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04章 弹琴还是要命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然而,话一出口,就觉周身一阵冷,抬头,宇文澈的目光,正冰冷的投射在她身上。

    孟漓禾一愣,随即想到什么,赶紧堆出十分灿烂的笑容,狗腿道:“当然,用王爷送的琴也是极好的。”

    宇文澈这才冷冷收回视线,继续往前走:“嗯,谈完了记得把账册对清,有问题和本王汇报。”

    孟漓禾顿时傻在原地,怎么又是账册?

    不是说好的离开王府吗?

    戏可不可以不要演这么真啊!

    然而,宇文澈却丝毫不再给她多说的机会,大步流星的走出门。

    身后的孟漓禾欲哭无泪,算了,看就看吧。

    反正她离开王府以后还不知道干嘛,她又只会验尸断案,这个时代,让她去查案,暗着还行,想靠这个养活自己,这个念头还是省省吧。

    说不定看会了账册,以后还可以开个店当个老板娘啥的。

    十分具有阿Q精神的某人,想通之后瞬间又满血复活,心里充满了对新生活的幻想。

    所以这一次,孟漓禾倒真的一回府便抱了一堆账册看起来,还细心的找出小本本做出标记,并且十分认真的遇到不懂之处便问管家。

    让管家大叔惊讶的同时,不禁感叹,这出去一天就回来如此发奋,王爷你做了什么简直不敢想。

    “公主,休息下吧。”豆蔻拿着熬好的燕窝进来,这公主忽然变成这样,连她都有些不适应,看着脸色并不太好的孟漓禾,不由抱怨道,“公主你再这样下去,就要失掉风邑国第一美人的称号了。”

    “哪有那么夸张。”孟漓禾好笑的接过,感叹还是王妃待遇好,在现代,她哪里舍得喝燕窝?

    豆蔻一把拿过铜镜递过来:“公主,你自己看。”

    孟漓禾不由接过,接着……

    “啊,果然是啊!”

    这才几天时间皮肤就失去了光泽,脸色也不怎么红润,这什么情况?

    当年她几日几夜不睡也没这样啊!

    这个公主的身体底子怎么这么差啊!

    看来果然不能当自己现代的身子那么折腾了。

    孟漓禾赶紧将整碗燕窝喝下,然后跑去院子里晒晒太阳,准备吸收一下天地精华。

    毕竟,她深深的懂得,凡事还是劳逸结合比较好。

    反正,短期来看,她应该还没有离开王府的可能。

    奸细背后的阴谋还没有查出。

    诗韵的失忆症还没有治好。

    欧阳振的发狂症她甚至都没有想到办法安抚。

    哎,事情是又多又难,真是头疼啊!

    眼见孟漓禾闭着眼揉着眉心,豆蔻忽然喃喃道:“哎,若是芩贵妃还在就好了。”

    孟漓禾睁开眼诧异道:“你说什么?”

    豆蔻没想到孟漓禾竟然听到,自觉失言,赶紧道:“没什么,奴婢只是随口一说。”

    孟漓禾皱皱眉:“我好像方才听到了你提到我娘。她怎么了?”

    豆蔻心里一沉,自己真是多嘴,恐怕又招来公主的伤心。

    只是,话既然已经被她听到,也不好不答,只好道:“奴婢是想起,听宫里人说,皇上之所以特别宠幸芩贵妃还有一个原因。”

    “哦?”孟漓禾吃惊,“什么原因?”

    “听说每次皇上劳累或者头痛,听完芩贵妃的曲子,便能舒缓下来。所以在芩贵妃去世之后,皇上还找过很多人抚琴,都没什么效果,之后脾气越发暴躁起来。”

    舒缓?曲子?

    孟漓禾眼前一亮,对了,曲子!

    催眠术中其中一种就是利用乐曲舒缓人的神经。

    只不过,她前世终究不是利用催眠治病,所以也没有专门研究过这方面,就连钢琴也是幼时因为兴趣而学而已。

    难道,芩贵妃留下来的那本琴谱,里面的曲子可以达到这个效果?

    如果说这样,那也就难怪别人抚琴没有用了。

    孟漓禾越想越激动,若是这样,说不定她练成之后,欧阳振那发狂的问题便可以迎刃而解!

    事不宜迟,孟漓禾忽然一声喊:“豆蔻,将琴拿来。”

    琴很快放置于院中凉亭内,四月初的天气,温暖而美好。

    树上已是翠绿一片,地上各色的花争相盛开。

    而孟漓禾端坐在琴边,双手置于琴上,宽大的袖摆垂落,因为低头而垂落的额前碎发,随着微风的吹拂,轻轻摆动。

    好一副美人抚琴的画面。

    光是看看这一景色,不用听曲,几乎就能让人觉得心旷神怡,妥妥的颜值造就一切。

    忽然,“噔”的一声,孟漓禾开始照着之前破译的第一首曲谱,双手弹动,相当投入。

    那样子,真是琴不醉人人自醉。

    然而,离合院上下,所有人都崩着一张脸。

    我滴个老天,这大晌午的到底弹的是什么曲子?

    虽然他们方才的确昏昏欲睡,但是也不需要用这种曲子惊醒啊!

    实在是太太太……难听一点了吧!

    听不出旋律就算了,为什么还不连贯?

    就像打呼噜一样,你要是有规律可循,倒还可以听的让人有睡欲。

    但是你要是打的五花八门,一会这样响一会那样响,中间还断个一下,让人不知道下一声什么时候发出,甚至想去探探鼻子看看你还活着呢没有,那简直是件太抓心挠肝的事了好吗?

    简直急都要急死人!

    他们甚至开始反思,是不是集体得罪了王妃娘娘,不然为何用这种方式惩罚他们啊!

    他们还不如去扫厕所!

    那只是有点味道,但并不想撞墙!

    豆蔻更是惊的大眼瞪小眼,公主你当真是芩贵妃的女儿吗?会不会抱错了?为啥子差这么多?

    心好累,偏偏还不能说,还要在一旁端茶倒水。

    所以,等到宇文澈的身影,终于在离合院出现的时候,豆蔻赶紧以不打扰为由,一溜烟跑走。

    那样子,生怕晚一点便被再被迫听上一曲。

    然而,一直都在试验曲子是否正确,加上只是会看曲谱,并不会怎么弹,于是干脆摸索琴上的音,再用钢琴指法弹了半天的某人,并没有察觉这一异常。

    甚至看到宇文澈远远到来,还热情的站起身道:“王爷,你来啦?看,我用你的琴弹呢,刚刚试好音,你要不要听听?”

    “好。”宇文澈淡定坐下,他倒要亲眼看看,方才暗卫们纷纷来报的惨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一盏茶之后……

    宇文澈的额头蹦蹦直跳,脑袋嗡嗡响。

    他终于有些理解了,以后若是罚人,倒可以让他们过来听上一段时间。

    所以说,长期跟着某人的下属,某些时候的思想,和某人保持了高度的一致。

    孟漓禾放下手,擦擦额头上的汗珠:“王爷,你可觉得情绪有所舒缓?”

    宇文澈:……

    他没有发狂已经很给面子了吧!

    “还好。”真的需要毒舌的时候,宇文澈倒是好心了一回。

    孟漓禾大受鼓舞:“太棒了!这下说不定可以安抚欧阳振了!”

    宇文澈:……

    他开始考虑让她医治欧阳振的正确性。

    “本王觉得,你若是实在无聊,带上几个人出门,也不是不可以。”

    孟漓禾眼前一亮:“真的吗?”

    果然是琴声取悦了他啊,竟然连这件事都主动提出了!

    既然这样,孟漓禾只觉也不能太辜负他,干脆一咬牙摇摇头:“最近没事还是不出去了,我把琴练好一些,王爷若是头疼劳累的话,也可以来找我。”

    宇文澈:……

    他到底是为什么会送她琴的?

    他甚至开始考虑,偷偷弄坏掉所有琴的几率有多大。

    孟漓禾心满意足,而且因为发现了新的乐趣,乐此不疲的再次坐下,准备再弹一遍,争取熟练一些。

    宇文澈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孟漓禾,你娘,真的是舞姬出身?”

    孟漓禾一愣,脸色顿时有些不好。

    宇文澈斟酌了一下措辞:“本王是说,你娘当年真的以琴打动你父皇?”

    孟漓禾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通过她想到娘亲了!

    当即又开心起来,点头道:“对啊,这曲子就是娘亲留下的,听说当年每每为父皇抚琴到夜深。”

    宇文澈额头一跳,夜深。

    这风邑皇当真真男人,对芩贵妃也一定是真爱。

    到底是怎么忍住不砸琴的?

    眼见宇文澈一直盯着琴不做声,孟漓禾转了转眼珠,莫不是被她激的也手痒了?

    十分好心道:“王爷,要不要抚琴一曲?”

    宇文澈抬眸,心里闪过一个念头,于是难得走上前:“好。”

    孟漓禾赶紧让出位子。

    说实话,她还真的很期待宇文澈抚琴的样子呢!

    只见宇文澈一甩衣衫后襟,直接坐于琴旁,骨节分明的大手放入古琴之上。

    修长的手指忽然撩动琴弦,很快,一连串动听的音符便挥洒而出。

    曲子,孟漓禾从来没听过。

    但却似一股清泉,瞬间让她清明起来。

    时而婉转,时而激昂。

    让人不得不跟着他的曲子,心情起伏。

    而宇文澈微低着头,神情专注,大概是因为沉浸乐曲之中,一直无甚多表情的脸上带着些许的情感,是孟漓禾从未见过的样子。

    而那不停舞动的手指,虽是撩拨琴弦,却让看的人觉得,似拨到了心里一般。

    根根琴弦随着手指震动又停下。

    却不知不觉间,让听的人心里的弦久久激荡难以平复,甚至拨的孟漓禾的心猛的剧烈跳动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