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99章 那男人是谁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诗韵一愣,万没有想到,这个王妃竟能看出她的心思。

    而宇文澈却不由皱了皱眉,这件事和这个女人什么关系?

    还未待问出声,就听孟漓禾忽然朝着他开口道:“王爷,可否请你回避一下?我想单独和诗韵谈谈。”

    宇文澈一愣,看向孟漓禾,却见她态度坚定,难得的严肃。

    终于,还是转向诗韵说道:“本王去看看采茶,过会再来,对王妃,你可如对本王,不必有顾虑。”

    交代完毕,宇文澈这才走出。

    “诗韵,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院内只剩下两人,孟漓禾再次问道。

    诗韵却笑道:“王妃想多了,诗韵之前都未见过王妃,怎会和王妃有关?”

    孟漓禾不置可否,只是淡淡的看着她。

    似乎是想打消孟漓禾的疑虑,诗韵又说道:“诗韵看得出,王爷很信任王妃。”

    “哦?有么?”孟漓禾淡淡挑眉,她相信在这件事上宇文澈的确信任她,只不过,和诗韵嘴里的信任并不相同。

    不过,她也干脆做出疑惑状,趁机打探一下。

    果然,诗韵见她疑惑,立即说道:“王爷平时都不许人近身,但是对王妃明显不同。”

    孟漓禾一怔,宇文澈好像确实没有过多排斥她的碰触。

    但是,也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吧?

    像他说的,抱了无数次,又睡了……

    脸上一热,孟漓禾赶紧收回神。

    眼眸一转,忽然道:“你好像很了解王爷。王爷经常来这里么?”

    诗韵只觉说错话,担心孟漓禾误会,赶紧说道:“没有没有,王爷只是偶尔视察茶庄才来,今年大婚之后,更是到了试饮当天才过来。”

    孟漓禾心里忍不住摇摇头,这个女人,倒是极善良之人。

    明明与宇文澈有过往,却不以为傲,反而时刻考量她的心情,与赵雪莹那等人完全不一样。

    若是平时,倒是可以交个朋友。

    只不过,如今为了逼出实话,却只能装出不满,咄咄逼人般道:“那你是如何知道,王爷平时不许人近身的?”

    诗韵一愣,似乎这句话只是她脑子里原本就存在的认知。

    若是论起来,确实没有实际缘由。

    “我如果猜的没错,你潜意识已经开始想起些什么了对吗?”

    孟漓禾边观察着她的神情边说道。

    诗韵怔住,虽然不知道潜意识是什么意思,但是她确实开始想起一些画面。

    眼见诗韵脸色微变,心里的想法得到落实,孟漓禾干脆放弃试探,直接开门见山道:“诗韵,你是担心想起你和王爷的过去,无法面对王爷娶妻的状况,所以才逃避的对吗?”

    “我……我不是。”诗韵避开孟漓禾的视线,支吾着。

    “如果是这样。”孟漓禾却不顾她的否定,直直的望着她道,“那我可以向你保证,若是你与王爷二人情投意合,我……会成全你们。”

    诗韵一惊:“王妃,我没有这个意思。”

    “是我有这个意思。”孟漓禾安抚性一笑,“所以,你只管放心治便好,相信王爷,也是希望你记起一切。”

    然而,出乎孟漓禾的意料,诗韵却眉头紧皱,似乎十分为难。

    终于想了一瞬,又似下定决心般,忽然一下跪在孟漓禾的面前:“王妃,你是好人,但恕诗韵无礼,诗韵并不想做妾,所以……所以……”

    “所以除非王爷娶你为妻对吗?”孟漓禾兀自将话接下去。

    难怪宇文澈说,只要帮他治好两个人,她便可以离开王府。

    原来,就是这样吧。

    也许,是意识到自己又要四处流离,孟漓禾有些心头发苦,不过却还是笑道:“我本来也没有让你做妾的意思,我说的成全,便是这个位子。”

    诗韵这次大惊,赶忙道:“诗韵不敢让王妃离开,王妃切莫多想。”

    “是我自己要离开,与你无关。”孟漓禾将诗韵从地上扶起,想了想还是说道,“想必你不会出卖王爷,既然这样,实不相瞒,王爷与我并非你想的那样。”

    诗韵疑惑的站起。

    怎么可能?

    她明明看得出,王爷对这个王妃很是不同。

    而同为女人,她也感觉的到,王妃面对王爷甚至提到王爷时,流露出的绝对是小女人姿态。

    所以她才会犹豫,不想面对伤心。

    他们怎么可能不是?

    心头的疑惑越来越深,她甚至怀疑自己之前的判断是否也正确。

    那个男人,真的是王爷吗?

    如果是,为什么每次看到真人时,却没有记忆里那种深刻的感情涌现呢?

    如果不是,那两株桃花树,是怎么回事?

    也许,她确实应该弄清楚这一切。

    想及此,她开口道:“王妃,我愿意治。”

    孟漓禾微笑,眼里却有自己也说不清的情绪。

    为了不让周围事物分散注意力,两人一同进了屋。

    “诗韵,我的治疗方法与别的大夫可能不太一样,你只要听我的就好知道吗?”

    屋内,孟漓禾对着已坐到自己对面的诗韵说道。

    诗韵点点头,只是依然紧绷着身体,明显有些紧张。

    孟漓禾皱皱眉,这样的状态很难进入催眠状态,而那个铃铛,若不是不得已,她其实并不想暴露。

    想来想去,还是也坐了下来,温和道:“诗韵,不如你先和我说说,你都记起了什么?”

    诗韵闻言果然注意力瞬间转移,脸上竟是多了一丝红晕,低头道:“我只记得,有个男子在桃花树下……抱,抱我。”

    孟漓禾一愣,有些意外。

    她倒没想到,宇文澈和她竟然已经如此亲密。

    说不清什么感觉,只是下意识问道:“那个男子,是王爷?”

    谁知诗韵却摇了摇头,低声道:“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想起一点点,那个男子的脸很模糊,我只记得他是一身黑衣。”

    黑衣?

    孟漓禾皱了皱眉,宇文澈在王府似乎鲜少穿黑衣。

    平时如果有什么行动倒是穿过。

    “还有其他吗?”

    诗韵却摇摇头,似是很用力回想,满脸的痛苦。

    孟漓禾赶紧安抚道:“不急不急,我们放松一下,你马上听我的指令做,记得要完全相信我,我帮你慢慢想,可好?”

    诗韵闻言点了点头,既然王爷将孟漓禾放在自己同等位置,她没有理由不相信。

    孟漓禾伸出双手,轻声道:“认真看着我的手,如果你觉得困倦,便闭上眼睛。”

    诗韵点点头,将目光全部集中在眼前的手上。

    孟漓禾灵活的手腕开始慢慢摆动。纸如白葱的手指交叉舞出眼花缭乱的图形,却又似乎带着些规律。

    诗韵很快便觉得眼皮有些沉重,脑子也有些昏沉,终于慢慢的闭上眼睛。

    “很好,放松。”孟漓禾收回双手,轻轻在她的耳边说道,“现在,你在覃王府的倚栏院,那里,有两颗桃树,还有一个石桌,你现在要在一旁的石凳上坐下,来,告诉我,你坐好了么?”

    大概过了有两三分钟那么久,诗韵终于开口:“坐好了。”

    孟漓禾眯了眯眼,她果然是认识倚栏院,不然不会对自己的暗示没有任何疑问。

    不过,为了更加确定,孟漓禾再次问道:“那你告诉我,坐在那个位置,你看到了什么。”

    诗韵慢慢道:“有一座假山,上面种着许多花草,底下是一个水池,里面有红鲤鱼,还有一个长廊和亭子,长廊上雕刻着牡丹,亭中……”

    孟漓禾安静的听着,说实话,她去过倚栏院几次,也待过几天,饶是她观察力过人,但却只是大体上记得有什么东西。

    能如此细致的描绘出王府的景致,这个诗韵绝对不是只过去王府一次两次,甚至让她怀疑,诗韵根本就是住在王府。

    可是明明,府内上上下下都知道宇文澈连个侍妾都没有。

    而且若是有女人住在倚栏院,当真和宇文澈是那种关系,赵雪莹也不该一直那么嚣张才对。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真是有些后悔,没有仔细问问宇文澈,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了。

    不过,也许谜底很快就会揭晓,孟漓禾有的是耐心。

    “诗韵,你现在看桃花树下,有一个黑衣男子在等你。”

    诗韵的脸闻言立即有些发红。

    孟漓禾了然接着引导道:“走过去靠近他。”

    诗韵脸色愈发的红,手指开始慢慢收拢,看得出有些紧张。

    不知为何,孟漓禾也莫名有些紧张,过了一会道:“靠近了吗?”

    诗韵点点头。

    孟漓禾双眸一聚,手亦下意识收拢,心都有些提到嗓子眼,深呼一口气问道:“现在仔细看看他的脸,告诉我,他,是不是……”

    “孟漓禾!”

    忽然,院内宇文澈高喊一声,似乎十分急切。

    孟漓禾吓了一跳,看向诗韵,只见她显然也被这一声惊吓到。

    赶紧拉开门,对宇文澈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却见宇文澈一脸焦急,似乎发生了什么事。

    犹豫了一瞬,还是转身对诗韵道:“好了,暂时不想了,现在你不在覃王府。听我的话,睁开眼。”

    眼见诗韵慢慢把眼睛睁开,孟漓禾松了一口气。

    然而,还没再多说话,便见宇文澈已经来到身边,急切道:“孟漓禾,跟本王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