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05章 帅哥你是谁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离合院的侍卫们,简直热泪盈眶。

    甚至,非常想在结束的时候疯狂鼓掌。

    这才叫弹琴好吗?

    他们的王爷简直棒。

    宇文澈弹下最后一个音,收回手,抬眸。

    只见眼前,孟漓禾瞪着一双星星眼,正花痴的看着自己。

    坦然接受这样的目光,宇文澈道:“如何?”

    啪啪啪啪啪!

    离合院内,终于响起了民心所向的鼓掌声。

    孟漓禾从方才的情境中回神,只觉宇文澈又帅了几个高度,边鼓掌边真心称赞道:“非常棒!”

    宇文澈挑挑眉,这就没了?

    难道不该自惭形愧,表示从此不弹么?

    然后,他就听到孟漓禾开口:“我也要加紧练习,等到日后可以和你一样熟练。”

    饶是宇文澈强大的心脏,也有点震惊。

    他是实实在在体会到了这个女人的与众不同。

    也是真心有些后悔,为何没有在一开始就像平时那样直接说出真实意见。

    就犹豫了那么一下,心软了那么一回,就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现在,又不好出尔反尔的说出她弹的其实不是还行,而是很不行。

    宇文澈平生第一次面对一个人时,感到无比的纠结。

    思前想后,终于还是道:“其实本王觉得,你若是真想弹,不如请个琴师教你。”

    毕竟,连指法都不对,她敢弹,别人也不一定敢听。

    孟漓禾点点头,认真道:“好主意。”

    宇文澈目视前方:“不过在这之前,王府后院有个很寂静的院子,平时无人住。你要是怕打扰……咳,别人打扰你,可以去那儿练。”

    “真的?太好啦!”孟漓禾简直欢呼雀跃,练琴这种事情,当然越幽静越好,以为她不知道方才弹琴时,有很多人张望?

    于是,宇文澈淡定离开,孟漓禾抱着琴前往后院。

    府内上下,顿时又出现了新一轮八卦热潮。

    他们的王爷简直用心良苦。

    王妃弹成这样,都不仅不制止,还委婉赐院。

    简直就是宠出新高度。

    只不过,孟漓禾到底还是惦记着那日为诗韵没有做完的催眠,以及那个男人的真实身份。

    终于,还是在新鲜了两日后,决定独自前往茶庄一次。

    毕竟,催眠时宇文澈不方便在场,同他一起去着实没什么意义。

    马车晃悠悠的走着,从热闹的城区逐渐到达安静的山林。

    因为并不着急,所以一路并没有疾行,孟漓禾几乎在马车上昏昏欲睡。

    然而,忽然!

    只听外面一声马声嘶鸣,接着车子便停了下来。

    孟漓禾立即睁开眼,心顿时提了起来。

    她被劫多次,这种场景再熟悉不过。

    第六感告诉她,恐怕这次又是遭了劫。

    果然,只听外面胥的声音传来:“王妃,待在车里别动,有刺客!”

    说完,便听外面刀剑声响。

    孟漓禾心里微沉,听那声音,似乎来了不少人。

    虽然胥的武功不错,但今日身边只他一个暗卫,也不知那些人身手如何。

    不过,他们未朝自己放箭,说明并不急于要自己的性命。

    她如今在王府也算过了几日安生日子,怎么也没想到,竟然还有人对她出手。

    她最近,又得罪了谁吗?

    正想着,互听轿外很近之处一声闷哼,孟漓禾一惊,赶紧掀开窗帘。

    这一眼,才将提起的心又放回肚子。

    不是胥。

    是一个妄图接近马车,却被胥打趴下的人。

    抬眼瞧去,只见胥的周围,围着一圈人与他缠斗。

    人数很多,大概有一二十人的样子。

    相貌平平,武功平平,唯一有些共性的特征是,穿着都很褴褛。

    孟漓禾皱皱眉,这些人若不是来劫她,她多半会当作街边的叫花子。

    总不能,是当真走投无路,所以随便劫辆马车吧?

    那自己这运气真是够够的了,若是古代有彩票,她是非买不可了。

    可是,她这辆马车朴实无华,虽然也是王府的马车,但因为今日一个人外出,所以特意选了低调的出来,就是为了不引人注意,他们怎么会盯上自己的?

    只不过,虽然想不通,但孟漓禾原来还有些紧张的心,还是放下了许多,毕竟,看这些人的身手,根本不是胥的对手。

    忽然,只见十来个人将胥近身缠住,而其余人则悄无声息的向马车跑来。

    孟漓禾眉头一皱,不对!

    若是想劫财,看到对手比自己强大,寻常的强盗怕是早就吓跑了。

    而这些人却似乎有战术一般,像是在故意拖住胥,然后其余人再偷偷奔向马车。

    这种明显有意识的行为,在没有交谈的情况下可以达成,就绝对不是聚在一起的几个落魄后的强盗可以做到的,倒像是提前就安排好。

    而再看车夫,周身竟是一个人都没有,因为没有武功,所以也没有加入胥的打斗中。

    那就更是奇怪了。

    这些人似乎一开始就知道谁是最难缠的那个人,从最开始便瞄准了胥。

    而胥又是自己的暗卫,若是这些强盗埋伏在此,应该看不到胥才对,首要目标应该是车夫。

    他们,这就是料定了车夫不足为惧。

    那就说明,这些人对她了如指掌。

    心里微微一惊,会是谁?

    眼见几个人已离自己的马车不远,孟漓禾不由飞快的思索着对策。

    她到底怎样才能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到铃铛上呢?

    只要是有一人没有注意,那她不仅被抓走,铃铛也会被抢夺,她不能冒这个险。

    不过很快,一直留心这边动静的胥,便察觉到了异样。

    很快抵挡了眼前明显纠缠的几个人几下,不顾可能会受到的伤,直接硬生生从包围圈中飞起,只点了几步便轻松来到接近马车的几个人身后。

    孟漓禾松了口气。

    几人确实不是胥的对手,很快便连连败退。

    然而,忽然,只见一人从衣袖中忽然掏出一个纸包,飞快向胥挥洒过去。

    孟漓禾一惊,方喊出一声:“小心毒!”

    便见白色的粉末已经扬洒到空中,胥虽然已经听到声音退开两步,但因时间太仓促,因此还是多少沾到了一些。

    胥赶紧准备运功闭气,并将药粉清除,却只觉一阵强烈的头昏袭来,眼睛也睁开不得,使劲晃了晃头,却觉眼前一切迷糊不已,竟是抵挡不住这晕眩的感觉,直直向后倒去。

    孟漓禾大惊,这些人竟然使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也不知道这药到底有没有毒。

    而同样被撒到药粉的几个人,却没什么事,显然是提前准备好的。

    眼见胥倒下,倒也未再补一刀,而是直接看向了马车。

    孟漓禾下意识放下了马车的窗帘,心里怦怦直跳。

    早知道这样,就叫宇文澈一起过来了啊!

    若是他在,她肯定不会有事。

    或许是被救太多次,孟漓禾几乎想都没想只多一个人,到底是如何将她安全护住,只是莫名想到这个人,莫名相信,若是他在,便能解决一切。

    手里紧紧握住衣袖内的铃铛,听着几个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怎么办?

    忽然,一声不羁的笑从远处传来。

    接着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都退下。”

    几人脚步一停,顿时向后退去。

    孟漓禾皱眉,这些人果然是有组织的。

    就是不知道这人是谁?

    方才那一阵不羁的笑,竟是让她不由想到了,当日城外那劫婚的男子,说起来好久没见过这人了。

    兴许是自己前两次被劫,不管前因后果的,都见到了这个人,孟漓禾竟然第一时间想到他。

    只是,这人的声音,听起来并不像他。

    孟漓禾忍不住拿出铃铛,脑子再次飞快转了起来,一想到城外,不由想到了当日吓退那群黑衣人之事。

    只是,如今看这些人的样子,恐怕是没有家人吧?

    那么故技重施,却不一定好使。

    孟漓禾听着那愈发走近的脚步声,将铃铛重新放回衣袖之内。

    不管这人是谁,既然一开始没有要她的命,那么就还有机会。

    不若,就看看他想干什么。

    只是,如今敌强我弱,既然这样,倒也干脆示弱,不做徒劳的挣扎。

    主意打死,孟漓禾故意露出一副十分恐慌之色。

    车帘很快掀开,露出一张陌生的脸,没戴任何面具,亦或面纱,就坦坦然然的露出本来面目。

    而这张脸,意外的俊朗,年轻。

    剑眉英目,鼻梁高耸,发髻如他的笑声一般高高婠起。

    不同于宇文澈的冷峻,也没有梅青方的书生儒气,端看,根本看不出任何强盗的气质,若是平日在街上,她也多半会认为是谁家的少爷,公子哥。

    而虽然只露出一角,但也可看见他身上的衣着并非如其余人一般褴褛,只不过也并非多么华贵。

    孟漓禾不由疑惑,这个人,到底是谁?

    而事实上,同样惊奇的并非她一人。

    掀开车帘的男子,看到孟漓禾也是一愣,随后,眼睛却弯了起来。

    说出的话竟似是带着三分笑意:“美人,得罪了!”

    说着,手臂一个扬起,一个手刀,便朝孟漓禾的脖颈批了过去。

    孟漓禾只觉颈间一痛,便随之陷入了一片黑暗。

    脑子只有一个念头,这人长得这么斯文败类,为何下手这么简单粗暴?

    她还没有把戏演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