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96章 信任危机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的手上,一块腰牌置于其上,那样子,她并不陌生。

    因为,与当日胥呈给他的一模一样。

    心里微沉,隐隐有着猜测,还是不甘心的问道:“这是哪里来的?”

    侍卫低声回复:“这是属下当日在黑衣人身上找到的,只是当时受伤昏迷,未来得及交给公主。”

    孟漓禾的心彻底沉了下去。

    住在王府这么久,她不会不知道,这是覃王府,暗卫的腰牌。

    可是,为什么会出现在刺杀她的黑衣人身上?

    回想当日,黑衣人是招招弊人命,对她的确是要下死手的。

    自己若不是用铃铛恐吓,怕是真的早已沦为刀下鬼。

    而当时宇文澈就在一旁,她事后也是知道的,只不过,她仅仅以为那是宇文澈天性凉薄,不愿出手,而遇到有人来抢亲,他的的确确又救了自己。

    所以对于他,一直是感激大于埋怨。

    可是,如果这些黑衣人,根本就是他的人呢?

    孟漓禾几乎不敢想。

    若是他当初因为不想娶自己,对自己痛下杀手,也并不是不可能。

    可是,宇文澈会这么笨,派去的杀手还要戴着牌子吗?

    会不会是别人故意嫁祸?

    又还是,宇文澈故意的障眼法?

    越是像嫁祸,越是让人觉得有蹊跷?

    孟漓禾只是这么一瞬间,脑中的念头就转了千百个,几乎心里有两个声音在对峙,却是连她自己都不知要站在哪一边。

    她觉得自己简直要疯了。

    一想到,自己的盟约对象,同一个屋檐下的人,有可能是当初对自己下杀手的人。

    心里,就忍不住一阵阵发冷。

    “王爷到。”

    门外,远远的,管家在通报。

    方才,因留给他们主仆谈话空间,管家特意离开,想必也是去通知了宇文澈。

    孟漓禾迅速将腰牌收起,低声道:“今日之事,不得对任何人说。”

    之后,便立即站起,做出迎接状。

    宇文澈依然冷着脸,对于众人的请安,却也一一回应,甚至将侍卫全部安排到离合院,做轮流守卫。

    黄太医也被单独安排到一处院中,留作孟漓禾专人大夫。

    安排妥当,厅内只余二人。

    孟漓禾淡淡开口,语气平缓却疏离:“多谢王爷收留。若是王爷觉得人太多,我可以再多做些其他事,或者用我自己的嫁妆发月银。”

    宇文澈脸色更冷:“孟漓禾,你是觉得,本王连这几个人都养不起?”

    “不是。”孟漓禾难得没有反驳,低声道,“那就多谢王爷了。”

    宇文澈皱了皱眉,对于这样的孟漓禾十分的不习惯。

    若是以往,她大概一定会笑开一张脸,说出一堆恭维的话,来让他留下这些人,今天却……

    这是以退为进?

    宇文澈眯了眯眼,故意冷冷刺激道:“你的钱,可以留到日后离开王府时再发。”

    孟漓禾眼波微动,神色却未变,继续道:“多谢王爷想的周到。”

    “你!”宇文澈握拳,咬了咬牙,最后还是化作冷哼一声。

    他觉得,真是要被这女人气死了!

    昨天喊着要走,今天比他还冷!

    她当自己是什么?

    真以为,没了她,他便不能破解那些阴谋么?

    笑话!

    然而,孟漓禾却在难得的激怒人后,没有任何反应,而是十分异常的行了个礼后道:“若是王爷没有其他的事,我先回去了。”

    “孟!漓!禾!”宇文澈一字一顿,望着她的背影道。

    所以说,张牙舞爪的小猫忽然不蹦达,不挑衅老虎,还要离老虎远去。

    这个老虎便开始不习惯,开始自己张牙舞爪起来。

    只不过,孟漓禾却错过了发现这只老虎被自己训练成了抖M的机会,只是停下脚步道:“王爷还有事?”

    看着她停下脚步,宇文澈这才勉强满意,开口道:“随我去北山茶庄。”

    孟漓禾皱皱眉,北山茶庄?

    那不是那个女人所在的地方?

    他要带自己去见那个女人?

    难不成,是昨日她擅闯之后离开,被那个女人误会了不成?

    所以,现在要带着她亲自去解释?

    好你个宇文澈!

    真当她好欺负是不是?

    方才一腔怒火瞬间被点燃,孟漓禾回过头,也是一字一顿道:“我不去。”

    “你说什么?”宇文澈危险的眯了眯眼,离孟漓禾前进两步。

    从他出生到现在,还没人敢这样违背自己的命令。

    树梢上,胥冷冷的打了个哆嗦,身子不由调到戒备状态。

    本来他是不能偷听主人谈话的。

    只是,气氛似乎一直剑拔弩张,所以他才不得不听一下,好审时度势的确认需不需要自己出来。

    然而怎么办,新主人果然是恃宠而骄啊!

    不满意就撒娇嘛!

    这样直接对着干不是找死吗?

    等下王爷要是出手,他到底是拦还是不拦呢?

    “我说我不去。”孟漓禾高傲与他对视。

    宇文澈忍忍心里的火气,冷声道:“理由。”

    孟漓禾语气充满不屑:“王爷,陪你见你的女人,好像不是盟约的范畴吧?那我为什么要遵守?”

    宇文澈眉毛狠狠的跳了跳:“谁告诉你她是我的女人?”

    胥简直要鼓掌,哎呀我的妈,终于说开了啊!

    孟漓禾一愣,忽然意识到,好像是啊!

    宇文澈自始自终没有说过那个是他的女人。

    但是,昨天那一幕,明明就是!

    想到此,孟漓禾底气十足:“王爷,你都抱在怀里了,还说不是你的女人?是有是,男子汉大丈夫,有什么不敢承认的吗?”

    宇文澈简直要被她气笑,忽然想到什么,眉毛一挑:“孟漓禾,别告诉我你在吃醋。”

    “哈!哈!哈!”孟漓禾仰天大笑,声音如魔音入耳。

    竟然敢学他,这女人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然而,下一句,他如愿听到那句:“宇文澈,你觉得可能吗?”

    不过,出乎孟漓禾所料,宇文澈却没有动怒。

    而是淡淡开口:“最好不是这样。”

    孟漓禾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不稀罕!

    不过下一刻,宇文澈却话锋一转:“孟漓禾,抱一下就是自己的女人,那你被本王抱了无数次,还搂着本王睡了无数次,就是本王的女人了吗?”

    孟漓禾一噎,登时刷的脸红。

    什么叫睡了无数次,只有两次好吗?

    等等,不对,这并不是开始讨论的问题吧?

    他们到底在讨论啥?

    而树梢上的胥,在听到睡这个字时,刷的飞走!

    对话太劲爆,他不能烂耳朵!

    眼见孟漓禾终于露出往日的样子,不再像方才那样绷着一张脸没有表情,宇文澈这才满意,果然小猫要炸起来才好玩。

    故意又道:“孟漓禾,这么沉浸,是因为在回忆本王的说的事?”

    孟漓禾脸色更红,这男人还能不能行了?

    强装硬气回道:“谁愿意想那些?而且那些都是有原因的好吗?我又不是主动投怀送抱!”

    宇文澈挑眉:“那你怎么就知道,本王不是情有可原,而是投怀送抱呢?”

    孟漓禾抽抽嘴角,谁说你投怀送抱了,我是说你主动抱人家好吗?

    不过,要是宇文澈投怀送抱……

    孟漓禾一想到宇文澈含情脉脉的坐在别人的大腿上要抱抱,那画面……

    “噗。”

    宇文澈眯了眯眼,他真想看看这个女人的脑袋是怎么长的。

    不过……

    “听到情有可原就这么开心,还说不是吃醋?”

    孟漓禾翻了个白眼,好吧,她确实情绪变化快了点。

    但确实很好笑好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孟漓禾大概之前太过压抑,如今被戳中了笑点瞬间无法控制。

    宇文澈额头直跳,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他可不会真的相信,她会因为诗韵不是自己的女人而开心成这样。

    即便他逗她吃醋,那也真的只是逗。

    这女人,从一开始,就和别的女人不一样。

    虽然机灵狡猾,处处想要好处,但他在她的眼里,看不到别的女人眼中的**。

    这也是他一开始,同意和她合作的原因。

    换言之,如果这个女人喜欢他,或许,他们的合作便会终止,甚至,一开始就不会开始。

    所以,她现在……

    一定又是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

    宇文澈忍了忍,忽然嘴毒道:“若是这么想笑,以你的姿色若是想卖笑,肯定有大把的人一掷千金。”

    然后,孟漓禾的脑中就瞬间出现了,宇文澈坐在腿上丢着小手绢卖笑的情景,顿时觉得更不好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魔音绕耳,漂洋老远。

    远处的胥忍不住捂住耳朵,我的妈呀,到底为啥说说一起睡,就能笑成这样。

    王妃你会不会太奔放了一点。

    眼见宇文澈有暴走的趋势,孟漓禾强忍住笑,只不过肩膀还在一动一动不停抖动。

    终于,孟漓禾深吸两口气,严肃道:“好了,我保证不笑了。”

    宇文澈一声冷哼,这女人简直莫名其妙。

    孟漓禾却对他的态度不甚在意,反正,他也冷惯了。

    只是,这么纵情一笑,心里的郁结之气,出去很多,脑子也变得清明了许多。

    所以,有些事情,她还是想知道。

    “宇文澈。”孟漓禾忽然认真叫道,看到宇文澈望向她,故作玩笑的开口,只是心里,却没把它当做玩笑。

    宇文澈安静等着她的下文,他倒要看看这女人每天想什么。

    然后他就听到孟漓禾笑着开口:“当初,你那么不想娶我,为什么没想着把我杀了?”