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98章 情深往事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只见女子一身翠绿色纱裙,脸上未施任何粉黛,头上也是仅用一朵茶花簪简单点缀,倒像是个普通女子,只不过那容貌却是普通女子所无法比拟。

    明明比一般女子多些英气的脸庞,却在这抹微笑间多了一丝柔和,但举止却也因此多了许多的大气。

    孟漓禾虽然只看了一眼,却从心里觉得,这是与赵雪莹那种只在宅子里生活的人完全不一样的人,也难怪连宇文澈都对她另眼相待。

    只是,却对她的身份更加奇怪了起来。

    一想到可能真的是暗恋对象,孟漓禾就感觉到说不出的怪异情绪。

    可能,是自己占着人家的位置吧。

    当下,便怏怏的放开宇文澈的胳膊。

    宇文澈诧异的看了一眼,眼神有些莫测,低声道:“跟我来。”

    说完便朝一旁走去。

    孟漓禾闻声紧跟,毕竟这是个仪式,她不想有半点出错。

    只见宇文澈走到一旁,专门用篱笆圈起来的田地,低头采摘了一片叶子,眼见孟漓禾愣愣的看着他,想来并不知何意。

    干脆将手中叶子递到她手上,自己又摘了一片,之后才起身继续朝一旁走去。

    孟漓禾懵懵懂懂的跟着,脸上尽量做出庄重。

    然而人民群众却沸腾了!

    王爷竟然帮王妃采摘茶叶,这是怎样的宠溺?

    从来都是王妃伺候一切,哪有反过来的道理?

    难怪之前每到采茶前,王爷都要视察好多次,今年娶了王妃之后,直到昨日试饮才见到一次,妥妥的如胶似漆吧!

    啧啧啧啧,王妃也是好福气!

    而两个都被认为好福气的人,此时正站在一个高高架起的硕大的铁锅前,正准备向里面投新采摘的茶叶,以示采摘顺利。

    孟漓禾望着眼前这倒过来能把自己全部扣住的铁锅,再看看自己手里一片小小的茶叶,极端无语。

    到底是哪儿设计的仪式这么崩溃?

    没有武功的人,根本不可能扔的进去吧?

    然后只是这么一想,便觉身子却忽然一轻,只见宇文澈重新将她一揽,直接飞入铁锅之上。

    耳边只有一个字:“扔。”

    话一说完,孟漓禾乖乖松手,飘落的叶子与宇文澈扔下的叶子,飘扬洒落,微风吹过,如两只蝴蝶飞舞般,在空中盘旋,最终落于锅的最中心。

    顿时,人群中爆发出剧烈的掌声。

    之后,领头人大喊一句:“开采。”

    仪式才正式结束。

    宇文澈将孟漓禾重新带回,直接落入绿衣女子之前。

    诗韵微笑行了个礼:“诗韵见过王爷,王妃。”

    孟漓禾偷偷观察着诗韵的表情,只见她面色平静,没有任何嫉妒之色,难不成,并不知道宇文澈喜欢她?

    “免礼吧。”宇文澈率先开口,“去你的院子喝杯茶。”

    孟漓禾收回视线,不动声色的跟着宇文澈走向诗韵的院子。

    反正,她还有的是时间继续打探,嘿嘿!

    然而,方一踏入院子,孟漓禾便脚下一顿。

    眼前,两株桃树紧紧相依,桃枝互相交错,上面粉红一片。

    而这副样子,竟然和倚栏院的两株桃树,一模一样!

    就连两棵树之间的位置都相差无几。

    他们,果然……

    “王妃也喜欢桃花?”身旁,诗韵眼见孟漓禾直直的望着桃树,不由笑问道。

    孟漓禾这才回神,扫了一眼宇文澈,只见他脸色如常,倒是一副很坦然的姿态。

    心里暗笑一声,也是了,她不过是他的名义妻子,他又何需对自己心虚。

    只是,嘴里却不自觉的说出:“没有,只是误以为看到了王府的两株桃树。”

    说完,却是一惊,糟!怎么听起来这么怪?

    宇文澈果然闻声看向她,脸上若有所思。

    诗韵却是一愣,诧异问道:“王府内也有桃树?”

    孟漓禾自己引过来的话题,此时虽不想再继续深谈,但当着宇文澈,若是胡乱搪塞,则更是越抹越黑,不如就此试探一番也好。

    毕竟,她如今要医治这个人,作为医生,还是对病人越了解越好。

    于是,为自己的八卦加好奇找到合理理由的某人,故意开口道:“是呀,王爷的院子里也有两株桃树,而且,和这两株极像,说实话,我到现在都几乎以为是一个人栽的呢!”

    诗韵霎时震惊,她当初栽下这两株桃树时,便是因为脑中经常闪现桃树的画面,所以下意识的就按照那个位置栽种,可是那桃树,为何会在王府?

    那么,画面中偶然闪现的那个男人……

    难道,也是王爷?

    诗韵顿时脸色有些发白,额头也冒着虚汗。

    宇文澈眉头微皱,只是眼见她并没有再多的不适,便也没有制止。

    昨日,看到这两株桃树,他便是想打探她是否已经慢慢恢复记忆,既然现在孟漓禾已经挑明,他也干脆让她试探下去。

    而且,看这个样子,说不定,她的确想起过什么。

    一直细心观察诗韵的孟漓禾此时自然也发现诗韵的异样,见她脸色愈发难看,只好停止试探,不由问道:“你没事吧?”

    “没有。我去给王爷王妃泡茶。”诗韵勉强笑了笑,说完便匆匆走进里面拿茶盏,只是任谁都看得出,那笑明显着比哭还难看。

    孟漓禾皱皱眉,不由转头看向宇文澈,却发现宇文澈远远的看着诗韵的背影,眼中竟是有些笑意。

    孟漓禾忍不住嗤鼻:“王爷,你这是看到人家想起点什么,所以高兴成这样?”

    宇文澈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冷静道:“确实。”

    哼!孟漓禾心里冷哼,出息!

    还说不是自己的女人,你的神情已经出卖了你阿喂!

    屋内的诗韵很快走出,只不过相较于最开始见到的样子,此时明显眼神有些闪躲。

    既不看孟漓禾,也不直视宇文澈。

    只是,状若淡定的将茶盏放下,低声道:“王爷,王妃请用茶。”

    “诗韵,本王今日过来,是有件事想和你商量。”喝下一杯茶,宇文澈忽然开口。

    孟漓禾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哼,给人治病还商量?

    怎么没见对她这么好过?

    当下,十分不爽的喝下一盅茶,简直像饮酒,十分豪爽!

    也不知是因为宇文澈的话还是孟漓禾的行动,诗韵明显愣了一下:“王爷请讲。”

    宇文澈显得对于孟漓禾任何举动都见怪不怪,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道:“关于你的失忆,本王想请王妃帮你治一下。”

    诗韵顿时瞪大眼,当即说道:“不要。”

    “为何?”宇文澈眉头紧皱,显然十分不理解。

    最初失去记忆之时,诗韵整日情绪不好,非常想努力的回忆起过去,而之后,他之所以一直到处请名医,也是看得出她非常想要摆脱失忆的现状。

    虽然,随着失败次数的增多,她也曾说过,若是不治也无妨,但也绝对不是现在这样十分明显的排斥。

    孟漓禾也是十分不解,按理说,谁会不想要自己的记忆?

    即便是受刺激而失忆的人,也只是潜意识排斥那段记忆,主观上不会有这么强的排斥心理。

    毕竟,只是想到过往的人生是一片空白,那是多么空虚的一件事。

    却只见诗韵只是笑了笑,忽然看向两人道:“我是觉得,现在平静的日子,也挺好的。过去那些记忆,或许知道之后会伤心,何必呢?”

    孟漓禾一愣,凭医生的身份而论,病人对自己的记忆本身就有选择权,如果病人自身不想恢复,又不会引起不良后果的话,她们不会多加干涉。

    何况,也确实有可能因为记忆过于痛苦,而导致恢复后,反而大不如前的状况发生。

    所以,她此刻十分沉默。

    然而,却不料宇文澈脸色一冷,一把将手里的茶杯狠狠置于台上,冷然道:“就是因为这个原因?那那些与你共同拥有回忆之人呢?便因为现在的平静,所以舍去吗?”

    孟漓禾顿时被宇文澈惊到,她见过无数次宇文澈发怒发狠的样子,却没有哪一次,看到他这般激动,而且,那里面还带着无法言说的感情。

    心里不知道作何感想,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沉默着,像是在看一场不属于自己的戏。

    诗韵的心里狠狠一抽,抬头愣愣的看着宇文澈,眼泪刷的一下涌出。

    若是今日之前,或者说不知道这两株桃树之前,她或许会很开心,又多了一个获得回忆的办法。

    可是,如果经常出现在她脑子里的那个男人真的是王爷,她要怎么办?

    她的记忆里虽然关于那个男人的长相十分模糊,却清楚的知道,每次这个人一在她脑中闪现,心里那股浓浓的感情便随之出现。

    而那个男人,也定是对自己情根深种,她记得拥抱的温度有多么灼热。

    所以,她很想要知道这个男人是谁,在哪。

    可是,倘若真的是王爷,王爷如今已经娶了王妃,那她……

    那王妃……

    所以,她下意识逃避,可是王爷的话却让她心如刀割,一想到舍掉那个人,那份情感,她竟觉连呼吸都无法顺畅。

    她到底要怎么选择?

    眼泪依旧在流,耳边,却忽然传来孟漓禾冷冷清清的一句话。

    “诗韵,你不想恢复记忆,是因为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