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7章 给我拉下去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是。”侍卫领命上前。

    这些侍卫终究是皇上的亲兵,并不参与后宫争斗,所以公主的命令,绝不会怠慢。

    “公主,公主你这是做什么,老奴冤枉啊!”

    刘嬷嬷未及时将东西藏入鞋底的手,假装拍打地面撒泼,实际却是故意造成手中无物的假象,让侍卫的注意力散去别处。

    倒是聪明!

    孟漓禾不愿再耽误时间,冷冷开口:“把她的手给我掰开!”

    刘嬷嬷大惊,下意识死死的攥着拳头不放松。眼珠乱转,显然是有些慌了神。

    只是,已年近半百的女人力气哪里和侍卫相提并论?

    几乎并没费多大力气,手掌便被掰开,而那掌心中赫然躺着一个陶瓷做的小小的药瓶,药瓶上堵着木塞。

    孟漓禾并不意外,事实上,和她想的相差无几。

    “这是什么?”

    “回公主的话,这只是个普通药瓶,没什么。”

    都到了这个时候,刘嬷嬷的嘴,还是堪比死鸭子,半点都不吐口。

    不过,刘嬷嬷庆幸这个毒是气,即使现在打开,也看不出什么证据。

    而且,里面的药按理说也应该散的差不多了。

    “是吗?”孟漓禾拿着药瓶端详,转头看向从方才开始便一直拉住豆蔻的两个侍女,“不如你们两个帮我闻一下,这个里面是什么味道?”

    两侍女清秀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抹惊骇,赶紧将目光投向刘嬷嬷求助。

    刘嬷嬷心下也是惊讶,这么多侍女,怎么偏偏挑上他们两个?

    不过冷静下来之后,却并不担心,气已散,闻也闻不出什么,隐晦的点了点头,示意她们俩个去嗅。

    细想来,皇后这招绝就绝在这里,害了人了无踪迹。

    然而两仕女却并不知道恩如此详细,她们只知道皇后命令自己辅助刘嬷嬷毒害公主,具体的情况也是方才听到公主说才知道。

    若是用气毒害,那她们怎么可能还敢闻?

    而且,刘嬷嬷竟然也同意了的,这,不是让她们送死么?

    孟漓禾假装没看见两侍女忐忑的目光,只是将药瓶往前推了推:“嗯?”

    两侍女承受不住如此压力,又见刘嬷嬷没有解救她们的意思,竟是对视一眼后,噗通跪在地上。

    眼中含泪,齐声声的喊道:

    “公主饶命。”

    “饶命?”孟漓禾假装不懂,“不过是寻常药瓶,闻一下何来饶命一说?”

    刘嬷嬷心里一沉,狠毒的目光立即扫射过去。

    俩个不成器的东西,难道,她还会当场害了她们不成!

    两个侍女被双面夹击,一时不敢讲话。

    却见孟漓禾低头俯视着他们,慢慢开口:“还是你们知道,这里面,装的是毒。”

    “不是,绝对不是,青岚,白凤,你们还不快帮公主闻闻?”

    着急的刘嬷嬷在一旁开口,不停的对他们使眼色,严厉的眼神,就像是俩把刮骨的钢刀。

    眼下,让她们闻一下证明没事,绝对比现在这个情况好。

    然而,两个侍女却并非这样想。

    方才刘嬷嬷一直无动于衷,现在公主一怀疑,刘嬷嬷便马上令她们闻,从方才的情况来看,这瓶药,分明就是毒!

    这个刘嬷嬷,搞不好是怕事情败露,杀人灭口!

    这若是在皇宫,两个侍女或许不敢违背命令,但这里不一样,只要刘嬷嬷倒台,只要他们能留有一条性命,大不了跑掉再也不回去。

    当下,均做了决定。

    “公主饶命,奴婢们的确知道这瓶是毒,奴婢还知道,这毒是刘嬷嬷毒害公主用的!”

    刘嬷嬷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千算万算,也绝对想不到,这两个丫头会临时反水!

    这若是在皇宫,一定要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处!

    如今,却只能紧咬着牙,随机应变!

    “哦?那她为何要毒害本公主?”

    “因为,因为,因为是皇后吩咐。”

    两侍女豁出去了,反正天高皇帝远,得罪了刘嬷嬷也就等于得罪了皇后,横竖都是死,说不定这样还能博得一条生路。

    “放肆!”孟漓禾大喝,“你们可知污蔑皇后是杀头之罪?”

    两个侍女颤了颤,但还是咬紧牙关答道:“奴婢们自然知道,但奴婢们并不是污蔑,皇后命我们出了觞庆国便动手,只要公主不死在我国内,便不会我国责任。皇后娘娘说,若是以你之姿,他日获得信王垂青,大权在握,难免对付她,所以才下此杀手。刘嬷嬷就是方才趁午后公主散步之时,以更换坐垫为名,将毒放入马车内的!”

    “老奴冤枉啊!公主,这两个丫头陷害我,老奴可以自己闻,证明这药瓶里真的没毒!”

    刘嬷嬷这次真的急了,甚至要上前抢过药瓶自己闻。

    孟漓禾立即向后退去。

    “来人,人证物证俱在,给我拉下去……”

    “公主,人证是陷害,物证并未证实,老奴贱命一条,死不足惜,只要公主一句话,老奴甘愿赴死,但涉及到皇后娘娘,公主可不能让她如此草草定案让皇后娘娘白白蒙受这不白之冤。”

    即便是到了现在,刘嬷嬷还依旧能言善辩。

    不愧多年跟在皇后跟前耳濡目染,一句草草定案和皇后扯上,这一顶大帽子扣下来,可没几个人,敢接得住。

    而且,这也是她保命的王牌。

    处置了她,就等于得罪了皇后!

    “草草定案?”孟漓禾眼露寒光,“好!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证据确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