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03章 你是流氓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宇文澈手中一顿,还未做反应,便见孟漓禾已将他手中的手帕抽出。

    小脸是前所未有的严肃,低着头看着他手上的伤口,紧蹙着眉,却迟迟不敢下手。

    宇文澈的目光在她的头顶上不自觉的柔和起来,嘴上却是一贯的口吻:“若是不敢,就还给本王。”

    说着,便朝手帕伸过去。

    孟漓禾却是飞快一躲,鼓起脸道:“谁说我不敢了?”

    作为一个法医,竟然被人认定怕伤口,那简直就是对职业的侮辱。

    她之所以迟迟不下手,也是在观察伤口深度,伤成这样,绝对不能随便擦擦血便了事。

    她真是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一边流着血,一边还抱了她这么久的。

    叹了一口气,终于抬起头道:“带我去见大夫。”

    宇文澈挑眉,明明是自己不敢,还要硬装,不过或许是方才惊魂终于落定,他倒是难得的没有拆穿。

    只不过,等到真的见了大夫,他才发现他的想法真的是错了。

    因为孟漓禾并不是要找大夫包扎,而是只要他的药箱。

    其实孟漓禾并不是不相信大夫的医术,然而大概是因救自己所伤,她从心里希望自己可以做些事情,才可以心安。

    好在伤口虽深,但王爷的大夫也不是赤脚郎中,药物一应俱全,孟漓禾和大夫确认了一下,这个年代用来避免伤口发炎的药物之后,便自己动起手来。

    而方才那半路折回的大夫显然十分忧心。

    见过秀恩爱的,没见过这么秀的啊!

    一个王妃竟然亲自动手包扎伤口,虽然理解你们浓情蜜意,但这不是情趣扮演啊,这是实打实的医生病人!

    最主要王爷还不见反对。

    宠人宠到了这种境界,也是叹为观止啊!

    只好在一旁紧绷着神经看着,毕竟万一包坏了,还是得他来!

    然而,孟漓禾完全没注意身边之人的担忧,只是全神贯注的,用着现代人的方式,为宇文澈消毒,上药,之后再包扎,简直一气呵成,甚至最后还在上面系了个蝴蝶结。

    这真是……让人目瞪口呆。

    大夫决定悄悄退出,因为方才在门口那幕太闪瞎眼,他十分担心如此温馨时刻自己在这碍事,那王爷一定想把他踢出去!

    所以,他悄然离去,还好心的关上了门。

    然而事实上,从始至终,并没有人注意到他的行动。

    宇文澈一言不发的看着孟漓禾十分熟练的为自己包扎。

    这手法以及熟练程度,绝对不是一个公主该具有。

    他觉得,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神秘了,她到底有多少他还不了解的事情?

    绝顶聪明他可以理解,但是包扎这种事,她为何会?

    孟漓禾反手擦了擦额头上,因紧张而出的汗,抬起头莞尔一笑:“好啦,记得千万不要碰水,千万不要碰水,千万不要碰水,重要的事说三遍!”

    宇文澈眉毛一挑:“你以为是你么?”

    孟漓禾哑然,顿时想起自己伤口发炎那次。

    但是那并不怪她好吗?

    她不可能傻到把伤口泡在水里,所以特意问下人要了据说可以防水的油布,她怎么知道,质量如此差,竟然渗水!

    不禁小声嘟囔出不满:“那是古代的东西太不先进。”

    宇文澈皱皱眉,没有听清,或者说听清了也不懂什么意思。

    孟漓禾吐吐舌,掩盖道:“好啦,我们去看看欧阳振吧!”

    说着,便去一旁清洗一下手,便要离开。

    却听身后,宇文澈忽然开口:“孟漓禾,你是不是和本王解释一下,为何一个公主,会做这些?”

    孟漓禾脚下一顿,心里微沉,扭过头慢慢道:“你怀疑我?”

    宇文澈定定的看着她,未置可否。

    孟漓禾心里有些发凉,倒没想到,自己为他所做之事,竟是引起了他的怀疑。

    或者,他从一开始也没有完全信任过她吧?

    心里不知为何,有些说不出的发堵。

    不过,也是了。

    她在今天早上,还不是因为那块令牌怀疑他?

    事实上,直到如今,也不敢完全肯定的说,自己对他的怀疑全无。

    所以,并不能怪他吧?

    要怪,也只能怪,他们的身份以及她的真实身份。

    孟漓禾忽然露出一抹苦笑。

    如果可以,她真不希望可以坦诚一样,但是,她不能。

    宇文澈却是一愣,眼神愈发深邃起来。

    “我自幼在皇宫内受尽欺负,没有哪个太医会冒着得罪皇后的风险主动为我医治。”

    孟漓禾忽然开口。

    说的很含糊,却是事实。

    只不过,在她的记忆里,真正包扎伤口的人是豆蔻,那个真正的孟漓禾只是哭。

    宇文澈却是不由眼神发冷。

    一个公主居然到了在皇宫被人欺负到受伤的程度,还无人医治,这个风邑国当真是个昏君。

    也许是因为孟漓禾方才那抹苦笑,宇文澈心里莫名一软:“若是你想,本王日后可以帮你报仇。”

    孟漓禾微讶,唇角却止不住笑意,虽然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回到风邑国,更知道宇文澈陪她回去的机会几乎渺茫,还是点了点头:“好。”

    欧阳振的院落,方才打斗之后的凌乱不堪已经被收拾安静。

    欧阳振也早已被人抬进了床上。

    孟漓禾却在去的路上改变了主意。

    “王爷,我想再问一下侍卫。”

    宇文澈点头,将她带到方才被打伤的侍卫们面前。

    七八个侍卫,分别受了不同程度的伤,索性倒是并不致命,只有一个侍卫,因为是送饭之时便直接受了一掌,所以比较严重。

    孟漓禾皱眉听完侍卫们的叙述后,一惊:“你们是说,这次送饭之人与上次病发时送饭之人一样?”

    侍卫们纷纷点头。

    孟漓禾与宇文澈对视一眼,均读出对方的意思。

    宇文澈问道:“那侍卫何在?”

    “回王爷,目前在他的屋内医治,尚在昏迷。”

    “带路。”

    很快,两人便进了那侍卫所在的屋子。

    床上,一个男人正在闭目躺着,面色苍白。

    宇文澈只看了一眼,眼里便浮现了了然:“果然很像。”

    “许文韬?”孟漓禾赶紧问道。

    宇文澈点点头。

    “这就对了。”孟漓禾明了,“看来他当年走火入魔,是受了刺激。而这两次发狂这么严重,应该,就是他的功劳了。”

    宇文澈心里叹了口气,还是怪他当初太掉以轻心,以为他一直都是练的颇顺利,所以即使到了最后,也没派人专门看护。

    以至于等他接到消息之时,他人已经走火入魔。

    这些事孟漓禾已经听宇文澈说过你,眼见他大概又在自责,孟漓禾忍不住想要安慰,话还没说出口,却忽然想到什么,问道:“那许文韬现在人呢?”

    “死了。”宇文澈冷冷回答,就算是没死,若是当真做了对不起欧阳振的事,他也会亲手了结了他。

    孟漓禾怔住,难怪他嘴里喊着杀了你们,如今看他身边也没有那女人的影子,想来,也是被杀了吧?

    心里叹了口气,那便很难了然当年的真相了。

    如果是这样,就只能靠单方面对他催眠医治了。

    只是,自己方才一出现,便被他所刺,难道……

    想到此,孟漓禾赶紧问道:“王爷,方才欧阳振将我认错,是因为我和他的女人长的像吗?”

    宇文澈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道:“不像。”

    “哦。”孟漓禾点头,那看来就是欧阳振被这个像许文韬的人刺激发疯之后,才认错了人。

    那就好办多了。

    “你比她美。”宇文澈又补充了一句。

    “啊?”孟漓禾一时没反应过来,脸上顿时一红,这是,在夸她?

    宇文澈余光扫到她的脸色,嘴角飞快一勾又放下,挑眉道:“还是你觉得本王是这个侍卫可以比拟?”

    孟漓禾一愣,下意识仔细看了一眼宇文澈,接着脸又是一红,不过这次是替宇文澈脸红的,因为……

    大哥,你这是变着法夸你自己吗?

    虽然你确实比他帅了那么一丢丢,好吧,是一大丢丢!

    但是自己夸自己很脸皮厚知道吗?

    还能不能行了?真是的。

    “有意见?”宇文澈眉毛一挑,语气里充满自信。

    “没有。”孟漓禾抽抽嘴角,大哥,你赢了。

    宇文澈嘴角一勾,向外走去。

    “喂,去哪儿啊?”孟漓禾赶紧跟上。

    宇文澈脚步未停:“回王府。”

    孟漓禾一愣:“欧阳振不管了?”

    “已经服下安神药,本王会吩咐此人以后远离他的视线。”宇文澈淡然道。

    “哦。”孟漓禾怏怏应着,她现在的确还未有更好的办法医治他,看来是要加紧想办法了。

    见孟漓禾还在愣神,宇文澈脚步一停,回头道:“怎么?这么不情愿回府?”

    “不是。”孟漓禾立即回道,不过接着又妆模作样的瘪瘪嘴,“就是有那么点无聊。”

    “无聊。”宇文澈重复着她的话。

    孟漓禾大大的眼睛瞪得萌萌亮,快说你以后可以随便出府玩这句话!

    宇文澈淡定无视:“本王记得你想弹琴。”

    孟漓禾双手一拍:“哦,对了,我的琴还在梅大人那。”

    然而,话一出口,就觉周身一阵冷,抬头,宇文澈的目光,正冰冷的投射在她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