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02章 舍身相救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说完,竟是直接朝着已经放下剑的宇文澈,一剑直刺过去。

    而宇文澈方才看到他停止进攻,这会已经撤去了防备,只当这铃铛还没有发挥作用,于是另一只手并未做抵挡,而是依然急速摇着手里的铃铛。

    孟漓禾大惊:“王爷,快放下铃铛!那上面有血,没有用!”

    宇文澈闻言眉头一皱,将铃铛朝孟漓禾一抛,右手同步抬起剑,飞快在刺进自己胸口前搭档开。

    只是,方才本就晚了一拍,这下又不便伸出去发力,欧阳振狠狠一击,宇文澈的剑便随声落地,而欧阳振又直接击出一掌,宇文澈虽已闪身躲避,但还是被这一掌击中,跌倒在地。

    孟漓禾心几乎空了一拍,只见宇文澈捂住胸口慢慢坐起,虽然脸色有些差,却没有任何狼狈迹象,也并没有她担心的口吐鲜血的现象发生,终于松了一口气,想来这一掌对他并未造成太大的伤害。

    然而,下一刻,却只见欧阳振的剑,朝着仍在地上的宇文澈直接刺去。

    而照这个速度,宇文澈根本来不及躲避!

    孟漓禾只觉心猛的一跳,没有多想,直接朝前面冲了过去,竟是一把挡在了宇文澈的身前。

    千钧一发之际,电石火花之间,孟漓禾只觉腰间一痛,接着便有些潮湿感。

    然而,却丝毫未去看伤势,而是拿着已经擦拭干净的铃铛,拼命摇晃起来。

    欧阳振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到,一把将剑拔出,剑鞘带血,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孟漓禾。

    耀眼的强光不停的闪烁,空灵的铃声频频入耳,欧阳振只觉眼睛被刺的无法睁开,下意识闭上了眼,却终于没有睁开。

    孟漓禾深深吐出一口气,将手里的铃铛放下,全身的力气几乎都泄空,一下子瘫倒在身后宇文澈的怀里。

    这一变故来的快而突然,宇文澈几乎没看清发生了什么,只知道,那本该刺入他体内的剑,刺到了挡在他身前的孟漓禾的身上,而那拔出来的剑鞘上的鲜红,狠狠的刺痛了他的双眼。

    从没有人这样以不计后果的姿态挡在过他的面前,宇文澈的眼睛狠狠一眯,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什么?

    她不知道这样可能会死吗?

    心里某个地方不着痕迹的被撞了一下,宇文澈一把抱起怀里的孟漓禾,站起身,大声用着功力吼道:“大夫,大夫在哪!”

    孟漓禾却是一愣,随即挣扎道:“王爷,放我下来,我只有三分钟的时间!”

    “什么三分钟?”宇文澈皱眉看着怀里,受了伤还不老实的人。

    察觉他并不懂这个时间概念,孟漓禾急道:“快放我下来,我要对他深入催眠,不然他会醒来!”

    宇文澈立即怒目:“都什么时候了!是催眠要紧,还是你的命要紧!”说着,便要抱起她飞起。

    孟漓禾却紧紧抓住宇文澈的手,眼里带着祈求:“王爷,我的伤我自己知道,但是,这是个难得的机会!你只要让我对他说几句话,几句话就好。”

    看了看孟漓禾腰间的伤,似乎并没有冒出更多的血,宇文澈皱着眉,却没放她下来,而是直接抱着人蹲下。

    孟漓禾也不强求,只是看着欧阳振,声音恢复到柔和,语调尽量放缓道:“欧阳振,你现在很累,需要休息,好好放松,忘记刚刚的一切。”

    欧阳振虽然也是闭着眼,但较之方才,却明显沉稳了许多。

    孟漓禾再次道:“现在你在修炼神功最后一级之前,好好想一下,告诉我,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然而,话一出口,却见欧阳振的身体微动起来,脸色变得极为差,手上甚至开始握拳。

    丝毫不让人怀疑,即使在梦里,他也会重新拿起剑,对着人猛刺。

    对于他这么大的反应,孟漓禾显然吃了一惊,方要安抚,却见宇文澈忽然伸出一只手,朝着欧阳振身上一点,欧阳振便安静下来。

    孟漓禾一愣:“你做了什么?”

    “点了他的睡穴。”宇文澈阴冷着脸说。

    这个女人,受了重伤,竟然还有心思在这里听故事?

    他是想治欧阳振不假。

    但是,不是把孟漓禾的命搭上。

    若是治好一个为自己练功之人,却失去一个救自己之人。

    这个女人,是准备让自己内疚死吗?

    当下,不再管其他,抱着孟漓禾直接飞起。

    孟漓禾抽抽嘴角,这男人真是霸道啊!

    只不过,照着方才欧阳振那样,这种催眠方式确实是不行,必须要将他的情绪安抚下来,才有机会让他回忆当时发生的事。

    可是怎么安抚呢?伤脑筋。

    而且,眼前的宇文澈,脸色冷的要刮起暴风,她要先安抚他才行吧?

    虽然,她自己是法医,很清楚受伤的这个位置并不致命。

    但自己这行为,铁定是把他惹毛了,只希望自己的伤不要太重,不然一定被他骂死。

    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她腰间的疼痛怪怪的呢?

    看着宇文澈虽然阴着脸,但却是满满的焦急,孟漓禾忍不住开口道:“王爷,其实,我并不怎么痛。”

    宇文澈低头扫了她一眼:“疼傻了吗?”

    孟漓禾弱弱回答:“不是,是真的不是很痛,你看,好像也没流多少血。”

    宇文澈皱了皱眉,眼见快到了大夫的院外,便干脆落地,看了眼孟漓禾的腹部,确实只是被血浸湿了一块,但是,明明方才他亲眼看见那把剑直刺到了她的身上。

    以欧阳振的力气,没有穿背而过,已是万幸。

    怎么会只是这点伤?

    当下,十分疑虑起来,直接将孟漓禾往一旁躺椅一放,接着,竟是一把将孟漓禾的衣衫掀开。

    “喂!你干嘛!”孟漓禾活生生吓了一跳,下意识便抓住衣衫。

    什么情况这是?

    怎么忽然这么奔放?

    一个古代男人的优良品德呢?

    看看人家梅青方梅大人!

    什么时候你才能摸个小手就脸红!

    然而,事实证明,宇文澈绝对不是她期待的那种。

    淡淡的撇了她一眼,冷静道:“本王是要看你的伤口,你一个姑娘,怎么满脑子都是那些想法?”

    孟漓禾简直一口老血喷洒空中。

    你还知道我是个姑娘?

    还有,哪些想法你到底说清楚喂!

    为什么这么倒打一耙的事,还能说的这么理直气壮?

    孟漓禾小手死死的攥住衣摆:“我没有说你要非礼我,我是觉得……觉得不方便!”

    毕竟,被刺到的是她的腹部偏下的位置,就算她是现代人,也并没有这么开放。

    宇文澈的脸上似笑非笑:“有这么大的力气,看来确实是没什么事。”

    孟漓禾松了一口气,精神也顺时放松下来。

    终于说服他了啊!

    然后下一秒,她就感觉肚子上一阵冷飕飕。

    “啊!”感觉到衣衫从自己的指缝溜走,孟漓禾下意识一抓,却刚巧抓到宇文澈的手,顿时一张脸胀的通红,这个流氓!

    旁边,从方才宇文澈的怒吼,就开始药箱的大夫,这会才从院中跑了出来。

    立即被眼前的景色吓了一跳。

    他们的王爷正掀开王妃的衣襟,而且还手掌交缠什么的,简直太震撼!

    幕天席地没有错,但为什么要叫自己?还在自己的院落外?

    早知道,他专心治侍卫们的伤就好了啊!

    想着,赶紧又一路小跑回了院子,还顺手把院门关牢!

    孟漓禾欲哭无泪,赶紧放开宇文澈的手,这都什么事儿啊?

    然而,宇文澈却并没有看一下,便离去,反而朝着里面伸了过去。

    孟漓禾立即视死如归道:“宇文澈,你要是敢,我就和你同归于尽!”

    “用这个?”宇文澈从里面拿出一把刀,在她眼前晃了晃。

    孟漓禾只觉腹部一疼,接着定睛一看,只见她的“斩月刀”上,正沾着些许血迹,此刻正在宇文澈的手上。

    立即想起来,她今天的确将“斩月刀”放在了腰间,难道是刚巧欧阳振刺刀了“斩月刀”上,所以救了她一命。

    赶紧朝腹部看去,只见小腹左侧,赫然有一个斩月刀形状,只是四周都流着血,显然是被“斩月刀”的边沿处割破,竟然形成了一个“斩月刀”伤口,只不过伤口并不深。

    难怪,她只是隐隐作痛,并未感觉到有多疼。

    “命倒是很大。”宇文澈亦是放下心,接着从袖口拿出一盒药膏,“用不用本王帮你抹?”

    “不必!”孟漓禾赶紧一把抢过,还硬气道,“你扭过去。”

    宇文澈这次倒没再戏弄她,倒是很听话的转了过去。

    孟漓禾有些惊讶,不过也赶紧用药膏在伤口上抹了抹,接着便把衣衫放下。

    宇文澈却依然没有转身,两只手不知道在鼓捣着什么。

    孟漓禾忽然脸色一变,赶紧站起身,朝着宇文澈看过去。

    只见宇文澈正一只手用手帕擦着受伤那只手的血。

    白色的肉被剑割的几乎都翻了出来,整只手肿胀不已,孟漓禾只觉整颗心都揪了起来。

    她从不知道,作为法医的她,竟然如此不平静的看着伤口。

    终于深呼一口气,转到宇文澈的前方,一把拉住他的手,坚定道:“我来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