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00章 又发疯癫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难得见宇文澈这般焦急,孟漓禾只得回过头,对着刚从催眠中醒来的诗韵道:“我有事随王爷先走,下次再来帮你治。”

    诗韵显然还未完全从方才的情境中回过神,这会也只是愣愣的点点头,看着宇文澈将孟漓禾揽在怀中,用轻功急速而走,眼底一片幽深。

    孟漓禾倒是极其温顺的随着他,一路从山上飞下。

    事实上,不温顺也不行,因为宇文澈终究和缆车不一样,又没有附带个安全带,万一她一个扭动,让宇文澈手里一松,那绝对不是一个“抱歉,失手”能挽回的。

    她可不能那么多次没死,死在了这里,那真是太憋屈。

    然而,这一姿态却让有幸目睹的众人们发出了惊喜的欢呼。

    因为方才两人来的时候毫无预警,所以只是看见“刷”的两个人影。

    而经历过方才的仪式,大家料定等会王爷王妃肯定还是那般下山方式,于是一边采茶一边观望,甚至为了所有人一起目睹,还商量好了迅速传递消息的方式。

    简直心思缜密。

    于是,孟漓禾只觉刚一被带起,下面的声音便此起彼伏。

    “哇,快看,王妃如此小鸟依人,紧紧抓着王爷的衣衫。”

    孟漓禾脸上一僵,废话,不抓紧掉下去怎么办?砸你头顶那是两条人命!

    “不不,要我说还是王爷抱的更紧。”

    孟漓禾下意识看向宇文澈,却叫他丝毫不动声色,也干脆恍若未闻,只是眼间那处的触感,越发觉得烫人起来。

    然而,下面人还在继续。

    “王爷和王妃简直神仙眷侣,所谓只羡鸳鸯不羡仙。”

    孟漓禾:……

    大哥你竟然还会朗诵诗。

    “对,简直立刻羽化成仙!”

    孟漓禾:……

    这并不是一个意思吧?

    “那我们的茶叶一定卖的很好!”

    孟漓禾抽了抽嘴角,这两者到底有什么联系?

    是因为有神仙保佑?

    你们的思维会不会太发散了一点。

    以至于孟漓禾方才的紧张感被这些人弄得一扫而空,到了山下第一句话竟然不是问发生了什么事,而是:“王爷,你这些人哪儿请来的?”

    确定不是哪家戏班子倒闭,被宇文澈收来的吗?

    宇文澈脸上亦带些笑意,却根本不答,而是翻身上了路旁早已准备好的马车,将还在回首望的孟漓禾一拉:“上车。”

    马车疾驰。

    孟漓禾这才反应过来:“王爷,我们这是去哪?发生了什么事?”

    “蜀山庄。”宇文澈脸上严肃了许多,“欧阳振忽然又发作了。”

    孟漓禾一愣,手不自觉摸上衣袖里的铃铛。

    宇文澈没有说,孟漓禾也想象的到那里的状态,以他的武功,连宇文澈都无法抵挡,更别说只是那些守卫。

    不过,发作之时是情绪失控之时,说不定会有新的收获。

    只是,希望不要太危险才好。

    忽然想到什么,孟漓禾又开口:“王爷,你说的我治好两个人就可以离开,说的便是欧阳振和诗韵?”

    宇文澈脸色立即有些冷,没有说话,只是“嗯”了一声。

    孟漓禾却丝毫未觉,只是鉴于之前没有问诗韵与他什么关系的教训,这次开口问道:“那,王爷和欧阳振是什么关系?”

    宇文澈一愣,却也说道:“他是本王的暗卫。”

    孟漓禾着实吃了一惊。

    她知道暗卫武功都不错。

    但是宇文澈的武功已经很厉害了吧?

    怎么可能还不如暗卫?

    而且,最主要的是,如果只是暗卫,为何宇文澈上次为了不伤他,竟宁愿让自己受那么重的伤?

    她原本以为,最起码他们也是朋友。

    “有什么就问吧,反正还有一会到。若是对他有帮助,本王会言无不尽。”

    看见孟漓禾绝美的脸上满是惊讶,宇文澈忽然开口道。

    既然这样,孟漓禾也不扭捏,直接问道:“我想了解他为何会练这个武功,以及为何会走火入魔。”

    谁料,孟漓禾只是简单一问,却见宇文澈的脸色顿时阴沉了许多。

    不明所以,还是补充道:“走火入魔,在我们这来讲也许就是精神上的疾病的话,除去受刺激,很可能是陷入了一种执念,所以我要全面了解一下。”

    话毕,宇文澈还是沉默了一瞬,才开口:“他是为了本王。”

    “啊?”孟漓禾忍不住惊讶出声。

    什么叫为了你?

    这信息量略大,有点消化不了啊!

    怎么一个诗韵还不够,还有个欧阳振这么幻妙。

    宇文澈你这是男女通吃吗?

    然而,宇文澈似乎陷入一种情绪中,倒也没注意她这个反常的举动,只是接着说道:“当今世上,有一种近乎于神功的武功,名为绝阳功,必须至阳之人方可练,即便这样也无几人敢练,因为有极大风险。当年本王想试着练,但欧阳振为了万无一失,以自己身体也为至阳为由,要先试练。”

    “哦……”孟漓禾忍不住应了一声。

    后面的事不用宇文澈讲她也清楚了八分,那自然是练功果然还是有风险,当真是走火入魔了。

    那也难怪宇文澈对他这般,想来是心里有愧疚。

    这样来看,这种行为倒也符合主子和属下,方才那句话太有歧义了好吗?

    简直不能多想。

    宇文澈眼神灰暗,又开口道:“但是明明,他一路专心练功,进展也是飞速,谁也没有料想到了最后会出意外,早知如此……罢了。”

    听的出宇文澈口中的无奈,以及虽没有明说,却亦流露出的深深内疚,孟漓禾忍不住心里一软,抬手扶上宇文澈的手,一句话便脱口而出:“没事,我一定尽全力帮你治好他。”

    宇文澈手下一僵,手指下意识动了动,却终究没有抽出。

    孟漓禾完全沉浸在自己安抚人的情绪中不可自拔,根本也未注意到有何不妥。

    然而……

    刷的一声!

    车帘被掀开,因为上次得罪了王爷,这次急于想讨好的胥大声道:

    “王爷,王妃,蜀山庄到了,请下车!”

    然后,他就傻了。

    因为马车内,王妃正在拉着王爷的手,眼里浓情蜜意。

    而王爷……

    此时正在冷冷看着他,那眼神……简直杀死人!

    艾玛太可怕了!

    胥赶紧扭头看向一旁:“属下忽然眼盲,就不扶王爷王妃下车了,看不见!”

    宇文澈冷冷一哼:“再加一个月!”

    胥欲哭无泪,他可以告状那些兄弟们为了成全他倒马桶,竟然在里面来大的吗?

    孟漓禾却疑惑的歪头看两人,小表情可萌。

    眼盲?

    一个月?

    什么东东?

    然后才发现,自己竟是一直摸着宇文澈的手,顿时脸上一热,匆忙放开,一点都不淡定。

    宇文澈淡定下车。

    孟漓禾偷偷嘘了一口气,然后也随后钻出。

    只是,还没跳下马车,就被宇文澈伸出的手一带,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被他揽住,施展轻功直奔欧阳振的院子。

    终于在空中平稳的孟漓禾忍不住抽抽嘴角,这是做缆车做上瘾了啊!

    幸亏她不晕车。

    然而,还离欧阳振的院子有些距离,孟漓禾便听到很激烈的兵器碰撞声。

    顿时了然,以宇文澈的耳力,想必是听到里面有打斗的声音才急着进去。

    宇文澈的速度愈发变得快起来。

    孟漓禾将铃铛攥紧。

    院口,已经有几个侍卫倒地,即使孟漓禾不会武功,也看的出,如今抵挡欧阳振的侍卫们有多力不从心。

    对于他不能下重手,只能防御,但欧阳振却又武功高出许多,手下亦是半点不留情。

    若不是这里的侍卫,个个武功高强,怕是不仅仅是伤而已。

    眼见欧阳振的剑朝着一个侍卫直直刺去,宇文澈眼睛一眯,手里一个金色东西急速飞出,一把打到那名侍卫的后腿上。

    侍卫一个吃痛,直接便跪了下去。

    然而,也正是这一跪,刚巧躲过了欧阳振那致命的一剑。

    “胥,夜,带人下去医治。”宇文澈看了眼受伤的侍卫吩咐道。

    胥和夜立即显身,夜领命前去,胥却望了一眼孟漓禾,见孟漓禾点头,这才匆匆离去。

    宇文澈神色未变,只当没看见。

    既然送了人,他也干脆大方。

    察觉周围有高手相助,欧阳振忽然将剑一收,不再与周围人缠斗。

    孟漓禾顿时松了一口气。

    只是还没将这口气出门,却见欧阳振忽然飞起,竟是朝两人的方向直直飞来!

    孟漓禾心里一紧,下意识拉住身旁的宇文澈,两只手紧紧攥住他的胳膊,很显然有些害怕。

    毕竟,她没有任何武功,虽然铃铛在手,但第一反应也是寻求身边人的保护。

    宇文澈已经迈出去的脚又收回,看了看十分依赖自己的孟漓禾,眼里忽明忽暗。

    然而,只是一个眨眼间,欧阳振便已到二人眼前。

    出乎孟漓禾的意料,欧阳振并没有直接打上来,甚至也不是她心中想的那样,头发散乱的乱杀人般的发疯。

    而是,直直的看着他们二人,眼里有着很奇怪的情绪。

    孟漓禾终于稳住了情绪,仔细观察着,那个眼神,似乎是不可置信?

    眼见欧阳振从他们的脸慢慢移动到他们的手上,孟漓禾这才发现,自己竟是一直拉着宇文澈的胳膊,甚至半个身子都紧紧贴在他的身上。

    心里忍不住懊恼,她今天是怎么了?

    怎么老是这么投怀送抱的!

    赶紧将手心虚的放开,人也移开一些距离。

    可是,这一举动却让方才尚算冷静的欧阳振顿时癫狂起来,竟是双眼赤红的看着孟漓禾道:“你,竟然背叛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