待朝廷之人,更是几乎没有人进去之后出来过。

    孟漓禾作为王妃,更是凶多吉少。

    宇文澈几乎派遍所有手下,甚至要端掉逍遥阁的老窝,却连老窝的地点都摸不到,一张脸冷若寒冰,毫不怀疑可以将周围一切冻结。

    他更是猜不到,到底是谁会去请逍遥阁的人来杀人。

    皇后,大皇子那边,都是朝廷之人,不会不知道逍遥阁一直与之对立,而且,也无需如此。

    那会是谁呢?

    书房内,宇文澈几乎忍耐到极点,敢到他的头上动土,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来人,继续扩大范围给本王找!”

    “报!”忽然,门外侍卫大喊着跑进,因为跑的太急有些气喘吁吁道,“王,王爷,王妃她,她……”

    宇文澈心里一沉,手一下子攥紧,心里立即涌起不好的预感。

    难道孟漓禾……

    “她,她回来了!”侍卫终于把话说完。

    宇文澈双眼一眯:“在哪?”

    “刚,刚进王府……大门!”

    话未说完,便觉眼前一阵风,再次看清时,书房内已经没有了人。

    宇文澈来不及多想,直接轻功飞过去。

    然而,那原本欣喜的双眼在看到门口一幕时,却顿时定住,方才那一层冰霜再次聚起,却觉比之前还要深。

    孟漓禾此时正和凌霄一路打打闹闹演着戏过来,她真是着实佩服这个男人,劫了自己还敢光明正大送上门,任自己怎么说都无济于事。

    甚至以自己明明收了他做侍卫,却要始乱终弃为理由,委实让她哭笑不得。

    不过,想来自己被劫时间不长,现场又没有血迹,宇文澈应该也才知道没多久吧?

    回头,和他解释一番好了。

    正闹着,却觉从一处刮来一阵冷风。

    孟漓禾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朝那边望去,只见宇文澈静静的站在院内,冷冷的望着自己。

    那表情……好像要吃人。

    暗叫一声不好,虽然不知道为何,但打过多次交道的她知道,宇文澈此时怕是在不高兴。

    不过,看到自己回来,不是应该开心吗?

    孟漓禾莫名有些惴惴不安,吃不准他到底怎么回事。

    而身旁的凌霄却不闪不避的抬眼瞧去,事实上,他从一进府,便已感觉到这股气息,霸道,强硬,生冷,不愧有冷王著称。

    只不过孟漓禾没有感觉到,他便也陪她继续玩罢了。

    他真是很好奇,如此有趣的女人,怎么看的上这样冷的一个男人。

    而看孟漓禾此时那表情,分明是有些……害怕?

    不知为何,心里涌起一股十分不满的情绪。

    明明,她在面对被劫时都没有害怕,却怕他?

    眼里充满了不善的挑衅,与宇文澈同样不善的目光,在空中相遇。

    宇文澈眼中有一闪而过的惊讶,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竟然是逍遥阁阁主。

    他们历来对立,无事之时,虽也算作井水不犯河水,但不代表他不认识这张脸。

    心里冷冷一哼,这个女人,真有本事。

    果真是每每都能让他刮目相看!

    他在这边翻天覆地的找她,她却拐回了劫她的男人,并且公然带入王府之中。

    当他宇文澈是死的不成?

    当即阴沉着一张脸,冷冷道:“孟漓禾,他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