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97章 试探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宇文澈眉头一皱,却见孟漓禾的表情在叫完他的名字之后,虽然紧紧的盯着他,但并不认真,相反,倒似有些夸张的调笑般。

    想来,又是随意的开玩笑。

    索性,陪她玩下去。

    宇文澈故意摸了摸下巴:“杀了你?倒是个好主意。”

    孟漓禾心里一跳,莫名有些紧张,却依然维持那个语调,试探的说:“所以,你当初确实想杀掉我的吧?”

    “当初?”宇文澈眉毛一挑,“你怎知本王现在不想杀你?”

    孟漓禾呼吸一滞,不过很快,却摇头笑了笑:“你若是现在想杀我,也不会几次三番的救我,毕竟,我对你还有点用。”

    宇文澈骤然一笑:“孟漓禾,本王就喜欢和聪明人讲话,不错,如今本王确实不想杀你,这么聪明的脑袋,杀了不是可惜了。”

    孟漓禾装作不屑的切了一声,不过手心却有些冒汗,再次佯装玩笑道:“所以,当初我对你没用之时,你想杀我也正常。”

    “是很正常。”宇文澈点了点头。

    孟漓禾只觉身体都在微微颤抖,她不知道,如果宇文澈真的承认,当初刺杀她的人是他,她会如何。

    或者她可以理解,但也绝对会是心头最尖锐的一根刺。

    只听宇文澈接着说道:“不过那是对别人。本王从不做无利之事。”

    孟漓禾皱眉:“无利之事?”

    “杀了你,不仅会如你所说,两国继续交战,先不说殇庆国不善水战,就说本王会成为众矢之的,这些,对本王有什么好处?”宇文澈双眸一冷,“那只会让本王麻烦缠身,你觉得本王会这么傻?”

    孟漓禾莫名松了一口气。

    却听宇文澈忽然不悦问道:“还是你觉得,本王就应该是滥杀无辜之人?”

    孟漓禾一愣,倒是有些意外。

    在她的印象里,王爷这种角色,为了达到目的,杀几个人确实应该不会当回事,更何况,他上次也说了,一将成名万骨枯。

    她真是以为,他也是那种会不择手段之人。

    倒没想到是这种情况,若是这种人将来做了皇帝,说不定,还是个仁君。

    思维发散的太远,孟漓禾赶紧收回,不想被他看出是试探,继续开玩笑道:“但我是敌国之人,不算无辜,而且最重要,你可以不用娶我。”

    宇文澈不屑一笑:“孟漓禾,别把自己太当回事,杀人还不杀战俘,何况你只是个手无寸铁的公主,再说,娶个女人,不过给个地方给口饭,本王还没那么穷。”

    孟漓禾简直想轮起粉拳给他几拳。

    这男人,以为自己养猪呢?

    还给个地方给口饭,那你让我做那么多事干嘛?

    尤其是那个账册,简直烦死了!

    不过,虽然宇文澈的话很毒,但孟漓禾却莫名觉得开心。

    因为这样看来,或许,那些黑衣人真的不是他的人。

    她是研究过微表情的人,只有两种情况,她会看不出对方想法。

    一是,把对方当做朋友,普通去交往,那就不会特意审视表情。

    二是,除非厉害到可以改变表情的人,才有可能把她骗过去。

    宇文澈现在的样子,的确不像说谎。

    而他也最好,不要骗她。

    “孟漓禾,你怎么这么开心?”看着孟漓禾竟然扬起了嘴角,宇文澈简直无语,“你是当真听不出本王在骂你是猪?”

    孟漓禾这次真心咧开了嘴,不复方才的试探,回击道:“没关系啊,我早就说过了嘛!我是猪,娶猪的……给我个地方给口饭,那某人不照样是地方吃口饭?嘿嘿,公平嘛!”

    宇文澈脸色顿时难看起来,这女人竟然敢含沙射影。

    若不是看她还有用,他真是要……

    想到此,宇文澈才忽然想到今日的目的。

    这女人真是难缠,竟然连自己都被她绕了进去。

    当即不悦道:“孟漓禾,你到底要不要跟本王去茶庄?”

    孟漓禾一愣,方想答应,却眼珠一转,淡定道:“理由。”

    宇文澈真的觉得,自己这辈子的所有耐心,都被耗在了她身上。

    而且,这女人当真是睚眦必报的典范,简直事事都要报复回来。

    当即怒道:“昨晚才答应的治病,这么快就忘了?”

    孟漓禾吃了一惊:“你说昨日那女子有病?”

    “嗯。”眼见孟漓禾终于不再多说其他,也回道,“失忆。本王想让你帮她催眠,可有用?”

    孟漓禾皱了皱眉,对于失忆的人来说,催眠倒是个很好的治疗方法。

    毕竟,催眠可以唤醒她的潜意识。

    只是……

    “可以是可以。”孟漓禾想了想回道,“只是,我最好可以她为何会失忆的原因,首先到底是受了刺激,还是受了伤。”

    宇文澈脸色有些凝重:“她的确受过伤,不过应该也受过刺激。”

    孟漓禾皱眉,这什么情况?

    “算了,路上慢慢说。我们先去看看。”

    宇文澈点点头。

    两人很快上了马车。

    只是,虽然在路上大致做了一些了解,但因为宇文澈本身对于诗韵的遭遇也不甚了解,当年,等他赶到之时,诗韵已经重伤倒地。

    他只能来得及将她费尽心机救活,本来想等她醒了问清一切,谁知,她却忘记了一切。

    而且,每次提到关于回忆中的东西,她便头疼欲裂,严重时,甚至会昏到。

    这几年,他也为她请过不少名医,只不过,都无济于事。

    所以,也就只好将她暂时安顿,之后管理了茶庄,倒还平静许多。

    只是,她的失忆却成为了宇文澈的一块心病,让他无论如何也想治好她。

    马车上,孟漓禾沉默的思索着从宇文澈那边得来的信息。

    这消息可以说,委实太少了,几乎对于治疗没有任何的帮助。

    看来,也只能她慢慢接触后,去观察了,再辅助催眠看看。

    着实有些棘手。

    只是,这个女人既然不是宇文澈的女人,又是谁呢?

    毕竟,看得出,他是费了心思的。

    能让他这种冷情的人上心,绝对不是普通的关系。

    难不成,是他的暗恋对象?

    孟漓禾一路偷偷的想着。

    不过,这个并不是治疗失忆的关键,而且要是她开口问,说不定又被宇文澈认定为吃醋。

    她才不想看到他这么嚣张!

    “到了。”身旁,宇文澈忽然开口。

    孟漓禾赶紧回神,随着他一起下车。

    马车再次停在半山腰,孟漓禾大方伸手。

    反正,被他抱了也不是一两次,这会刚好带她上山,这免费的缆车谁不做?

    宇文澈嘴角一扬,将她朝身上一揽,双脚点地,直接带着飞上山,嘴里却不忘说道:“被本王抱着,不怕被当做本王的女人?”

    成功将孟漓禾弄了个面红耳赤。

    当即恼羞成怒道:“反正抱不抱,大家也都觉得我是你的女人,现在还有一个人认为不是吗?”

    别以为,府里上上下下的想法她不知道。

    若不是这个臭男人默认,他们的眼神敢那么直白?

    那脑洞绝对已经突破天际了吧?

    他就是量她不好意思解释。

    根本就是他的恶趣味,还好意思说!

    宇文澈嘴角一勾,没有再说话,飞速上山,将人放下地。

    “参见王爷,王妃!”

    孟漓禾还未站稳,便被这响彻山谷的声音震的又晃了晃,赶紧拉住还未来得及放开他的宇文澈。

    勉强稳住身体,孟漓禾看着眼前,简直分布了整个山坡的人目瞪口呆。

    抬头看看宇文澈,这什么情况?

    不是说来见那个女人吗?

    而且,昨天她来这个山上时,并没有看到这么多人啊!

    宇文澈冷静道:“免礼。”

    孟漓禾这才意识到这些人还在给自己行礼,也赶紧望回去,朝着带头的人笑笑,因为山坡太远,只好举起手,朝着大家又挥了挥手。

    妥妥的老干部下乡既视感。

    然而,人民群众却惊呆了!

    他们刚刚看到王爷抱着孟漓禾上山,那裙摆舞动,简直飘飘欲仙。

    这会儿一笑,简直真的如画里走出来的一般,怎么就这么好看呢!

    最主要是,还这么亲民!

    人如仙子,却能亲近大众。

    人民群众感觉心都软了。

    虽然有些因为离的太远看不清,但并不影响他们根据前面人的形容自行想象!

    王爷怎么就这么好的福气!

    待会一定要趁机看个仔细!

    “王爷,全部已经准备好。”

    领头之人向宇文澈说道。

    宇文澈颔首,向一旁走去。

    孟漓禾这会才注意到自己还拉着他的胳膊,但一时又不好忽然放开,只好也虚拉着,一道走去。

    宇文澈余光一扫,似笑非笑。

    不过大家却激动坏了。

    天哪,他们的王爷居然也让人近身了,爱情的力量果然伟大!

    一会一定要多采几斤茶叶。

    两人一道向前走,宇文澈这才用只有两人的声音道:“昨日是试摘试饮,今日是首日采摘,所以会有个采茶仪式。”

    孟漓禾简直无语凝噎,立即低声谴责道:“那你为什么不早说?”

    好歹也是个仪式,她至少也可以换个隆重一点的衣服。

    似乎看出她所想,宇文澈轻声道:“不过是个小仪式,而且都是贫民百姓,太奢华反而让他们不自在。”

    孟漓禾挑眉看他,倒看不出这人还挺体恤民心。

    正想着,却听前方,一个女子的声音忽然传来。

    “采茶仪式开始,恭请王爷王妃!”

    孟漓禾转过头,只见一名绿衣女子正站在眼前,笑盈盈的看向她。

    而她,正是昨日院中见到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