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06章 帅哥做个交易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马车旁,被迷昏后的胥慢慢睁开眼睛,随即瞬间恢复清明。

    一个跳跃起身,立即掀开车帘。

    马车内空空如也。

    所有人都不知去向。

    身体如坠入冰窖般瞬间冷透四肢,一个抬头,朝着天空发出一枚信号。

    很快,倚栏院,正在书房内与宇文峯谈事的宇文澈猛然站起,看着匆匆来报的夜,冷冷吼道:“你说什么?”

    夜迅速低头,小声重复着方才的话:“王妃被劫。”

    宇文峯面色亦是一凛,不由想到上次被劫之事,立即双手握拳,手指不自觉的颤抖。”

    而一旁,宇文澈已经起身:“带本王过去!”

    宇文峯皱了皱眉,抬脚跟上。

    看着一片狼藉的地,以及空空如也的马车,宇文澈眯了眯眼,这条路,是通往山庄之路,也就是孟漓禾此次,应该是去找诗韵的。

    额头不由冒出两条青筋,他竟然让人一而再再而三的从自己眼皮子底下抢人,忍不住暴怒道:“给本王找,挖地三尺也要给本王找出来!”

    而此时正在地板上躺着的孟漓禾,只觉脖子好痛,忍不住皱着眉,一只手摸上脖颈,头一边微微扭着,眼睛一边慢慢睁开。

    视线出奇的模糊,好一会都没有聚焦。

    孟漓禾忍不住重新闭上眼睛,转了转眼珠。

    意识随着这个动作悄然惊醒。

    孟漓禾这才想起,她是被劫之后被人打晕了!

    赶紧再次睁开眼,看看自己身在何处,眼前终于慢慢清晰起来。

    只见一个男人正坐在自己前方的椅子上,手里轻巧的转着一把刀,斜瞟着她,看到她醒来并没有停下动作,那淡淡的目光泄露了他此时的心不在焉。

    孟漓禾定睛一看,那男人不正是之前在车外打昏自己的人吗?

    而他手里那把刀……

    孟漓禾不禁摸了摸腰间,只觉腰间,原本放置“斩月刀”的地方果然摸不到半丝硬物,所以他手里拿着的,确实是自己的“斩月刀”无疑。

    孟漓禾皱了皱眉:“你是谁?”

    男人转过头,嘴角一弯:“凌霄。”

    孟漓禾一愣,这么好听的名字,配上这朗月一般的眉目,倒也不算不搭。

    不过,这年头,绑人的一般都会起个艺名,也不一定就是他的真名。

    凌霄歪着头看着她的表情,渐渐露出一副饶有兴趣的眼神,忽然道:“美人,你是不是忘记装了?”

    “啊?”孟漓禾顿时怔了一下。

    “寻常女子若是知道自己被绑架,醒来后应该先尖叫,接着哆嗦的不敢直视绑匪的眼睛,你这会装的不如在马车上好。”凌霄好心解释。

    孟漓禾不由一惊,自己好像确实是忘记害怕了。

    只不过,他竟然在马车上,那么匆匆一瞥,便发现自己是装了?

    这男人,好强的观察力!

    不过也罢,反正她也忘了,倒不如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既然他不按常理出牌,那么她也不必这么绷着,当即眉毛一挑道:“怪只怪你长的太帅,让我忘记害怕了。”

    凌霄着实怔住,接着却大笑起来:“哈哈哈,有意思!难怪人家说覃王妃聪明的紧,我看,倒不如说有趣的很!”

    孟漓禾心思微转,淡然道:“果然是我认识的人雇了你么?”

    看这人这样子,应该是在这之前并不认识自己,所以唯一一种可能性就是,有人雇他劫人,然后告诉他,自己很聪明,想来,是让他提防。

    她来到殇庆国不过不足两月,总共接触过的人没有几个,能知道她聪明的人,必定就是很熟悉她的人无疑。

    “聪明。”凌霄向后一仰,右脚一抬,十分自然的翘起了二郎腿,看着手里的刀,又看看她道,“这么聪明有趣,又这么美,弄得我都有点舍不得下手了。”

    孟漓禾眼睛一眯,看着那把小却又无比锋利的“斩月刀”,忽然一个不好的念头应运而生。

    “你是想给我毁容?”

    凌霄又是一愣,不由看向她:“我现在是确实知道,为何付钱之人再三强调你很聪明了,我还什么都没说,你就什么都猜出来了。”

    孟漓禾冷冷一笑:“若是想直接杀我,大可以在马车上便动手,费尽心机带回来,无非就是想做点别的,我说的没错吧?”

    凌霄“哈哈”大笑,忽然凑到孟漓禾的身边,刀身贴住她的脸,低声暧昧道:“做点别的?你怎知这别的不是……”

    “因为看你人不像。”孟漓禾淡然接道,“大奸大恶大淫之人,双目没有这般清明,即便你再做出轻浮之举,也不过是为了应你这个身份而已。”

    凌霄双眼一眯,忽然撤开两步远,脸色变得严肃许多,审视了孟漓禾良久,自嘲一般道:“倒不知道覃王妃,这般会说话。”

    “是与不是,你比我清楚不是吗?”孟漓禾不答反问。

    凌霄看了一瞬孟漓禾,重新坐回原位,对于他劫来之人,他还难得有如此大的耐心。

    之前也不过是看她,有了危险还记得装,一时兴起,想看看这个女人是不是真如所说般聪明。

    如此看来,这女人倒是聪明的过分了。

    对于他这种人,太聪明的女人,是危险。

    想来对于别人,也是极大的危机。

    所以,花那么高的价格******,他倒是有些理解了。

    忽然抬头看向手上的刀,摇头道:“可惜了。我既然收了人钱财,你,便是不杀不可了。”

    孟漓禾淡淡挑眉:“是么?”

    方才,凌霄在审视她,看起来,她只是平静回视,接受审视,却不知道,她也在观察他。

    听到此不屑一问,饶是凌霄也有些好奇。

    因为这一声,并不像打肿脸充胖子,反倒多了许多自信。

    他倒是不知道,已经在案板上,为人鱼肉了,到底哪里来的这般底气。

    将刀重新放下,复又问道:“还是你觉得,我有不杀你的理由。”

    孟漓禾站定,直直的望向他,肯定道:“有。”

    “哦?”凌霄挑眉,忽然一笑道,“别和我说委身与我之类的话,我虽然觉得你很美,但如你所说,并非是看见美人就头晕的程度。”

    孟漓禾更是一声嘲笑:“你心里认为的聪明的女人,便是这等聪明之法?”

    凌霄一愣,脸色瞬间有些冷。

    孟漓禾倒也不想激怒他,而是直接开口道:“眼底乌青,肌肤不平,注意力涣散,如果我猜的没错,你应该长期睡眠不好,即便睡着,也是多梦或者噩梦连连。”

    之前在马车上,因为背光,所以只觉得他俊朗无比,其他倒是没有看清。

    而这会到了屋子,她才清楚的发现,他的脸上如前几日自己因账册而几日睡眠后的皮肤一样,毫无光泽,而且他的更为严重。

    不仅颜色暗淡,而且有并不是很显然的痘痘,只不过,因为是男子,所以大多人也只会认为是肤色黑,再加上他人本就俊朗,所谓瑕不掩玉,大概没人会注意到那几颗并不显眼的痘。

    但孟漓禾却不同,她再花痴,也不会忘记医生的职责,刑侦师的本领。

    最主要是,他的眼底黑眼圈严重,甚至于在与自己对话中,他需要靠审视许久,方确定自己的判断。

    看他的模样,绝不是愚笨之人,唯一的解释就是,患了神经衰弱。

    凌霄果然倏地站起,眼里是从来没有过的凌厉,一把上前,抓住孟漓禾脖子下方的衣襟道:“你如何知道?”

    孟漓禾神色未变,淡然道:“我方才已经解释了,你的症状很明显,而我,可以治。”

    “当真?”凌霄忽然有些激动,眼底亦有些波动。

    不知道为何,看着这女人自信的模样,她的话似乎也可信了不少。

    只是,他遍访了那么多名医,这个女人,不过是一个王妃而已,当真可以?

    看着凌霄的情绪转变和神色转变,孟漓禾更加加深了之前对病症的猜想,十分容易激动,很难如宇文澈那般,很好的掩盖住情绪。

    点头道:“不错。你若信我,不由,我们就做个交易如此?”

    凌霄眯了眯眼,半晌道:“你说。”

    “三个条件,放了我,告诉我要害我的人是谁,再帮我做一件事。”孟漓禾沉稳说道,“而我,则包你不再被梦魇缠绕,一夜酣眠。”

    凌霄神色顿时一冷,忽然厉声道:“覃王妃,你可真是好大的胃口!”

    他不是没想过这个女人会趁机要求他放了自己,却怎么也没想到,她居然敢提三个条件!

    这个女人,疯了不成?

    如此狂妄的女人,他凌霄,还未见过!

    然而孟漓禾却不卑不亢,直接仰视他道:“因为值。三个触手可得的条件,换一个长年累月的疾病,你觉得,不值吗?”

    孟漓禾就是故意要这般狂妄,因为她看得出,凌霄绝对是狂妄之人,那么唯一能做的就是,压过他!

    这样,才能让他从心理上正视,更是重视!

    也更让她的治疗,有说服力!

    凌霄看着她,久久没有说话。

    终于,缓缓开口道:“帮你做一件什么事?”

    孟漓禾一愣,吐吐舌道:“我还没想好。”

    她方才只是那么一说,一是为了涨气势,二来她莫名其妙被绑架一次,不讨回点什么,如何心甘情愿?

    然而,凌霄却忽然面色一冷,手中刀顿时握紧:“你耍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