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07章 安然入梦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一惊,倒没想到,谈了半天倒在这个地方出了岔子,赶紧安抚道:“没有耍你,我只是觉得,前两个有些容易,像你这样的人,也不会平白想占我便宜不是?”

    凌霄只觉一掌打到了棉花上,偏偏,还很怪异。

    明明是自己放了她,为什么还说的好像她多么吃亏一样?

    他丝毫不怀疑,只要是稍微头脑不清醒一点的人,都能轻易被她绕进去。

    这女人,着实是厉害。

    凌霄不由瞪瞪有些疲惫的眼,和她说话,看起来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才行。

    孟漓禾被他的神情弄得有些想笑,自古百炼钢都难克绕指柔,她从不喜欢傻傻的以硬碰硬,所以再次开口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去杀人放火,最多就是我有需要的时候你帮帮忙。”

    凌霄不屑的撇撇嘴道:“我倒希望你让我杀人放火,那才是我的专长。”

    “噗。”孟漓禾竟然忍不住笑了出来,看不出来这男人,还挺幽默。

    果然颜值面前,某人妥妥的放弃了原则。

    眼见孟漓禾这么放松,凌霄若是一直绷着,倒显得有些不大度。

    于是也干脆放松心态,反正,她既然这么说了,应该也不会多么过分的要求,大不了,他到时候觉得难做便反悔,到时候,这女人还能奈何自己不成?

    只不过,这情况着实有点诡异了吧?

    他们明明是绑架和被绑架的关系来着!

    算了,大不了他退回那些银子,虽然逍遥阁从来没有不讲信誉之说,所以才能在杀手中立足,但是和他的睡眠比起来,这些实在不足一提。

    抱着死马当火马医的心情,凌霄开口道:“我答应你,但是前提,你要先证明你的能力。”

    “证明?”孟漓禾一愣,随即想到,谈条件确实是口说无凭,多少也得付点定金凸显诚意。

    那么她的定金,就只能是能力了。

    可是事实上,要治疗他这种长期失眠的症状,绝对不是一次催眠术便可以搞定的。

    以他的身份,想必看过不少名医,既然药物都失去了作用,那么催眠的效果肯定也没有一般人那么好。

    只不过,让他好好睡上一觉倒是可以办到的。

    孟漓禾眼珠一转道:“我可以证明,前提你要完全相信我。”

    只不过,她也知道,让一个绑架自己的人完全相信她,几乎可以说是天方夜谭。

    这件事,凭良心讲,换做是她,她也做不到。

    凌霄果然挑挑眉:“你打算怎么做?想办法让我睡着,然后跑掉?”

    虽然他直觉这个女人应该不会这么蠢。

    毕竟,他可以绑她一次,就可以绑她第二次。

    骗他,没有什么好下场。

    不过,还是习惯把丑话说在前头,虽然谈好了条件,但是先小人后君子,总不会有错。

    只是,他还没放下狠话,就见孟漓禾忽然开口道:“不如这样,你将我绑起来,然后告诉手下的人看着,这样确保我不可能逃跑,之后,你便完全信任我,按照我说的做,如何?”

    凌霄一愣,这主动要求把自己绑起来的人质可真是不多见。

    不过,想来,她也的确是想获得自己的信任。

    既然如此,他便信她一次。

    这是他的秘密地点,也是逍遥阁的本体所在,这么多年,别说是普通人,就连官府都没有搜到过,他也不相信,外面这么多自己人的情况下,她能耍出什么花样。

    当即道:“好。”

    说着,便大喊一声:“来人!”

    并没有任何讨价还价,也没有什么象征性的推诿,凌霄直接吩咐人将孟漓禾绑到椅子上,之后再吩咐人严加看守,不过也没忘了交代一句,没有他的要求,任何人不得擅闯,当然前提是两个时辰之内。

    若是超过两个时辰没有动静,下属们还是会冲进来确认安全。

    孟漓禾对此毫无异议,凌霄常年失眠,这种情况下催眠,能连续好好睡上四个小时已属不易。

    方才,她在做这个决定之前想过,手脚被绑起,无法辅助催眠,而她也不能贸然用铃铛。

    虽说她觉得凌霄并不是大奸大恶之人,但毕竟是杀手头目,若是铃铛被他惦记上,也绝对不是好事。

    所以,她只能靠他的信任以及她的催眠技巧。

    但愿,他真能如她所说,相信自己。

    出乎孟漓禾的意料,或许是凌霄太过希望自己的失眠可以治好,或许是觉得他如今对孟漓禾是万无一失,总之在孟漓禾的催眠过程中,极端配合,竟然很快,便沉沉的睡了下去。

    只不过,只是这样并不行。

    为了让他不要频起噩梦,孟漓禾在他的耳边,不断的输入潜意识。

    虽然不知道他做噩梦的真正原因,更没有时间去探究,但孟漓禾知道,几乎所有的噩梦来源,都源自恐慌,所以她不断在催眠过程中,给他一个安全的暗示。

    让他神经彻底放松的同时,相信自己在绝对安全的空间,并且不会发生任何风险。

    看着他终于在自己的努力下沉沉睡去,孟漓禾长出了一口气。

    仔细观察着周围的环境,想要看一下现在到底是什么时辰。

    毕竟,从刚刚昏迷到清醒,她着实不知道过了多久。

    也不知道宇文澈有没有得到消息,会不会到处找她。

    只是奇怪的是,外面的光亮似乎从方才就没变过,虽然隔着窗户透过来,但又仿佛并不是阳光的颜色。

    孟漓禾叹了一口气,如今唯一的希望便是,这个凌霄醒过来,可以履行承诺。

    想从这里靠自己的力量逃出去,她还是省省吧。

    方才这么一折腾,有些劳累,想到等会这个男人醒了,自己免不了还要和他一番斡旋,孟漓禾干脆也趁这个时间好好休息一番,反正左右,她也无事可做。

    静静的闭上眼,凡事都很快想通的她,很快便靠在椅子上睡着。

    时间悄无声息的经过,异常的宁静。

    凌霄从睡梦中慢慢睁开了眼,看着头顶上方的屋顶,有些恍惚。

    有多久没有如此安静的睡过一个好觉了?

    这一觉,竟然当真无梦。

    不仅如此,甚至他还隐约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心安,仿佛有一个如铃声般好听的声音,一直在他脑子里缠绕。

    听不清说的是什么,只知道,温暖而舒适。

    是她吗?

    忽然觉得屋子出奇的安静,凌霄双目一瞪,暗道一个不好,赶紧一个翻身,从床榻上坐起,直接朝椅子的方向望去。

    只见,椅子上,并非如他方才猜想一样,人已没了踪迹。

    而是椅子上明明被绑住手脚的女人,此时正侧靠在椅背上,双目紧闭,气息均匀。

    凌霄微微一愣,这是……睡着了?

    不由有些想笑,这女人,是该说她心大还是该说她太冷静?

    明明一个毫无武功,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被一群人绑到了一个陌生之地,却丝毫不见惧色,反而可以冷静的和他谈条件,这会竟是在周身都是敌人的地方,睡着了?

    他忽然好羡慕这个女人的睡眠。

    若是自己也可以和她一样……

    而刚刚,他照着这个女人的说法去做,当真是睡了一个许久没有的好觉。

    或许,她真的可以治好自己。

    眼前的人,虽然因捆绑而导致姿势别扭,而且大概因为方才的折腾,发丝有些散乱,但那绝美的脸蛋上,却丝毫不显狼狈,反倒多了一股慵懒的美。

    也或许是这个人将他带入安眠,他自认看过美人无数,却没有一个让他觉得如此惊艳,最重要是可以让他看到便觉心安。

    明明是自己作为杀手的任务对象,此刻看着她的睡颜,却似看着一朵静静盛开的花朵般,不想让任何人惊扰。

    忽然,眼前之人长长的睫毛忽然微微颤动。

    凌霄一愣,还未反应过来,那长如薄翼的睫毛便呼扇一下抬起,随后,那双黑亮亮的大眼睛便随即睁开。

    “你醒啦?”孟漓禾一睁开双眼,看到的便是正坐在她面前望着的凌霄,第一反应便是喊了这么一句。

    虽然她方才的确睡了过去,但是因为记挂着凌霄的睡眠,心里有事,自然也不会多睡。

    这会看到凌霄,只觉他脸色好了许多,作为医生,当即开心起来。

    凌霄怔住,因为那双灵动的眼里透露出的是真正的欢喜,并不是假意问候。

    心里某根弦似乎也随着这眨眼间涌出的欢喜拨动了一下,凌霄站起身,将那紧紧捆住孟漓禾手脚的绳子解开,点头道:“刚刚醒。”

    孟漓禾揉着发酸的手腕,继续追问:“如何?可睡得安稳?”

    看到她那双因被捆,而明显红起的手,再对上那丝毫不关心自己只关心他睡眠的脸,虽然知道她或许是因为想要出去,心里却怎么都觉得有些不舒服,将绳子扔到很远道:“睡得很好。”

    孟漓禾一喜:“那就好。”

    总算,她的努力没有白费!

    即便抛开今天的交易,作为一个医生,能医治病人,哪怕只是初见成效,也是一件十分有成就感的事。

    凌霄神情莫测,低声道:“我放你出去。”

    说着,便要喊人进入。

    却听孟漓禾忽然一声喊:“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